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這頭高傲的鷹肯棲息在我的肩上,那麼,浪子將不再是浪子。」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羅開想。但是總是會在某個夜裡夢見,而對他講出這句話的那個人,在他不置可否之後,便投入了那個無比美艷的女人的懷抱。並對他露出那種熟悉無比的輕佻笑容。

於是他醒來,暗想幸好這只不過是夢。

事實上他真的慶幸,在那群人給那個人切除記憶的時候。他們知道那人對那女人的愛意,不過卻不清楚那人對他許下的諾言。幸好,那人並沒有遺忘。

當然這話是絕不能透露的。

羅開對閃著六點整的鬧鐘皺眉,本來想乾脆睡晚些,結果還是不成。輕手輕腳下了床,羅開拿起毛巾和換洗衣物,準備去沖澡。身上的那種沉重黏膩是驚險的兩個月來未曾有的,這也無可奈何,畢竟他自己也該負一半責任。

至於另一半嘛……轉頭看向床上的那人,算了,不提也罷。羅開搖搖頭,自顧自笑了。

在嘩嘩的水聲中,羅開閉上眼。驀地,一個人踏進浴池裡,將他圈進溫暖的懷中。 

羅開沒張眼,「浪子,衣服會濕。」

浪子高達溫柔而略帶孩子氣的嗓音回答:「反正也總是要洗的。」

羅開往後靠了靠,眼睛半開半闔。「也得要你去洗啊,混蛋。」

「怎,我親愛的鷹?」高達偏過頭,啄去他頰上水珠。

「少噁心。」羅開哼了一聲,轉頭白他一眼。「你難道不清楚我為什麼這麼早醒嗎?」

高達心虛的乾笑,「我的錯,好嗎?鷹。」

「……我還是不明白事情怎麼會發展成這樣。」

「我喜歡你,而你並沒有拒絕我。不是嗎?如果真有錯的話,那也是我的緣故,是我逼你做出選擇……」高達聲音轉趨黯淡,話語結束於一聲嘆氣。

羅開輕輕一笑,銳利的眼神盯著眼前男人。「你沒弄懂我的意思。」

「那……」高達愣愣對上鷹般眼眸。

「我們的關係,從一開始就是對等的。」

高達臉色自不解逐漸轉為狂喜。「鷹!你這是在向我告白嗎?」

羅開再給他一個白眼。「別給你三分顏色就開起染坊來了。」

高達沒回話。一邊躲著高達撲來的身體,羅開大喊:「我現在在洗澡好嗎!走開、不要抱過來!」


原稿完 20061227 里安
一修完 20070728 里安

後記:

這是倪匡科幻同人,原稿在第二本小說筆記第一頁……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沒看過原著的人請千萬不要去看!真的!把它當成自創你會比較快樂。
看過原著的……嗯、請千萬不要來批鬥我。(逃走)

還有,這個一點也不隱晦。(大笑)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