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劇:玫瑰騎士

德國萊因歌劇院與國家交響樂團聯合演出。

理查‧史特勞斯與霍夫曼斯塔爾的歌劇作品,聽說也可以稱為「音樂喜劇」是吧。(笑)
總之還是先簡介一下劇情。

場景設在十八世紀的維也納,元帥夫人瑪莉特麗絲(Marie Therese)與年輕伯爵奧克塔文(Octavian)外遇,接著元帥夫人的表哥歐克斯(Ochs)男爵闖進來,奧克塔文來不及躲藏於是扮成侍女瑪莉安德(Mariandel),結果被這位男爵調戲……總之這傢伙是來找元帥夫人請她幫忙找個人替他送銀玫瑰,向剛擁有爵位的法尼納爾之女蘇菲(Sophie)求婚。於是元帥夫人就向他推薦奧克塔文。

很理所當然的這一對年輕男女初次見面便天雷勾動地火,在歐克斯男爵惹人厭的舉動下蘇菲更加傾心於奧克塔文,她請求年輕伯爵幫助她,但是兩人的親密動作卻被歐克斯的僕人華察基與安妮娜發現,歐克斯和奧克塔文決鬥,後者刺傷前者……之後奧克塔文買通了那兩個僕人,要安妮娜送一封瑪莉安德的信約歐克斯男爵幽會。

好色的男爵豈有不去的道理,結果到了關鍵時刻安妮娜就扮成被歐克斯遺棄的妻子領著一大群小孩衝了進來,男爵叫了警察卻把場面搞的更混亂,然後法尼納爾和蘇菲也出現了……最後元帥夫人駕到,很乾脆的把事情擺平。

結局……元帥夫人把奧克塔文讓給了蘇菲。

是啊、你看到我無言的臉了沒?


七月一號一早就爬起來,混到很晚才走;早餐是全家的蛋皮飯團加奶茶,由於媽咪也買了飯團所以可以抽一種飲料,是檸檬紅茶。國光號的改版很可愛,那種直吹頭頂的冷氣消失了。台北(傳說中?)的捷運代幣也見識到了,只是到底意義在哪……

國家戲劇院底下有誠品,進去之後一眼就看到了「玫瑰騎士」的書,於是拿下來把它翻完,發現了不少笑點……幸好有先把它看完,裡頭除了介紹還有全部的台詞,讓我可以不用從頭到尾盯著字幕看。

The One,是餐廳的名字。食物真的不怎麼樣啦,可是有一點特別值得一提!

就是,它送了每個來看玫瑰騎士的客人一人一朵玫瑰花!嘩啊,我整個人愉快起來。旁邊的NSO成員也很開心的樣子XDD(什麼?問我怎麼知道他們是表演者?拜託聊天聊那麼大聲我不想知道都不行哪)

開演前的劇透(啥)實在有夠虛……呃大概只有我這樣想而已啦,因為那本書的關係。

第一幕開場我就驚到了,你再怎麼和我說奧克塔文是次女高音、是反串都是不行的!媽呀奧克塔文真是帥斃了,而且完全就是那種小孩子氣的幼稚年輕貴族!天啊好萌啊!(喂)就讓我把他當男人還不行嗎!

而且什麼兩個女人抱在一起怪怪的、要提醒自己她是演男人;見鬼了同學,我都還要偷偷的想那是兩個女人才不會臉紅心跳啊!是很肉麻沒錯、是姊弟戀沒錯,不過就是很歡樂嘛!

後來元帥夫人接見其他人的混亂場面,我用望遠鏡找帥哥找的很樂,看場景看衣服也都看的很開心;我超級喜歡這種華麗奢侈風格,每每讓我想到公爵與子爵啊(毆),而且不說別的,其實我身處的地點就已經讓我很開心了,看「歌劇」的地點(如果有包廂)就是可以來做見不得人的事!(把這傢伙拖走!)

好、而且字幕實在是太經典了、經典的好笑!侍女瑪莉安德的台詞全部都是台灣國語!喂就算人家是鄉下人也不能這樣吧XDD比如「偶」、「倫家」、「口以」等等有的沒的,喵的讓我想到某某人啊!

我右邊坐了一對(?)男生,兩個都戴眼鏡;其中一個問另一個:「欸我拿掉眼鏡直接用望遠鏡看可不可以啊?」另一個很不在意的回答:「可以啊。」結果那個就自言自語的說:「可是我這樣不用望遠鏡就變瞎子了欸……」

……媽啊這個設定怎麼這麼可怕!(太太你想太多了好不好!)

總之啊、這個故事雖然有點蠢,可是我一整個就被奧克塔文萌到,從頭到尾處於極度歡樂狀態!

雖然全部長達三小時四十分鐘,可是只有三幕;歌劇果然就是歌劇。雖然聽不懂德文,不過其實差別不大吧(笑)。而且節目單是不用另外買的,真是感激,終於不用被坑錢了……

對了,最後是奧克塔文的名字,其實和屋大維(Octavius)有像欸XDD


……好吧我道歉,明明是經典我卻寫的實在有夠給他沒內容,不過話說回來,這部歌劇其實就經典在它的性別倒錯諷刺滑稽,要是我寫的太嚴肅我還覺得對不起他哩XDD

所以、正經的感想抱歉沒有,雖然都寫到這裡了才說好像有點沒誠意,但是話說回來在這個外星生物的家裡是有誰期待看到正經的分析和評論啊……(妳真的很沒誠意欸!)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