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文字注意。

 

給初訪者:請務必至此閱讀。

風雨日合:文字創作集中地。 

梅里安簡稱里安,Melian或者Rian。

回應請勿出現火星文,禁止無斷轉載或無斷引用任何一篇文章的完整段落或片段。

自行連結歡迎,若能講一聲讓我去玩會更好:)

石壕吏 杜甫 (小說改寫:里安) ──中秋節賀文。


夜裡,一聲比一聲緊促響亮的敲門聲打醒了你無夢的夜。你翻身坐起,側耳細聽,黑暗中官吏的叫罵聲反更顯粗俗尖銳。


「快開門!不開的話老子可就要踹門了!」


是了,現今戰事吃緊,自是急著抽丁徵役,在沒有適合年齡男子的情況下,就算是老年人也得上戰場,你不以為然的想著。

後面老夫婦的輕聲爭論及嬰兒哭聲並沒有逃過你的耳朵,在一陣寂靜過後,接著是刻意放輕的躡腳聲、快速爬牆的唰唰聲、落地聲、跑步聲。


「喂!快叫你們家的男人出來呀!」


而前門終於開了。由你聽到官吏聲中的不悅來推斷,想必是老婆婆出來開門的吧!在傍晚和顏悅色的招待你住進他們家中那老年人特有的和緩,此時卻因跟不上悲憤情緒爆發的速度而顯得聲嘶力竭。而你的情緒也跟著從不滿轉為憤怒再轉為無能為力的悲傷。


「天哪,大人啊,我們家中已經連一點食物都不剩了!」

「可憐可憐我們吧,我們家中已經沒有男丁可以上戰場了!」


你在他們準備那少的可憐的晚餐時知道的,婆婆的三個正值壯年的兒子都被徵調去當兵了。其中一個前些日子剛捎信來,說他其他兩個兄弟都戰死了,而這一個也有好一段時間未寫信回來,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而現在,婆婆的身邊只留一個還在吃奶的小孫子,孩子還小,孩子的母親不願像她的其他兩個媳婦各自逃難,但是她現在連一條能穿出來見人的裙子都沒有了。


「少廢話了!你家老頭呢?該不會逃走了吧!」


蒼老悲切的哭訴聲不時被粗暴而不耐的官吏話聲打斷。這是多麼可怕的世界!你憤懣的想著,在戰事頻仍,百姓家中無人耕種、生活艱困的時候,還要活在家中親人可能某天夜裡就此一去不回的恐懼下!



泣咽聲突止,你不由得驚訝,豎起了耳朵,但聽得婆婆蒼老的鼻音說話。

「大人哪,如果我們家一定要有人上戰場的話,就請讓我去吧。縱然老婦年老力衰,但煮飯洗衣還是做得來的!」

你愣住,同時門外的官吏似乎也稍稍愣住。

「…也好啦!反正我看妳這裡是不會有可以打仗的人了啦,那就快走吧!」


腳步聲漸漸遠去,但是低泣聲似乎仍然徘徊不去。那不是你的錯覺。就在薄薄一層板牆隔壁,傳來了隱忍的哭泣聲。


少婦的、寶寶的。

還有年老的老爺子的。



你無力的把頭靠在膝上,蜷縮著,掉下淚來。氣自己的無能為力,也氣這個災難的年代…


為了保全一個家庭戰後的生存,竟然不得不犧牲老邁的婆婆……





天色亮了,你強笑著隱藏鼻酸,和老爺子告別。

卻不經意的察覺,那紅腫的眼眶,及半開的門內,媳婦悽慘的臉色。






Rian20050918

────────────────────────
呃…杜甫我對不起你──(奔)
寫的很差、非常之差。

尤其是某幾句純是翻譯,沒有改寫的感覺…
唉唷,我文筆不好…

這是上學期的國文課本第七課的課後作業,
因為老師沒有要求要寫,所以我今天才寫完。

當作是中秋節賀文吧。
不過杜甫你耳朵真好啊…XD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