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文字注意。

 

給初訪者:請務必至此閱讀。

風雨日合:文字創作集中地。 

梅里安簡稱里安,Melian或者Rian。

回應請勿出現火星文,禁止無斷轉載或無斷引用任何一篇文章的完整段落或片段。

自行連結歡迎,若能講一聲讓我去玩會更好:)

蟲師同人,自創人物主角。

無配對。


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織布機有時會自己織將起來。當你隔天早上醒來,一匹光滑美麗的布帛便靜靜躺在一旁,你會很困惑,但也會高興地將它賣出高價;不過,你千萬不能試圖偷看晚上自己工作的織布機,否則可能會招致嚴重的後果。

一個俊秀的少年背著包袱走在山路上。接近秋天的夏日午後,蟬的吱喳聲滿盈耳際,少年神情自然,不疾不徐地踏出每一步路。
 

在濕潤而滿布苔蘚的土地上不知走了多久,突然,嘩啦一聲,一隻鳥兒飛上天空,少年猛然停步,抬頭看向上,發覺只是隻飛鳥後不覺笑了笑。

然後乾脆地放下包袱,坐在一旁的樹蔭底下。


少年闔上眼,傾聽著四周的聲音。

蟬的聲音、樹葉搖動的聲音、時而的鳥鳴、風吹過的聲音、草葉的沙沙聲、還有……那深處的、最深處的……

喀嚓。

少年倏地睜開眼,尋找那小小的一聲,小樹枝被什麼踩斷的聲音。不是小動物……

旁邊伸出一隻小手,把包袱抓了就想跑開。但少年動作更快,早在手抓上包袱時,便一把扣緊了那手腕。把一個小男孩從樹後拉出來,少年漆黑的眸冷冷盯著男孩。

小男孩咬著下唇,眼睛開始醞釀淚水。

「不准哭。」少年沒鬆手也沒發怒,只淡漠地說。「告訴我,想拿這做什麼。」

小男孩倔強地別過頭,不說話。

「不說也可以,我不介意帶你去報官。」

小男孩一咬牙:「你是蟲師,對吧。」

少年一愣,搖頭:「我不是。」

「騙人!你果然會騙人!」小男孩大喊,「因為那個蟲師先生說,要是直接問你你一定不承認,我才想讓你追上來的!」

「……『那個蟲師先生』,是不是白髮、一隻碧眼?」少年靜默一會,放開手問。

「對!」

「他、到底和你說了什麼……」少年皺起眉,嘆氣。

「他說,如果還有問題的話,過幾天就會有一個長的像女生的人經過這裡,到時候再請他解決冰姊姊的問題就好了!他還說,這個人脾氣很怪,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是蟲師!」

「因為我本來就不是……」少年咬牙,揉上太陽穴。「好吧,他有告訴你我的名字嗎?」

看著小男孩搖頭,少年無力地再次嘆氣。「我叫日織,記住了。還有,我不是蟲師那種沒用的東西。」


日織跟著小男孩走在樹林的小徑上,一邊聽著小男孩說話。

「冰姊姊其實原本是我的堂姊,但是她父母很早就死了,所以冰姊姊就被我爸爸領養,一直住在我家。她很會織布,全村裡就數她織的最好,大家都誇她手巧,說爸爸會養女兒。

「可是從十幾天前,冰姊姊就開始不眠不休地織布,本來她只在白天工作,之後連晚上也這樣。有時候織出的布非常美麗,像是天女織的一樣,有時候就只是普通的布帛,雖然也漂亮,但一看就知是人類的手工。

「而且冰姊姊在面對那些美麗布帛的時候,臉色就會變得非常難看。

「這時候,那位蟲師先生就來到這裡;剛好父親不在,是我和冰姊姊招待他的,而多半時間都是冰姊姊在和他講話,我插不上嘴。

「那位蟲師先生走之前,告訴我說,冰姊姊的問題可能還沒有解決,但是他還有更緊急的事情,所以讓我來這裡等……日織先生。」

「叫我日織就好,我沒大你幾歲。」少年糾正,「那傢伙不是會丟下沒解決的事件就跑掉的人。冰的問題應該不嚴重,否則他也不會那麼放心的走人。」

「但是……」小男孩變的猶疑,「但是冰姊姊,並沒有遵循那位蟲師的指示……」

日織皺眉,「她做了什麼?」

「她,還是在晚上織布。」

少年沉默了會,「那傢伙,什麼都沒有和你解釋,對吧。」

「嗯,他只和冰姊姊談。」


於是,一路沉寂。


當日織來到山間的小村落時,已經黃昏。小男孩領著他走在村莊的小路上,不時會有人和男孩打招呼。

「啊,就在這裡。」小男孩停下腳步。日織抬眼,面前的房屋後圍繞著一大片桑樹林。「我們家啊,本來以前有在做養蠶、繅絲的工作,但是媽媽過世之後,爸爸也開始經常出遠門,就沒再做了……」

日織微微頓了一下,「那真遺憾。」

「冰姊姊,我帶那位蟲師先生說的人回來了!」男孩邊進門,邊喊。

一個美麗的女子走了出來。白皙到近乎透明的臉龐雖然有掩飾不住的疲累,但黑眸依舊閃閃發亮。她深深朝日織鞠了個躬,「你好,我是冰。真是不好意思,您應該還有別的事情吧;真的不用打擾您,我本來讓耕也別去的……」

日織淡漠地搖搖頭,「話不是這樣說,妳的事情聽起來不解決不行,先和我把問題所在講清楚吧。」

「那……」冰憂愁地嘆氣,看向名叫耕也的男孩,「耕也,你先回房間好不好?」

耕也「嗯」地答了一聲,走進自己的房間。


看著小男孩走出視線,日織轉頭,犀利的眼神投向女子,「是『絲帛織』,對吧。」

冰抿起唇,最後才勉強點頭。「那位蟲師先生說,是種叫做『絲帛織』的蟲,只要祭拜它,它就會離開,不是很具傷害的蟲。但如果不祭拜的話,最後會……」她低嘆了口氣。

「最後會把家裡所有的物品都織成布,或者說,布帛樣子的東西。」日織輕鬆的接口。「我疑惑的是,妳為什麼不這麼做。」

「可是、可是啊……」冰苦笑,「大伯上次回來的時候,很高興地要我多織一點、再多織一點,他可以拿去賣到好價錢,耕也也能過上好一點的日子。」

「就算妳的人變成這樣也沒關係嗎?」日織聳肩,「妳看到了吧。看到那蟲的人,就和它結了因緣;如果沒看到它,最糟的結果也不過就是我方才說的那樣,妳想變成一匹布嗎?難道躲避現實、拋下自己的責任是妳的選擇嗎?」

「我……」

「那傢伙也是這樣說的對吧。這根本無關什麼驅不驅蟲的,純粹只是他怕沒真說服妳,才對耕也這樣說當作保險。妳怎麼應付他的?因為準備祭品要花時間,請他不用顧慮先行上路嗎?」少年說了一串,聲音平緩,內容卻步步進逼。

冰咬著牙,「那個人並沒有……」

「對,那傢伙太溫柔,不會把妳心裡的想法通通揭出來;我才不這樣。還有,我、一點也不同情妳這種人,所以我在這裡完全只是因為妳的堂弟,對了、他不是妳的堂弟對吧,他應該是妳的同父異母弟弟才對。」

女子瞠大眼睛,「你是怎麼知道的?」

「猜的,這是我的能力。」日織手環著胸,「我是隨便妳啦。但請妳記得,耕也可是會被妳的舉動影響一輩子。那個男人雖然領養了妳,但妳還是恨他、並為此感到痛苦對吧,所以才不顧那傢伙的勸阻。」

「母親直到死之前,都還為此耿耿於懷。」冰低聲說。「那個男人和我父親都喜歡母親,母親是愛著父親的,兩人也很順利地結了婚。但那個男人卻……」

「不用再說下去了。」日織撐著額,「我對這個沒什麼興趣。真是的,那傢伙知道這件事嗎?」

「那位蟲師先生應該不知道吧……」女子臉色突然變得很蒼白,停住了話語,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往某個方向快步走去。

日織順著那方向看過去,只見幾根絲一般的東西從冰腳邊、身體上延伸出去,一直到走廊盡頭的某間房。他嘖了一聲,起身想跟上女子,「可惡,天黑了啊。」


到了那房間,一片漆黑中只有微微的一盞燈,冰面目呆滯地坐在織布機旁邊,身體上的絲混著織布機上的線,正不停的被織進織出……

織布機發出的唧嘎聲,和窗外蟲聲相互應和……


日織皺起眉,纖細白皙的手指揮舞起來,做出複雜而流利的種種手勢;手指尖織起了某種光網,向織布機籠罩而去。

唧嘎聲停了,光網包裹著某種不停扭動的東西,緩緩飄移出來。少年拿出一個瓶子,把整個光球裝了進去,瓶子發出一陣光,隨即暗淡。冰倒在地上,開始沉沉的呼吸起來,腳邊和身體上的絲線已經消失。

「這樣做應該就沒問題了吧。」日織喃喃道。「笨蟲師就是抓不到蟲。」

腦中卻有點不合時宜地冒出了那人上次聽見他的評論時說的話。『是是、因為你不是普通的蟲師,是有特殊能力的蟲師嘛。』

「可是我的本業又不是做這個的……」少年不禁把他之前的回答再次說出口。「再說、只做這個也太浪費了……」


少年走出房間,看到小男孩縮在走廊上。「喂。」

「日織先生……」

日織停下來看著他許久,「你很早以前不是就知道了嗎?你姊姊的秘密。」

「嗯、但是姊姊很排斥那件事情的樣子,所以我都沒有說;可是日織先生你……」

「我真的是用猜的。」日織想也不想地打斷耕也的話。「我說過,這是我的能力,也是我的宿命。所以,我不只是蟲師。而且普通蟲師其實也抓不了這東西。」

「姊姊她、什麼都不願意說。不管是這件事,還是她……」

「她覺得你只是個小孩,不需要知道。」日織淡淡的笑笑,「然後,我很累,現在要睡覺。明天早上我就要走了。去照顧你姊姊吧。」


隔天清晨日織就出發了。冰並沒有送他出村莊,只是在門邊深深地再鞠了個躬。耕也像小大人一般地,一直送日織到原本的山徑上,才笑著和他說再會。

日織只是背著包袱,隨意地擺了下手,便繼續自己的旅程。


20071010 里安

後記:我什麼都不知道噢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里安 的頭像
里安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平
  • I feel that I can't understand...
  • 請配合雲浮魚食用,下次說不定會有附圖的設定。

    里安 於 2007/10/11 21:32 回覆

  • imhsian
  • 似懂非懂。
  • 希望下一位留言的人全部都懂了。

    里安 於 2007/10/11 21:32 回覆

  • la6321
  • 那人看來尚未出現啊...
  • ……因為大家都不懂所以才沒有人留第三個言?

    里安 於 2007/10/15 08: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