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男人──好吧,他知道這句話有語病,可是誰又能用簡單的詞語描述那傢伙的狀況?所以姑且就用那傢伙目前的偽裝來稱呼吧。

那個男人,性感冶豔已極。

幾百年前該沒人敢這樣說,因為那傢伙可是惡魔,人們打心底崇拜或畏懼的惡魔。蒼白而俊美的臉龐,夜色染成的髮、血色浸成的眸,修長的身軀裹著蝙蝠般披風,十足十個惡名昭彰的魔鬼。

就連看過那男人小時候的星辰也一樣吧。畢竟還是個女的,再怎樣艷麗都該當;況且兩界間有多少相似的妖豔惡魔。

現在,那男人的偽裝,消了幾分邪惡,卻多了不少媚氣。

而且,只要他要;那男人能拒絕嗎。

完20070919 里安

後記:公爵與子爵的極短篇。
欲知前情提要(?)請至風雨日合觀看。
敘述中的「他」是子爵,那男人是公爵。

時間點是陰陽公寓。(現代啦)

最後一句話,猜到我在寫什麼的人,你已經無可挽回地壞掉了。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