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文字注意。

 

給初訪者:請務必至此閱讀。

風雨日合:文字創作集中地。 

梅里安簡稱里安,Melian或者Rian。

回應請勿出現火星文,禁止無斷轉載或無斷引用任何一篇文章的完整段落或片段。

自行連結歡迎,若能講一聲讓我去玩會更好:)

新年賀文。

其實是Cyberpunk的故事。(誤)

本文和一切真實的人事物無關;也和作者其他系列無關。

是新的世界觀噢。


  寒流來襲的冬天下午。一個男生背著羽球袋走在行人不多的校園裡,微弓著身體,一手插在外套口袋裡。他媽的天氣有夠冷。利久想。

  「不好意思。」

  聽見旁邊有個女孩子的怯怯聲音,利久抬頭。「有什麼事?」

  「請問綜合體育館怎麼走?」

  是個漂亮的美少女呢。利久審視著只矮自己半個頭(他自己可是有一百八十幾公分)的女孩。旁分的柔細短髮漂成和白皙過分的皮膚一點違和感都沒有的淡金色,像貓眼一樣圓亮但尾端微向上挑的眼睛大概是戴了角膜變色片,虹膜的部分是黯沉的紫色。小巧的嘴唇是花瓣般的粉紅,巴掌般的臉略呈心形,身材纖瘦中不失圓潤──總之活脫是個漫畫裡走出來的女生。

  身上倒是穿得很普通,米色的針織毛衣裡露出白色襯衫的領子,下身是藍色蘇格蘭格子短裙搭短跟的黑色靴子,脖子上戴著一個銀色的三葉結墜飾。

  「啊。我剛好要去那裏打球,跟我一起走吧?」這種機會不把握的是笨蛋。

  「真是太好了,我就想你應該是要去運動的呢。」女孩笑得燦爛;利久點頭,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


  體育館並不遠,兩個人走了五六分鐘之後,小型的巨蛋圓頂便出現在面前。

  「就是這裡了。」

  「謝謝你,利久。」

  利久愣住。他明明記得自己沒跟女孩子講過名字。但他還來不及開口,女孩已經自顧自地講了下去。

  「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好不好?這是個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知道的祕密噢。因為實在是太重要了,所以知道的都必須要保守住它,但是我如果不講出來會悶死的,所以你要聽嗎?可是聽了之後,就忘不掉了噢。」

  「……如果妳要講的話我能阻止嗎?」媽的,學校裡怪人真多。

  「當然啊,我講的前提是你要聽啊。」

  「那妳講吧。」看在妳還滿正的份上。

  「你考慮清楚了嗎?真的、真的會忘不掉噢。不能後悔噢。」

  「講吧講吧。」

  然後女孩露出謎樣的微笑。

  「這個世界,不是真實的世界噢。雖然對於只在這個世界居住的人而言確實是真實的,但是它其實是模仿另一個世界而創造的偽物噢,只有跨越這兩個世界、或者在這兩個世界之上的存在才會知道這件事情,只屬於這個世界的人,是不被允許得知也不能傳述的噢。」

  「等等、那妳為什麼可以講?」

  「那還用說呀,因為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呀。我是創造者,是一切的開始。」

  利久在心中翻了個白眼。「那妳為何要告訴我?」

  「因為我太無聊了噢。這個世界只有在創造的時候好玩而已,要維持它就不好玩了噢。所以要有點變化嘛。」

  「怎麼說,我還是不相信妳。」

  「那你跟著我說這句話。『這個世界,不是真實的世界,它是模仿另一個世界而創造的偽物;這裡的人不能達致完美,因為完美的境界不屬於這個世界。』」

  「這個世界……這個……這……這是怎麼回事!」

  「因為你已經被得知了噢。你對這件事情的知識,超出這個世界而達到另一個世界的真實了。所以你立刻就被禁制,而不能說出原本可以說出的話。」

  「但我又不相信!」

  「你相不相信又不重要。重點是你所知道的事情,是『真』的。」

  「那為什麼會被禁制?」

  「因為這是法則噢。這是建立這個世界的法則,如果太多人都了解這個『真實』的話,這個世界不就亂掉了嗎。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所以我不用遵守,但是我也不能打破你必須遵守的法則。而且,不只是這樣噢。」

  「……那是怎樣?」

  「你會被維護這個法則的人──或者說我創造出來維護偽‧世界的天使──追殺。」

  「那妳告訴我幹嘛!」

  「你現在相信了對吧。」女孩微笑。「因為好玩嘛。」

  「可以因為好玩而做這種事情嗎!」

  「不要生氣嘛。我會跟你在一起的噢。而且你看,我們的頭上是不是出現了引號和文字?」

  「……真的耶。連標點符號都有。」還有心音。  

  「這算是附帶的好處吧。你成了有一小部分跨在這世界之外的人噢,所以你也擁有一點點另一個世界的人在這個世界會擁有的能力。」

  「為什麼會是我?」老天,我活了二十年,感覺也是個普通青年啊!還有那個心音可不可以不要一直跑出來啊我不想一直看到自己心中的想法!

  「因為你跟我講了話、幫我帶路、又願意聽秘密,滿足了條件嘛。」

  「那算什麼條件啊!」

  「能跟我講到話的人,都是幸運值很高的人噢;會幫人帶路就顯示出你的熱心,願意聽秘密嘛──第一個是你很好奇,第二個、這樣你才會被追殺呀。不過你還是沒辦法關掉那個字幕啦……習慣就好。」

  「媽的又不是在玩線上遊戲……」

  「別這樣嘛。反正你也沒得選了,我已經告訴你不能後悔了噢。」

  「……好吧,我要做什麼?」

  「回答問題。」

  「啥?」

  「回答天使所提出的問題。總之就有點像是腦筋急轉彎啦、兩難測試啦,文字遊戲或詭辯之類的東西。回答不出來的話……」

  「會怎樣?」

  「會被忘記噢。先是最不熟、只見過一次面或只聽過名字的人會忘記你,接下來是偶爾見面的人,接下來是平常會見面的人,然後是朋友、親人……到最後整個存在都會被忘記噢。」

  「聽起來真可怕。」

  「嗯,已經有不少人被忘記了呢。還有些人因為忍受不了被忘記,於是就自殺了。」

  「妳、什麼!」

  「好啦好啦……反正就是這樣囉,你現在可以繼續否認,但是別等到最親的人都忘了你才開始面對問題噢。『他們』會偽裝成你認識的人的模樣,但是反正你看得到嘛,所以沒關係。啊我都忘了──我之後跟你溝通的名字,叫做『聞笛』,只要在心中想這個名字我就會回答你噢。」

  「聞笛?」

  「嗯。夜上受降城聞笛的聞笛。那麼再見!」


Fin 20090103 Rian

後記:好像很適合寫成輕小說,但是我懶得寫。(喂)

  另外,聞笛脖子上是三位一體結──在凱爾特傳統裡,代表少女、母親、老婦,過去、現在、未來,創造、保護、破壞。基本上就是女神原型啦XD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鬼狼
  • 於是我看到了濕婆神化成正妹蘿莉的形象了...(揉眼睛(這位先生你看清楚後記寫的明明是凱爾特...)

    在里安的小說裡,非BL系列的男性角色似乎通常都是女前受或有部分特質。(筆記)
  • 啊其實跟凱爾特沒多大關係。(喂)

    而且話說利久先生大概只是(?)被嚇到了吧哈哈,不過他能力值真的很高噢~(微妙笑)(咦)

    里安 於 2009/01/04 00: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