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文字注意。

 

給初訪者:請務必至此閱讀。

風雨日合:文字創作集中地。 

梅里安簡稱里安,Melian或者Rian。

回應請勿出現火星文,禁止無斷轉載或無斷引用任何一篇文章的完整段落或片段。

自行連結歡迎,若能講一聲讓我去玩會更好:)

關朵琳知道那個新來的外籍老師是殺人犯,還不是普通的那種,是連續強暴多名漂亮女學生然後殺害的,那個兇手。但是那男人的外表看不出來,所以才有那麼多她的同學熱切的圍在那老師旁邊。

他看起來很陰鬱但是十分端正,總是穿著黑衣卻讓他高大身型更顯魅力,而且對學生很有耐心,也擅長解答問題。那些正值青春的女孩子哪個不喜歡他?而學校呢,既然他確實讓學生的成績好轉,也就對這個現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然也懶得去查證這老師的來歷。

會記得那老師的面孔,也是在很久以前的報紙上看到的。並不是對那男人印象深刻,而是她天生有記憶的本領,尤其對於罪惡,對於犯罪者。

那男人知道她記得,但她也知道那個危險的男人並不在乎她,大概是因為她不是他有興趣的那種類型吧。她外型瘦小平凡,也不太說話,唯有一雙眼睛透出她的聰明,不過那又如何呢,畢竟大家都會忽略她的。

所以也不能怪關朵琳根本懶得和任何人透露她的發現,甚至有時還會有點惡劣的想看好戲。她看著那男人以偽裝的微笑回答那些女生愚蠢的問題,在刻意拂過她們或頭髮或肩膀引起臉紅時,那雙棕色眼睛閃過的光芒她也看在眼裡。 

理所當然,這次學校的校外教學旅行她也很期待。

雖然她依然被那群優秀的同學給忽略,不過她並不在意,畢竟都過了那麼久,要說在意就有點矯情了。而且也還是有一直在她旁邊的,雖然不是人。

她看著掌中的小狗玩偶牽起淡淡笑容。

『啊,溫蒂笑起來很可愛唷。』那老師看著她微笑。而關朵琳只在那眼瞳中看到淺淺的惡意,一點一滴蔓延出來。

果然旁邊立刻有女生發話了。『麥可,我們也很可愛呀!』

那男人只是微笑。

『麥可,你為什麼都不和我們一起坐?』另一個女生也說,掃向她的眼神如同看到某種不值一哂的東西。

關朵琳暗暗在心裡嘲諷,要不是我沒座位可坐,我也不用到這邊坐這種令人背脊發涼的位置啊。這個班的班導就是那種天塌下來也比別人跑慢一步的那種男人,何可奢求他會注意到這種小事。另一個教官,嗯……這不關他的事。

這群女生為什麼一定要把這個男人給爭來呢,就放他到別班車上去不行嗎。她心中不悅的抱怨著,倒是扯開社交性笑容:『那有沒有人要和我換位子?』

那老師很迅速的瞥了她一眼,是那種「意外」的眼神。


女生群炸開了鍋,吱吱喳喳的開始討論,最後以猜拳推出了艾芙琳,一個身材窈窕、面目姣好的漂亮長髮女生,白話一點來講,就是「正妹」。而這個女生,如果要排名的話,絕對可以排在那群愛慕者的前三名。

艾芙琳踩著不好意思的腳步踏到了前面,而關朵琳早就把雜物通通收拾乾淨(也沒什麼要收拾,只是把背包拿起來而已)站了起來。「坐吧。」她以中文小聲的說,眼眸低斂下來閃過這女生感謝的眼神。

她不覺得這個簡直是自私的舉動需要感謝。不過也就只有艾芙琳坐在這裡不會被嫉妒而已。而且對她來說,艾芙琳雖然和她不熟,倒也不是那種會刻意鄙視別人的人。

而且……她踩著輕巧的腳步來到艾芙琳那個位子,看到一張假裝生氣的開朗臉孔。「嘿、妳可是坐在全校最帥的男老師旁邊,怎麼那麼輕易放棄了!」

「噢親愛的珊米,妳明明知道我對他一向沒興趣。」她笑起來。暱稱珊米的陳穎珊親切又可愛,是那種大家都喜歡的類型,重要的是,對她也一樣友善。所以兩個人可以稱的上交情不錯,雖然還比不上這個女生的其他朋友就是了。

「不過麥可真的說對了,妳笑起來很可愛。」珊米認真起來。「小關妳應該多笑一點的。」

她只是聳肩。「有好笑的事情我一樣會笑啊,我又不是顏面神經麻痺還什麼的。只是妳也不能期望我整天擺著一張像是要拿去賣的笑臉吧。」然後做了個鬼臉,「我不幹喔。」

珊米搖搖頭,跟著笑了。

 

這幾天並沒有發生什麼大事,意即沒有人吵架或者冷戰。關朵琳其實不真的期望這種事情發生,只是這樣一來大家的焦點就會從那老師身上轉移開來,老實說,她現在已經看那群女生的「熱情」表現看到膩了。雖然一開始很好玩,不過到最後就會無趣。

而倒數第二天的早上,他們來到植物園。雖然名之植物園,還不如說是培苗場之類的地方。而聽完大致講解的他們正散在各處觀看、聊天。理所當然的,那老師身邊也有一群學生,正聽他聊著各種植物的英文起源。

內容平心而論的確十分有趣,可惜的是有半數的女生明顯心不在此。關朵琳在心裡嘆氣,這種偷聽的行為沒什麼必要,不過她可不想找麻煩,特別是第一天的風波還沒過去。

「麥可」這個名字,來源也是很微妙的。關朵琳胡思亂想著。不過她倒是認為,這個男人的名字應該要遵照起源,念成「米迦勒」,亦,「似神者」。

啊啊,難道不是嗎?雖然說,她覺得死神是個還滿溫柔的神啦。


她看著一株小小的柏樹,很特別,灰綠閃著銀光的針形葉優雅的下垂,美的不得了。於是蹲下身看牌子上標註的名稱「喀什米爾柏,又稱藏柏」,是高冷地的植物嗎?腦中突然浮現樹上包裹著毛衣的柏樹,不禁笑了出來。

然後一個黑色身影欺近她身邊,關朵琳倒抽口氣,身體下意識的往旁邊跳開。

『妳是兔子嗎?』依然是帶有笑意的口吻,關朵琳抬頭一看,那男人傾下身面對她,只是臉上異樣的毫無表情。他悄聲說,『妳的眼睛也像兔子一樣容易受驚嚇呢。』

『所以請不要嚇我。』在昏暗的苗圃裡,男人高大的身影特別具壓迫性。關朵琳勉力鎮定,問:『我的同學在哪裡?』

『在那邊。這不是重點,妳知道我是誰嗎?』

她吸一口氣,『麥可,M-I-C-H-A-E-L。你該不會連自己的名字都忘了吧。』

那老師用棕色的眼睛盯著她許久,最後終於直起身,恢復原本有點冷淡卻溫和的樣子。『抱歉,我剛剛心思怪怪的,也許是太累了吧。』

鬆口氣,她望著那個男人離去。「最好是……」

 

那趟旅行結束之後,期末考,結業典禮。然後關朵琳馬上辦了轉學手續,到家附近的高中去唸書。

不到一年的時間,原本的那個學校,就爆發了「高中女生姦殺案」。

死者,郭愛茵。兇手是學校新進聘僱的外籍教師,最後發現他的身分是國際通緝犯,「米凱爾‧肯特」。

關朵琳看著報紙紛紛擾擾的炒著新聞、「有識之士」嚷嚷著要徹底清查列管系統化外籍教師、最後扯出種族歧視政治化的一系列事件,毫無罪惡感的想:艾芙琳最後還真的成了犧牲者呢。

 

Fin. 20070730 里安


後記:

這也是夢……喵啊救人啊小關妳鬼爆了啊!(抱頭)
小關的道德感已經不是用淡薄可以形容的了……(無言)

討厭的人假裝沒看見,有事情就躲到一邊,嘴巴刻薄的要死……
好吧、反正好歹也是我的人物嘛……(囧)

……有人喜歡小關嗎?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空氣
  • 喔,我愛這篇ˇ會令人有毛骨悚然的快樂,順帶一提我上次有這種FU是看凌O行人的書時,總覺得米凱爾的英文唸出來時會覺得有蛇的邪惡感(笑)
    小關還滿酷的,我不會說那種感覺~
  • 其實我這個夢只有兩個畫面而已、就是植物園那個部分。可是我在夢中真的有被嚇到的感覺……小關就是那樣啊,懶得理人又覺得建立關係麻煩。

    里安 於 2007/07/31 19:25 回覆

  • 空氣
  • 恩,男主角,雙重性格???
  • 他不是雙重性格、他是變態。(跑走)

    里安 於 2007/07/31 19:2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