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暑假,是如此自由的異樣。不用寫死板的作業,不用擔心考試,不用上輔導課。

很開心,很歡樂。

於是我睡覺。

我的睡覺,並不是純粹的無意識休息。喔,怎麼會是呢。黛安娜韋恩瓊斯的奎師塔門西第五集吧,有個作夢給人家看的女孩子。我的睡覺大抵是屬於這種的。

睡覺喔,閉上眼就會有許多思緒飛來飛去,隨手抓住一個,就是我睡前的晚安故事了。

以前的晚安故事要媽咪講或者聽錄音帶,再來就是自己看;之後在黑暗中(不知何時睡覺開始習慣不開燈)喃喃自語,模仿著腦中人物的對話。

現在不用出聲,幻想依然多采多姿。


睡覺起來,總是有幾個故事,甚至只是幾個情節幾個畫面幾句台詞還留在心中。催促著,要我把它們寫出來。

於是才有了那些僅僅一點點的小說。(笑)

Gwendolyn、Monstrous、Antares and Ares、亞次元、雨天事件、Hey, Lou!、誘捕……還有很多沒有在網路上的,或者是幾個畫面的合成……


真要說起來,其實我很多小說都是在夢中得到靈感的。有時卡文,在睡前努力想想、發展劇情,起來之後又有新點子。

所謂夢啟。(笑)

所以我愛睡覺。這是歡樂的。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