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文字注意。

 

給初訪者:請務必至此閱讀。

風雨日合:文字創作集中地。 

梅里安簡稱里安,Melian或者Rian。

回應請勿出現火星文,禁止無斷轉載或無斷引用任何一篇文章的完整段落或片段。

自行連結歡迎,若能講一聲讓我去玩會更好:)

偶爾也該清醒地過一晚

銀魂衍生文
標題(又)和內文無關(喂)
土銀土情節疑有注意
OOC注意
人妖情節有注意(咦)



  抬頭看去,西邊的天頂尚留著深深的暮紫,東邊已是暗沉的夜藍;這樣的夜空底下,華燈初上的歌舞伎町閃爍著朦朧光芒,將與天空接觸的地方染上一片不確定的澄黃。街上喧鬧著,嬌媚的女子朝男人拋出一個個挑逗眼神,身著和服的年輕女孩示威地將臂彎裡的人挽得更緊,只是鎖不住發亮的、慾望神情的流動。

  然而,拐過一個彎穿過陰暗的防火巷,身邊便會倏地寧靜下來。終於顯現出一點存在感的月色將排排上了年紀的老舊木造建築渲染上微黃光暈,而滲透不及之處便依舊沉澱著歲月的墨黑。

  掀開褪色的靛青布簾,踏入店內。陳舊而低矮的室內並沒有多餘的裝飾,淡淡的脂粉味道繚繞四周,台上三味線不疾不徐地拉開寂寥的聲嗓拖長一個又一個節拍伴著扇舞,台下閒聊、談笑的聲音時而有之,穿過昏暗沉默的空氣朝坐在一角的便服男人而來。與銳利的眉眼輪廓相反,男人淡定而寡然地持著酒杯,視線確實是投向台上踏著舞步的小姐,但又如穿過一切後深陷於過去的虛空。

  錚地畫下最後一個音符,樂師起身行了禮,待舞者散去才理了衣袖坐下,調了幾下弦後重新拿起撥子。


  「客人有心事?」

  驀地一個低暗的聲音懶散地在男人身邊響起。微抬眼,男人見到稍早在台上的兩位「小姐」出現在面前。開口的那位已經毫不客氣地坐下,一頭在燈光下反光點點的銀色捲髮在兩邊束成短翹馬尾微微晃動,眼眸半斂,聲調磁性慵懶,神情帶點虛應故事的百無聊賴。另外一個站在旁邊,柔順的黑色長髮梳到胸前後簡單地束起,視線飄向後臺幾次後說:「捲子,我先回去準備。」

  銀髮無所謂地擺擺手;男人嘆口氣:「我並沒有……特別的興趣。」

  「我知道,『只是想找個地方喝酒』對吧,不是特別對我們這些人妖有意思。」「她」,或者應該說他,扯開描畫精緻的小巧紅唇懶懶應了一句,見男人露出些微狼狽後又繼續說下去,「我也只是想找個地方偷懶,不是真的要陪你幹嘛──所以我們就此扯平?當我不存在吧。」

  「……不是工作中嗎?」男人愣了一下,苦笑著抿了一口酒。

  「是工作中沒錯唷,」捲子眨了個眼,帶著惡作劇的微笑朝男人舉杯。「客人。」

  邊啜飲酒,男人邊偷眼覷著一臉滿不在乎的銀髮「小姐」。即使在昏暗的光線下依然看得出畫了濃妝,不過倒不讓人感到死白僵硬,而又修飾了不少男人原有的特殊稜角輪廓,多了一點女子的嬌柔,就連那副懶散神情看來也別有韻味。

  那對纖細的銀色睫毛如蝶翼般不時顫動,半斂的深紅色眼眸如同玻璃杯中搖晃的紅葡萄酒般反射出迷離流光。彷彿注意到男人的視線,捲子半偏過頭幾近挑釁地拉開唇弧,而那抹微笑實在太過驚心美麗也太過熟悉;「怎麼,我好看嗎?」

  有些迅速地收回視線,男人端起酒杯掩飾臉上神情。「不,只是覺得妳很眼熟。」


  撇過頭又是要忍笑又是感嘆,但何妨──就這樣過一個晚上?思及此,藏在捲子偽裝底下的銀時重新抬眼,望向不自在的土方。俊秀的面龐上不知是因為酒意或是方才的尷尬泛起薄紅,劍眉微皺;一身簡單的藍色便服穿在鬼之副長身上竟是意外合適,該說不愧是擁有武士靈魂的男人嗎?

  那麼,專注地盯著桌面的那雙鳳眼中的鋒利,畢竟是理所當然。鈷藍色的眸子雖強硬但卻收斂著自身的光,大概唯有在映照上鮮血與火焰時才看得清那種冷冽執著而毫不動搖的顏色有多麼美麗。

  銀時想著,在面前男人將視線調回來時重新斂下打量的眼神。就這樣兩兩無言地以酒打發了一段時間。最後還是銀時開了口:「客人第一次來?」

  土方瞟了盡力讓自己看起來一臉無辜的銀時一眼後點頭,「不是說當妳不存在就好?」

  「啊這……」銀時尷尬地笑著打哈哈,「如果看起來沒有在談話的樣子媽媽桑會說話的,打工的生活也是很辛苦的說。」為了取信土方,銀時還故意偷看了一下後頭正在跟一群客人聊天的西鄉。

  「是這樣啊。」土方跟著掃了一眼前頭毫無分散注意力跡象的西鄉,簡短的語氣中透露出不感興趣。

  「呃、」銀時陪笑,這簡直就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去捋虎鬚一樣嘛,不過現在也已經是騎虎難下的狀態……「所以今天土方先生……」

  男人挑眉,「我還沒自我介紹。」

  「欸那個啊畢竟是真選組的副長啊土方先生還是很有名的尤其在小姐之間也是──」慘,銀時幾乎語無倫次地解釋了一大串,「所以啊捲子很仰慕土方先生……的說。」

  土方愣了一下,低下頭看著酒杯微微地笑了,笑容意外的柔和,語氣中卻帶點寂寥和自嘲,「反正也不是什麼好的名聲吧。」

  「啊啊不是這樣啦……」銀時為那個笑容呆然,然後用力地搖搖頭,兩邊的銀色馬尾被甩的一跳一跳。「土方先生很帥氣喔。」

  再度勾起笑容,土方這時直視著銀時:「謝謝。」

  怦咚。再度傻在當場,銀時幾乎可以聽見自己越來越急促的心跳聲和從耳根湧上的熱潮;這樣坦白的土方也未免──太過可愛了些吧!這樣絕對是犯規的啦!

  耳邊一時只剩下三味線的錚鏦和心跳聲,銀時困難地想從乾澀的喉嚨擠出聲音:「說什麼、呢,土方先生,這是實話喔。」

  「不,還是謝謝你;我該走了。」從懷中拿出錢包數足該有的錢放在桌上,男人起身。

  望著土方走到門口,銀時終於想起該有的禮數而衝上去要送人出門;而在看到土方要隻身踏入不知何時飄起的微小雨絲中時,下意識地把人拉住後到一邊抽了一把傘,「那個,土方先生,我送你回去……」

  微微皺眉而後點頭,土方叼起一根菸後點起,菸頭在夜色中閃爍了一下之後穩定地燃著火光。

  「麻煩妳了。」


  於是,兩人撐著緋紅色的傘,一同踏進夜晚寂靜的雨中。


  完。



  事後真選組小劇場(?)

  沖田:「土方先生聽說你昨天晚上讓一個女孩子送回屯所啊這樣不是一個好副長的表現所以你去死吧把副長的位置讓給我。」

  土方:「沖田!」

  山崎:「嗚嗚嗚副長有新戀人了……」(?)

  近藤:「哇哈哈很好啊十四!有出息!」(謎)



  里安 20090329

  酒店的位置和裝潢就請不要太計較了、作者現在有查證上的困難啊哈哈。(去死)

  這篇的配對大概是土銀土吧、大概。雖然本來是要做修辭練習、但是只要敲出了如同銀時這魔咒般的兩個字劇情就完全不受控制了耶~而且明明是想寫銀土啊但是這個ドキドキ的小少女是哪位啊!(抱頭)

  最後,其實本來的小劇場超多的,大概是沖田其實知道捲子是銀時所以又引起了一陣風波這樣,但是啊這樣寫就會爆成另外一篇所以就收手了。(喂)

  另外附上自繪捲子+假髮子一枚↓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魚刺
  • 妳成功了妳逼我留言了(咦

    噢我詛咒我該死的想像力
    這篇具現化好對我來說好有殺傷力啊(何

    為什麼是捲子mode你為什麼要挑捲子mode--......(掩面奔
  • 妳不留言也沒人要留言啦...(汗)
    想想那個大概是第一個看到的人都沒有留言...(斜眼瞥去)

    具現化GJ啊我很努力在讓它有活生生的感覺(何

    挑捲子mode當然是故意的(認真
    因為這樣寫崩了才有藉口...(奔(去死

    里安 於 2009/03/30 08: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