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文字注意。

 

給初訪者:請務必至此閱讀。

風雨日合:文字創作集中地。 

梅里安簡稱里安,Melian或者Rian。

回應請勿出現火星文,禁止無斷轉載或無斷引用任何一篇文章的完整段落或片段。

自行連結歡迎,若能講一聲讓我去玩會更好:)

摩卡聊天時間 Chatting Mocha
 

玫君系列。

很正常的校園平日。


  「小君妳的優點吶,就是不會看著別人,而只管自己向前走噢。」林廣掛在社辦的沙發上,懶懶地朝端坐一旁的林玫君漫不經心地微笑。

  捧著林廣剛買來的黑櫻桃摩卡加鮮奶油,林玫君從熱氣蒸騰的眼前投出鄙夷的視線;「這算優點?林廣,就算你真的證明你腦袋凍壞了我也不會把咖啡還你的。」

  「別這樣嘛一杯要一百多塊耶──好啦好啦、」面對玫君持續升溫的質疑眼神,林廣試圖擺出有生以來最無辜的表情,「妳難道不覺得,這樣子的話,看著妳的人就會不斷增加嗎?」


  剛走進來的阿藍恰巧聽到了兩人的對話,於是不冷不熱地應了一句:「但那些人可不見得都是所謂仰慕者喔。」

  玫君小聲地笑了起來。「學姊真是中肯。」

  「可是,」話鋒一轉,「小君妳在乎嗎?我想那才是重點。」無視林廣幼稚的『小君是我的專屬稱呼耶』抗議聲,阿藍依舊溫和卻犀利地指出。

  玫君微微垂下眼,思考。許久才輕聲說:「果然還是不能假裝不在乎呢。雖然心裡告訴自己有些話可以不用理會,然而還是會很在意。有時候也滿羨慕那些全心認為自己一定最好的人欸。」

  林廣用力的舉起右手,「我我我,阿藍社長我要發言!」

  「你口吃喔。」阿藍嗤笑。

  「我是要說,能聽到別人要說什麼、想到別人會怎麼想,顧慮到其他人的心情,不是件好事嗎?」

  「林廣你老了。」阿藍略帶打趣地說,「說好聽是成熟,難聽點就是社會化到爛掉吧。能夠只看到自己和自己眼前的東西,是孩子們的特權和好處唷。」

  「這世界上也總不能全是彼得潘吧。」林廣一臉理所當然。

  林玫君受不了地翻白眼;「那麼麻煩你特訓一下家事技能──就從這星期回家開始如何?」

  「呃小君我下週還有兩科下下週也有兩科啊啊啊──」

  「閉嘴啦那你快點去讀書啊!」


  「小君妳這樣子很像妳室友……」林廣囁嚅,見到林玫君殺人般的眼神後很識時務地閉緊嘴巴。

  「不要跟我提到那個女人。」玫君咬牙切齒地說。

  阿藍抬手,「等等我聽不懂,小玫的室友怎麼了嗎?」

  林玫君一字一字地說:「她每天在宿舍用手機和男友上演歇斯底里花劇場。」

  此時林廣配合至極地捏了嗓子高八度演出『你為什麼不帶手機!』、『你為什麼關機不接電話!』、『到底是他們重要還是我重要!』、『閉嘴啦我不要聽!』、『你都不關心我!』、『我告訴你喔!你現在馬上過來!馬上!』

  「……等等,林廣你怎麼那麼熟?」阿藍傻眼。

  「不僅他熟。」林玫君平靜的聲線底下像蘊藏著巨大的風暴,她把紙杯放回桌上。「每、一、個來過我們寢室或只是打電話來的,大概都略有所知。」

  「呃、她該去看精神科或心理諮商吧……」

  「這個嘛,學姊,我想妳認識她,她是妳系上的。」林玫君陰沉地道出室友的名字。

  嘆了口氣,「小玫,妳們自求多福吧……」阿藍搖搖頭。「這牽涉到很複雜的問題,不只是女孩子個人的心理之類的事情,男生本身也有點……噯反正就是一團亂麻。反正就多包容她一點吧。」

  「包容個頭,不要到最後鬧上社會版去就好了。」玫君哼笑,喝掉最後一口摩卡,「哪我要走了,謝謝招待。」

  林廣很用力地嘆氣:「喂欸那我的咖啡耶……」


  阿藍看著玫君方才推開走出去的門,眨眨眼。而後輕笑,「少來,你上次明明說覺得那個櫻桃糖漿像氰化物的杏仁味!」

  「……啊哈哈我忘了。」林廣朝斜上方看去,牆壁上是上個月社遊的照片。



  玫君站在一群男生(以及英氣十足的社長)中間,份外顯眼。



121408 里安

後記:

  耶被我掰回兄嫁故事!(夠了!)

  這不是日記,是虛構的小說,與現實的人事物無關,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人物說的話不一定是正確的話,只是要表現出他們的個性。玫君是個誠實到驚人的孩子,雖然聰明但其實不怎麼成熟。其實林廣一直被我認為是滿彼得潘的人物,但是我有點不自覺地想讓他講好像比較成熟的話(謎)。

  阿藍是很謎樣的人噢。(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里安 的頭像
里安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鬼狼
  • http://blog.yam.com/loup

    這位林廣大哥是不是醫學相關科系的啊?(煙)(拖去揍)
  • 反正不會是文組的。(親切笑)

    里安 於 2008/12/14 17: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