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黑暗的空間。


當然,宿舍半夜就停熱水了;關朵琳只不過是看書看到忘了時間,所以才在這時候洗澡的。水很冰涼,她一邊快手快腳地沖水,一邊在心裡念著學校的不通人情。

浴室的大燈很早就壞了,報修單填了兩個星期也不見人理會,只留下那盞大燈一明一滅,幸而還有洗手檯的小燈堅強的支持住。

不小心差點碰倒了放在腳凳上的臉盆,關朵琳輕輕驚呼又捂唇,趕忙把臉盆和裏頭的東西扶正。方才發出的聲音在空蕩蕩的空間中迴盪,空氣與牆壁微微共鳴。在這種情況時人總會下意識噤聲,或許是本能吧。

總算半擦半洗完畢,關朵琳鬆了口氣,穿完衣服正要推門,卻聽到門外有交談、碰撞的細碎雜聲,下意識停住手,轉而將耳朵貼在塑膠門板上傾聽。

呼吸著潮濕的味道,那細碎絮語斷斷續續傳入關朵琳耳中。內容讓她吃了一驚,寒意隨著脊骨緩緩爬上腦後。好久沒有遇到這種事了,自從轉學以來。她還以為自己與犯罪者的牽扯就此畫下句點,沒想到那還只是個分號。

雖然只是個整人計畫,但她早就了解,從國小開始就深刻地了解,這種本來只是半玩笑的遊戲,到最後一發不可收拾的機率可是很高的。她國小班上的那個男孩,到最後是以從樓梯上摔下來,腦震盪加上大腿骨折做結局。幸好還只是一兩層樓梯,要是從她班上所在的樓層被推下,那可不是這樣就了事。

畢竟那可是五樓。

那也是她第一次真正明白她和罪惡脫不開身的時候。即使轉過學,身邊仍然是充斥著有大有小的犯罪。國小兩次、國中一次、高中一次,這還只算上有人受傷或死亡的。

這是上天逼人發瘋的方式嗎。關朵琳在心中冷嘲著。


她闔上眼,聽著門外如同小女孩般的甜美童音輕輕地跳躍,講述著令人心頭為之震顫的計畫;另一個尾音微微上挑,用一個完美停頓收結的華麗嗓音只是附和。於是關朵琳終於認出來了。

小女孩聲音的是隔壁寢室的學姊小咪,姓氏關朵琳就不清楚了,華美嗓音則是另一個學姊蔣殷。兩個都是三年級的學生。兩人談論的是和關朵琳同時轉進來的學生,一個瘦長、略帶點傲氣的女孩。

關朵琳的室友,南方。南方不姓南,姓邱,不過她不愛別人連名帶姓的叫她,說是不好聽。她事事總有自己的主見,關朵琳也說不上好或不好,只是在看到南方大膽地抵抗學姊要求的時候默默讓到一邊了。

那不是關朵琳的方式。


倒是該不該告訴南方這件事呢。關朵琳靠在門上,認真地在黑暗中煩惱起來。剛才兩個學姊出門的時候就把燈關掉了,讓她現在陷入一片黑暗,窗外的蟲鳴此刻特別清晰。

算了。她最後決定放棄。捲入別人的糾紛絕對不是她樂意的事情,何況只是為了個不同班的室友。更別說學姊過了這學期就該畢業了,再怎麼也不至於太誇張吧。

只要麻煩不找上身,關朵琳可是千萬個不願去找麻煩。

真是的,要不是為了獎學金,她也不想要在離家這麼近的地方住校啊,現在又出問題了。關朵琳在心中抱怨,一邊抱著臉盆開門出去。

貓般輕巧地踏進一片闃無人聲的幽暗。


完20070918

因為覺得寫下去會很多所以算了。(毆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里安 的頭像
里安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