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奈特先生,您務必得幫幫我!」一名年輕美麗的黑髮女子眼眶泛著淚光,一進門便等不及的開口。沙啞卻甜美的聲音裡帶著顯而易見的急迫。

「唉呀,這位小姐……」名為巴奈特的偵探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很快的展現了優雅的風度替女子拉開椅子。「有話坐下來慢慢說,不要著急啊。」然後倒了杯加水威士忌遞給她。

女子抿了一口,鎮定下來。「巴奈特先生,讓您見笑了……但是這事很緊急,我擔心家父已經遭遇不測!」

「喔?」巴奈特挑眉。「請從頭開始說──對了,還未請教芳名?」

「我叫瑪格麗特‧休爾梅。是這樣的,家父在上星期時從英國過來,本來預定一到法國就要聯絡我的,可是到現在……」說著女子眼淚又開始氾濫,只是強忍著沒有讓它落下。

「請問令尊有無預定投宿的旅館呢?或者是在法國有無友人?」

「啊,是的,這是家父預定的旅館名稱、地址,以及他應該會用的名字。」瑪格麗特遞出一張紙,「但是他在法國認識的人並不多……至少就我所知是這樣。」

巴奈特匆匆一瞥那張紙『艾洛克‧休爾梅』,眼皮不祥的跳了一下。「您為何會認為令尊已經遭遇不測?」

「他來巴黎是為了追捕一個窮凶惡極的罪犯,但是他在電報中並沒有透露太多細節。」瑪格麗特找出一張摺疊整齊的電報,「我真的很擔心……」

「啊、那麼令尊是蘇格蘭場的警探囉?」接過電報,巴奈特順口問。

「不不,我想家父和您是同行。他很推崇您。」瑪格麗特展開一個小小的微笑,濃密的黑色眼睫輕眨兩下。

「是的,我想起來了。」巴奈特臉色微微一僵,但在兩人注意到之前便恢復了笑容。「令尊的確是位優秀、無與倫比的偵探,英國之光啊,我居然一下子沒認出他的名字。不過,我不知道他有女兒呢,而且還如此美麗。」

「您過獎了。不過我並不是家父的親生女兒,但是他領養了我,並且給我最好的教育,我也理當將他是為親生父親看待才是。」瑪格麗特微微點頭,蒼白的臉上浮現淡淡紅暈。

「我也注意到您法文說的很好。」巴奈特笑笑。

「謝謝。那麼……」

「我一定會盡全力幫助您找尋令尊的,我發誓。這張紙和電報可否留在我這裡?」

「自然,這樣的話,一切都拜託您了。我的希望就寄託在您身上了。如果要聯絡我,紙上也有寫的。」瑪格麗特起身,輕輕鞠躬離開。

在她關上門之後,巴奈特盯著那張寫有名字的紙看,忽地歎了口氣,身體攤進椅子裡。「艾洛克‧休爾梅……怎麼又遇見你了……」


Fin. 20070723 里安

後記:

這就叫做命運的相逢啊先生。(正顏)(←明明就是作者在搞鬼)
好的、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得出來,這篇是亞森羅蘋的同人文唷!
雖然有隻我自己的自創角色就是了。(笑)

瑪格麗特我也不是第一次寫了,不過看過的人是少數吧。(笑)
她就是我第一本小說筆記第一篇「Queen Margot」(←有改名)裡頭的女主角。
(但是礙於那篇同時也是某位大手同人文的同人所以就、嗯。)
不過本篇的時間點是在「Queen Margot」之前才對。

也就是說,如果本篇有續(並沒有)的話就會是怪盜紳士被小女生惡整的小說。(微笑)
大家應該也看得出來這篇就是小女生從頭到尾在玩人家的東西吧。(喂)
然後那傢伙還要假裝不認識不記得XDD


歡樂附註。


巴奈特=Barnett(神探羅蘋(L'Agence Barnett et Cie)裡的化名ˇ)
艾洛克‧休爾梅=Herlock Sholmès(看到這裡還沒發現他是誰的人可以去撞牆了ˇ)
瑪格麗特=Margaret=Marguerite=Margarita(英、法、西;視情況使用ˇ)

瑪格麗特在我的文章裡同時還有:litte pearl、mon Esméralda、Fleur等等小名。
Queen Margot則是花名。(毆)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