*腐女文字注意。

 

給初訪者:請務必至此閱讀。

風雨日合:文字創作集中地。 

梅里安簡稱里安,Melian或者Rian。

回應請勿出現火星文,禁止無斷轉載或無斷引用任何一篇文章的完整段落或片段。

自行連結歡迎,若能講一聲讓我去玩會更好:)

Crepundia Nova (未完,標題暫定)

人偶AU文。

林肯萊姆系列同人。

  Crepundia Nova  0~5
           6~10



11. 許多天之後

  我必須要和現在正在閱讀這篇報告的各位道歉,經過了這麼多天才補上這幾天的事件經過。然而,我必須承認,即使是在現在下筆的同時,我依然驚魂未定。

  我想,我也沒有辦法對於之前蘇來晚餐時發生的有趣事情做補充了,畢竟在這麼強烈的經驗後,相較之下,那天晚上的記憶不過是小菜一碟。


  還是先從那天晚上開始吧,蘇和三隻人偶回家之後,我和湯瑪斯邊洗盤子,邊聽一部我個人相當喜歡的廣播劇收藏,算是部英國的科幻喜劇。

  「所以今天是英國之夜嗎?」萊姆這樣說,然而倒也沒多作什麼額外的評論。大概是和福爾摩斯的針鋒相對已經耗盡了他的體力?

  「印象中我記得DC有改編過這部的漫畫。」我溫和地提醒他,不意外地聽見了萊姆很大的「嘖」一聲。雖然我一直不能理解萊姆對美國漫畫的尖酸態度從何而來。

  大概在我回頭說話的同一時間,那個隔壁的業務員先生家裡的人偶跑來加裝的保全警鈴──噢難道是這個觸動了萊姆的地域保護性──突然響起。

  就連羅蘋潛入都沒能讓它響呢。我還在思考的同時,突然發現身邊的湯瑪斯不見了。

  是的,就這麼消失了。


  我趕忙再次回頭,見到萊姆同樣驚愕卻力作鎮定的的眼神。「湯瑪斯呢?」

  「剛才有個『東西』從廚房的窗戶閃了進來又閃出去……然後湯瑪斯就不見了。」他深呼吸,臉以不容忽視的速度在依然大作的警鈴裡變得通紅。

  接著門鈴就響了,在刺耳的鈴聲中微弱到根本聽不見,我看著幾乎要開始痙攣的萊姆,驚慌地不知如何是好。

  業務員先生在門外用力地拍著門叫我的名字;「開門啊小姐!」

  一隻蝙蝠俠從窗口繞了進來,在不到幾秒的時間把窗戶鎖緊警鈴關掉檢查了屋內屋外之後跑到萊姆身邊還朝我吼:「快去開門!」

  我從廚房衝出去,差點在客廳的地板上滑倒──蘇來之前我才剛打過蠟──然後開了門,差點收不住腳撞到鄰居身上。

  他扶起我之後順手鎖上門問,「發生什麼事?」

  我張著嘴沒辦法回應,然後蝙蝠俠從廚房叫鄰居的名字,於是他衝過去。我看著他完全有別於平日的整齊穿著──凌亂的頭髮加上半敞的睡衣和只穿了一隻的拖鞋,在想跟著過去的同時又有人敲門。


  我半開了門,一個常來拜訪鄰居的朋友──是個金髮男人──據他說只是個客戶(騙誰啊)──同樣衣著不整地站在門外。還沒問他什麼事,我們就聽到業務員先生在我廚房滑倒的巨響及慘烈哀號。

  他默默地搖頭嘆氣,遞了隻拖鞋給我,悄聲說了一句話。

  我接過拖鞋,關上門,然後走到廚房裡加入這一團混亂。鄰居坐在我的地板上揉著後腦勺,蝙蝠俠和阿福爺爺──奇怪他什麼時候來的──都在萊姆身邊,一個正在冷靜的報告,一個在檢查萊姆的狀況。

  阿福朝我點點頭,以要我安心的態度告訴我萊姆沒事,自主神經異常反射的現象已經緩和下來;而蝙蝠俠以鄙視自家飼養者的氣勢告訴我們應該是有人擄走了湯瑪斯,還刻意在走前弄響了警鈴。

  萊姆聽到我來只半睜了一隻眼,虛弱地笑;「今晚還真是英國之夜?」

  我愣了一下,想到阿福爺爺的英國腔。之後才瞪了萊姆一眼叫他快點休息,湯瑪斯的事情我來處理。



  「所以現在怎麼辦?」我捧著阿福爺爺溫的牛奶,雙眼無神的坐在廚房的椅子上,盯著洗到一半的盤子看。

  「妳說妳的盤──嗚噗、好痛!」智力大概已經因為撞到頭而下降了三十個百分點的業務員先生頭部再度被自家蝙蝠俠直擊,我微微縮了一下,感覺好像真的很痛。

  蝙蝠俠看起來真的很不高興,大概是保全系統居然被入侵還被瞧不起的緣故。「我來負責找人好了。」

  萊姆不知何時又坐了起來,以不輸蝙蝠俠的兇狠瞪過去;「我家的事情,我自己處理。」

  蝙蝠俠瞪回來:「病人就該好好躺在床上休息。」

  「就算你不說我也一直都躺在床上;而且,這、是、我、家。」

  「你以為你有辦法對抗那些超能者?」

  「我的頭腦和對這個城市的知識告訴我可以。」

  我看著兩個男人逐漸升溫的對立情勢,傻傻地問:「你們怎麼知道是人偶幹的?」

  兩隻人偶一起用鄙夷的眼光看著我,一個說:「妳以為妳家窗戶有人類進得去?」

  另一個冷冷的說:「就算進得去也不會有那種速度。」

  「停,你們兩個。」終於站起來的業務員先生繼續揉著額頭。「蝙蝠,湯瑪斯的失蹤就交給萊姆處理──」伸出一隻手指打斷蝙蝠俠剛要說出的話,「他的安全交給你負責。然後我會去聯絡公司。可以嗎?」

  恢復了氣燄的萊姆哼笑,「我沒意見。」

  蝙蝠俠陰鬱地點頭。「我現在就會把這裡納入我的保全網路。」

  我張開口正想要說話,鄰居疲憊地向我短促笑了一下,「別擔心,莎克斯明天早上就會到了,我會請那邊再送點設備過來。」


  把鄰居、蝙蝠俠和阿福爺爺送出門外時,已經是凌晨時分。

  再三檢查過門窗,我爬上床縮進被窩,過不久,聽見萊姆睡意模糊的聲音:「……幸好妳不是住在北卡羅萊納喔。」

  我忍不住在被子底下笑起來,然後擦去眼淚,進入夢鄉。



12. 艾米利亞‧莎克斯

  湯瑪斯被綁架的隔天早上,鄰居就把艾咪送來了。大概是催的緊,這隻莎克斯甚至不是標準盒裝,而是已經啟動,以休眠狀態裝在那種檢修員的黑色攜帶盒裡。其他的基本檢驗配備倒是一樣沒少。

  鄰居告訴我,由於公司近年來轉向非干涉性政策,因此不能主動追蹤人偶狀況,頂多只能透過舉發來尋找或在回廠檢修時留意,而且因為我家的湯瑪斯是測試人偶,公司不會賠償,頂多就是另外配送一個。雖然幾個和他比較熟稔的研究人員和主管也很關心這件事,但公司方面不會有更多動作。

  至於我這裡現在大概和湯瑪斯距離太遠,也沒有辦法從家裡的控制器找到他。湯瑪斯現在很有可能被限制行動,而綁架者也沒有主動聯絡我們。

  簡單來說,我們得自己來找下落不明的湯瑪斯。

  想了想,鄰居又補充說;方圓幾公里內只有我家和對街另外一家有新一代晶片的試用人偶,然而那家同時也有十數隻人偶的出貨紀錄──也就是說,人丁興旺。

  當他在說明的時候,剛被取出的莎克斯就坐在床邊靜靜地聽著。她穿的是標準女警的服裝,紅髮盤在腦後。鑑識時穿的那啥特衛強(是這個名字吧?我老是搞不清楚)還整齊地安放在旁邊的小手提箱裡。

  「所以,現在的狀況是什麼都不明朗囉。」

  鄰居話一落,莎克斯明亮的嗓音就接著發言。

  「不……倒也不能這麼說。」萊姆微微牽起一邊嘴角,看起來心情異常的好。不過,到底是因為莎克斯終於出現還是因為案件的關係就不得而知了。「我們還有一個尚未鑑識的犯罪現場──如果我們親愛的高譚同胞有幫我們保存起來的話。」

  「那麼……」看著萊姆簡直是發亮的眼睛,莎克斯嘆氣的聲音略帶上了笑意。「我想我現在就得去鑑識現場了吧?」  

  「當然,犯罪可是不等人的啊,莎克斯。」

  ……呃,是說、這該不會是這兩個調情時的模式,吧?不是吧?


  於是場地移轉到我的廚房。我和鄰居把坐在輪椅上的萊姆帶到廚房桌上,而帶上全副裝備、穿著全白的鑑識服裝的莎克斯則是站在水槽的邊緣。

  「我們先從湯瑪斯最後一刻被看到的地方開始。」萊姆閉了閉眼,指示著說。

  「水槽的碗架上。」我說,指著已經沒在滴水的鋼架,上面還擺著兩三個小盤小碟。「湯瑪斯正在……正在洗盤子,襯衫的袖子和褲管挽起來,拿著海綿。」

  莎克斯繞到水槽的另一邊,仔細地搜查起來,一邊大聲回報。「在其中一個平躺的盤子上有少量洗碗精殘餘和泡沫痕跡,其他立著的都很乾淨,少部分有指痕。這裡有腳印(萊姆:「這裡是哪裡?」)、更正,在泡沫殘餘的盤子上有向外延伸的一對腳印,一路到水槽外緣……」

  最後,她走出碗架,手裡拿著相機(防水的)和手提箱,立在水槽一邊像在思考什麼。

  「莎克斯,妳在想什麼?我不是妳腦袋的蛔蟲,要講出來我才知道!」萊姆喊過去。

  她喊回來。「萊姆,蛔蟲長在肚子裡──我只是在想,剛才不是有提到湯瑪斯拿著海綿?但我只看到可能是海綿滴下來的水漬,沒看到海綿!」

  「繼續找!妳還沒走完全部的現場呢。」

  於是莎克斯小心翼翼地在流理台上走格子,主要的發現是幾個腳印和不太規則的水漬。最後她仰頭看著高她快兩倍的窗戶,然後望向站在中間的我。我伸出手掌把她送上去,她更加小心地蹲踞在窗沿上拍照、用小小的黏布收集證據,而我則是不時遞上證物袋讓她把採集到的東西裝進去。

  終於她點頭向我示意,我把她接下來,送到廚房桌上。

  「那地方很危險吧……」我說。我連吹口氣都不敢,就怕把她給摔出窗外去了。

  萊姆陰陰地說:「妳覺得那個把自己打扮成黑色有翼哺乳類的傢伙會讓她摔出去嗎?我敢保證他這時正在監視我們家好不好。」

  「喂喂我還在這裡耶。」鄰居抗議。

  莎克斯微微一笑:「萊姆,我聽說中國有句俗諺是什麼來著?『打狗也要看主人面』嗎?」

  萊姆哼笑起來。「先別說廢話,做正事去!」



13. 證據、證據、證據

  「東西不多。」換完衣服的莎克斯把幾個小袋子放在顯微鏡旁,然後啪地一聲坐在我臥室的小櫃子上;我一直不能理解萊姆要把鑑識設備放在床邊的堅持從何而來──我的房間實在是小的可憐,加上這堆迷你儀器顯得更加擁擠。

  萊姆拉長的聲調自我書桌和音響間傳來。「證據的數量不是最重要的,莎克斯。重要的是它們能不能給我們帶來什麼啟發……妳有什麼想法沒有?」

  「看不到嫌犯入侵的痕跡。」莎克斯闔上眼。「但是在窗檯上有一對向內站的足印,看起來像是不常見的靴子,而窗檯邊緣有一個靴尖印子;在往返水槽的途中也都是步伐極寬的靴尖印子……如果,」她張開眼睛,一臉驚訝,「如果說這個人……這名嫌犯是從窗檯進來,一路跑著擄走湯瑪斯的?」

  我和萊姆同時點頭。他說:「正是如此,如同閃電一般地迅速。」

  「『閃電一般』啊……」鄰居臉色有點微妙,但旋即又恢復正常。

  莎克斯接著說:「我採不到指紋,但看到不少印子,嫌犯想必是戴著手套;但是在窗檯旁的鐵絲上找到了一點點紅色纖維──」她指向一個袋子,「然後水漬我也各沾了一點起來,等一下可以跟家裡的洗碗精做比對。嫌犯逃逸的時候大概也是踩到了洗碗精,有幾個腳印有拖長的現象。」

  「……大概就是這樣子了,只除了我還是找不到海綿。」

  「嗯。」萊姆簡略地應答,「那我們就先來處理這次的重要證據,莎克斯?先看一下那個纖維。」

  莎克斯點頭,起身走到顯微鏡前,夾出了一點纖維放在玻片上,然後看了許久。

  「莎克斯?」萊姆喊。「把影像投影出來。」

  過了一會,櫃子上的牆壁便顯出放大的纖維;我把窗簾拉下,好讓影像清晰點。

  「我沒看過這樣的纖維……」萊姆看著形狀奇特的紅色纖維,跟著莎克斯一起發愣。「嗯……人造合成纖維、芯鞘式……這截面是什麼啊?」

  萊姆感嘆了一會,然後果斷地說:「先把組成化驗出來。然後,」他望向鄰居,「可以送到你們那裡的資料庫做比對吧?」

  鄰居點頭,「我想他們應該願意幫這個忙。」


(TBC)

沒有劇情存貨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里安 的頭像
里安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鬼狼
  • 如一開始說的:沒啥可挑剔的所以別留言了唄?

    唉呀我不能說我有多愛這種同人文中的正經劇情(飢渴搓手)---看到里安的腦細胞大概被刑事鑑識橋段操到只夠他回家過年討紅包應付長輩,其實我還挺有幸災樂禍的快感。(拖出去揍)

    紐約與高譚兩大鬼畜刑事勢力(?)的結合在您手下寫起來一點也不違和,我想光是這一點就值得我寫四百字的心得(不請不要期待),而萊姆與莎克斯正經八百充滿著腳印海綿與肥皂泡泡的打情罵俏也剛好在搖擺於擦邊球與一壘之間的最佳狀態~*(鬼狼,你已經兩好球了(指)湯瑪斯對不起,因為你的失蹤才能讓我們被他們閃光閃得這麼開心,也因為你的被綁架才有可能讓我們看到業務員先生西裝筆挺外表下多采多姿的夜生活---唉呀呀我好期待後面的發展。(你給我等一下...)

    拜託...我把哈維的歇斯底里小劇場最終幕寫完後您一定要繼續寫下去(雖然歇斯底里小劇場現在加起來也才八千多字而已(抖)拜託里安一定要寫下去...(抱腿)
  • (這台電腦的)火狐歡樂地幫我的名字加了部首。(大囧)
    火狐娘啊我的名字不是簡體字,真的。

    講到應付長輩──我姑姑拿著《沉睡的娃娃》問我有沒有看過,害我差點沒跳起來表白XD(話說我和她的閱讀品味挺像的...)

    蝙蝠俠的部分我寫得很心虛啊這位太太(?),這明明是萊姆文(碎碎念)……而且我覺得萊姆和莎克斯閃光還不夠大耶(喂)。另外,業務員先生(這一晚)的夜生活是和客戶看印第安納瓊斯聯絡感情加打蟑螂。(我是認真的。)

    我會寫下去啊,只是要等到我把兇手/表層動機/幕後主使者/真正動機思考清楚……(喂)

    里安 於 2009/01/26 01:42 回覆

  • 鬼狼
  • 最後一件事

    蛔蟲不會跑到腦部唷---至少我們還沒有看過蛔蟲在腦部的切片,如果您堅持要用「腦部」而不是消化系統的話,建議您用廣東住血線蟲或是原蟲(如錐蟲、弓蟲或阿米巴等)等。(請你停止在這種事情上的堅持...)
  • 抱歉,我的疏忽(舉右手),我本來要安排艾咪吐槽的但不知為何沒寫進去──大概是這段吐槽點不太好抓(遠目)。

    里安 於 2009/01/26 00: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