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文字注意。

 

給初訪者:請務必至此閱讀。

風雨日合:文字創作集中地。 

梅里安簡稱里安,Melian或者Rian。

回應請勿出現火星文,禁止無斷轉載或無斷引用任何一篇文章的完整段落或片段。

自行連結歡迎,若能講一聲讓我去玩會更好:)

名偵探柯南同人,赤井秀一/琴酒。

給自己的4761HIT。

耽美向疑有,進入請注意。

又是一個灰濛濛的雨天。穿著深灰雨衣、伏在大樓窗邊的赤井秀一暗暗在心中咋舌,可真會挑日子啊。

他半瞇起眼透過狙擊鏡看向目標,一個不起眼的西裝男子。可他在等的,並不是這個小角色,而是個真正厲害的傢伙。那才是赤井的獵物。

一輛保時捷356A在不遠處停妥,走出二名黑衣男子。赤井看見熟悉的金色長髮於其中一人身後隨著步伐飄揚,心中狠狠一陣鼓動。

終於等到了,我親愛的、親愛的敵人哪。赤井重新瞇起眼瞄準,從美國到日本,他花了多少時間研究、追捕眼前這個極其囂張又何其美麗的男人。

琴酒。他一邊默念這個名字,一邊緩緩地向扳機上施壓。琴酒琴酒琴酒……

子彈經過消音器發出一點聲響,筆直地朝金髮男人後背飛去。

琴酒像是感覺到了什麼,突然停下動作,向赤井所在地看來。然而不到下一秒子彈已擊中他左臂。

一朵血花在雨中綻開,猝然消失。

金髮男人摀住左臂擰起眉頭。雖不至致命但也不是什麼小傷吧,赤井心想,壓低身子抽出貝瑞塔跑下樓去追趕拋下交易人而去的兩人。


雨勢依然猛烈。

空無一人的巷道裡,赤井單手駕車緊追著琴酒的愛車不放。一不小心打滑的話,憑這個速度就該去見上帝了,瘋狂。意識到自己的舉動之後赤井苦笑,也許早就已經失去理智了吧,居然還有時間想這些事情。但左手依舊靈活地操縱著方向盤。

拐過一個彎,迎面而來一顆子彈打在擋風玻璃當中,赤井伏下身躲過碎裂的玻璃,右手探出去回了二槍。在看見金髮男人閃躲之後勾起愉快的笑意。


比右手槍法,我也不會輸給你的哪。

然而前頭的保時捷突然一個急轉彎,進了一條窄巷後失去蹤影。

赤井在巷子末端停好車,向後觀察整條巷道的動靜。然後看到了兩個穿著黑西裝的男人站在一樓是車庫的不起眼小公寓附近。

他微微一笑,緩緩走近,在兩人發現有人靠近前擊昏他們,繳械之後用手銬銬起二人,整個過程安靜而迅速。

有個人站在窗邊看清楚了一切。


赤井推開半掩的門,謹慎地側身走上樓梯。多年培養出的直覺告訴他這裡有著什麼不對勁;因此,在踏上二樓的同時,赤井本能地往右跨了一步並舉槍,恰巧躲過黑暗中擊來的一拳。

燈光亮起,赤井皺起眉,看見一個西裝筆挺的棕髮男子嘲諷的朝他笑笑,旁邊站了兩個人,一個是他舉槍瞄準的菜鳥,另一個正瞄準他。至於棕髮男人手裡的槍則對準……雙手縛在背後、一臉陰鬱的琴酒。

「怎麼回事?」他反射性地問出口,並在另一人的槍口下無奈的半舉起手,丟下槍並脫掉雨衣。

「你不如問問你的朋友吧。」棕髮男人哼了聲,赤井看向琴酒。

「不關他的事。」琴酒瞪向那人,嗓音比液態氮還冷,帶著一點嘶啞。

你這樣說不就代表和我一定有關係嗎。赤井心想。嘴上卻說出調笑一樣的話語,「只要是你的事都和我有關喔,親愛的。」不過在金髮男人耳中大概滿滿的都是譏誚。

棕髮男人歛下笑,沉聲說:「是這樣的話,也許我們該問問這位身手不錯的先生,那份文件到底藏在哪個保險櫃裡。」

「你確定?這個討厭的傢伙可是狡猾的無與倫比。」琴酒瞇起眼,眼底透出玩興。

他說的是真心話。赤井不知為何感到愉快。於是接話,「那還不是因為你什麼都不和我說嘛。」然後無視森冷的槍口逕自走到琴酒身邊。「他們到底是誰?」

「居住在古老石牆陰暗面的生物。應該在你的業務範圍之內吧。」琴酒嗤笑。

赤井繞到男人背後開始整理眼前有些雜亂的金髮,琴酒配合地向後靠了些。看似親暱的舉動毫不意外地讓其他三人皺眉不悅,卻也放鬆了些微戒心。

挑起一束髮尾梳理,赤井問:「會痛嗎?還可以吧?」一邊手指輕刷過琴酒左手臂。

琴酒哼了一聲不置可否,然後添上一句:「就算會痛也是你害的。」

「是是是。」

棕髮男人罵了句聽不清楚的話,說:「我給你們最後三分鐘討論一下。雖然我們不使用暴力,但意外有時就是無可避免。我想房間裡面那個如果失血過多應該也算意外吧。」

赤井聽到金髮男人輕哧一聲,不由得輕笑。「那個男人不管怎樣都不干我的事。不過親愛的你就另當別論……」接著他靠上琴酒的背,趁著那人視線轉移時,手指俐落地解開已被挑鬆的死結。

琴酒直率地罵人:「混蛋。」

接下來的事僅在幾秒內發生。琴酒抓起赤井之前刻意丟在附近的貝瑞塔後連開三槍,擊中本來瞄準二人的入侵者以及匆忙拔槍的菜鳥。三人接連倒地之後琴酒再開一槍,從一旁房門衝出的同夥男人胸口上爆出血花。

從琴酒甫開始動作時便機警躲到一邊死角的赤井趁最後一槍的時機撲向琴酒側面,在一聲清脆的喀嗒中壓制住錯愕的金髮男人,笑得像隻饜足的貓。「我的槍有幾發子彈我最清楚。」

琴酒投射在他身上的眼神簡直可以殺人。「滾。」

赤井自顧自的說下去,手倒是一點也沒放鬆。「要不是相信你不會多開一槍我也不敢讓你去拿槍了。今天很特別啊,不僅遇到了一直想見的高材生,還和你來了段親密接觸。」他眨眼,「我該把握這個機會嗎?」

琴酒偏過頭嘀咕:「廢話真多。」爾後不甘不願地念出一串數字、一個地址和名字。「反正已經沒用了。」

「說的好。」赤井一笑。接著吻上金髮男人薄唇,輾轉啃噬。最後在他發飆之前跳起身抓過槍衝下樓,跑的不見人影。

這兩筆債遲早要討回來的,赤井秀一!琴酒按住又開始滲血的左臂站起身,低咒一句。


完 20070904 里安


後記:赤井做了筆好交易啊。(笑)

拯救了心愛的男人(←誤很大)於危機(說到底還是他造成的),又得到了好情報(比較像是落井下石),加上免費(?)的調情和吃豆腐(喂喂),喔喔赤井你真是個幸運的(ラッキーと書いて悪いと読んでくれ~)男人。(話都是你在說!)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平
  • 看來妳的寫字細胞還是很活躍嘛~
    也許過了怠惰期,復甦了?
    是的話,恭喜囉!
    不是的話,那加油^^
  • 其實我這篇寫的有點犯規,在寫到一半的時候說它是指定這樣。
    不過我很多時候是懶得打字而已,還好啦。

    倒是你在這篇下面這麼若無其事的說恭喜囉我就覺得、好寒啊。(抖)
    這是我第一次放耽美同人吧我記得!

    里安 於 2007/09/05 16:57 回覆

  • 平
  • 別寒別寒!
    乖,給妳溫暖~
    後天在曉明用滿腔熱血燙死妳~(這話說完氣氛就整個冷了吧...)
  • (淚)

    里安 於 2007/09/06 15:34 回覆

  • 平
  • 本日人氣115是怎麼回事...
    會不會太誇張?
  • 因為Google Analytics到此一遊啊。(冷)
    倒是、昨天人比較多是真的。

    里安 於 2007/09/06 15:35 回覆

  • 平
  • 別再冷了啦...
    這幾天天氣那麼好
    去外面曬太陽吧~
  • 我是個懶人啊。(巴走)

    里安 於 2007/09/06 16:03 回覆

  • AIR
  • 嗚啊~真的被你講中了啦
    可怕的電視卡通情節真的降
    害我突然覺得應該算保護級啦

    赤井好帥,真的
  • 啊啊、這集真的超級有感覺的;
    害我整個邊看邊吐槽XDD

    要不是有曖昧、怎麼可能就這樣算了!
    FBI是講假的啊!

    對啊我這篇就是看到了別人的截圖才寫的;
    赤井很帥,可是人家也喜歡琴酒噢。

    然後小黎就是用赤井的長相下去寫的ˇ

    里安 於 2007/09/11 15: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