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男人和他的朋友及對手續篇。


The Colleague of The Man
 

榭絲卡是她朋友送給她的綽號,至於為什麼,她從沒問過,或者說,她從來沒想到要問。

她把她原本的栗髮染成了紅銅色,一種帶有金屬光澤的暗紅。她的五官很美,細緻且纖細,深色眼睛前架著一副同樣纖細的無框眼鏡。而且,她也很高,即使穿著她最愛的黑色平底鞋,身高也超過六呎。

她個性是有些急躁和尖刻,她承認。但大體說來,她掩飾的不錯,而在旁人看來,這還沒有嚴重到不能被原諒的地步,特別是因為她共事的同事(和朋友)個個都比她還要沒耐心的緣故。

比起她身邊的天才和怪胎,榭絲卡幾乎可以說是能正常融入社會的人了,所以她經常被推出去和外人交涉,並且以天生的魅力及磨練來的應對能力達成目的。

在他人看來,她高傲而優雅,在與他人相處時卻不會讓人覺得她紆尊降貴,而是她一視同仁的把面前的人視為貴族,尤其是她尊敬的人以及善良的小孩。也因此贏得他人的信任與尊敬。

不管在什麼事上,她都是理性、銳利而精準的。會考量最小犧牲以取得最大利益,不過也不會完全不顧他人感受就是了。

無論如何,她並非沒有感情,只是太過我行我素,堅持自己的行事方式而少於接納他人的想法而已。



The Sister of The Man

亞特彌絲有著一頭亞麻色的短髮,像古希臘美少年那樣漂亮,差別只在於她是女生。

她堅定而獨立,活潑而爽朗,在思考上她像男生一樣直接,但在小地方卻比他們來的溫柔細膩。她毫不虛偽,或者矯揉造作。她的善意雖隱藏在直率之中,但也從不給人帶來困擾。因此她受人歡迎。

她是光明。所到之處盡是溫暖,就連最陰沉的人也難對她擺臉色。偶爾她會有些小孩子心性,不過最多就是讓人莞爾一笑,如此而已。

漠視一切關於「女生」的規矩,亞特彌斯是自由而不羈的。她的能力不遜於任何人,包括她尊敬而喜愛的哥哥。即使兄妹倆實在天差地別,他們的親情卻是無庸置疑。

她的情感外放,如果她喜歡一個人,便會對那人笑臉相迎;不喜歡的人雖不致惡聲惡氣,但想當然耳沒有好臉色。她不在意很多事情,這點倒是和她哥哥相似,不過那男人是不屑理會,而她只是單純的沒注意。

她純潔而不天真,聰敏而不狡詐,正直而不固執,坦白而不尖刻,自信而不跋扈,樂於幫助他人而不會犧牲自己。她的哥哥難得稱讚別人,可也承認自己的確有比不上他那「具備七德的妹妹」之處。



The Boss of The Man

莎夏是她的名字,然而除了她的家人之外,也就只有那個雖然是她下屬但其實曾和她同期的男人會直呼她莎夏。那男人不是有意不尊敬,只是難改口,所以最初糾正幾次之後她也就隨那男人去了。

她一頭黑髮總是整齊的梳成馬尾,露出她臉龐堅毅的輪廓。黑色的眼睛帶著冷酷,透露出決絕的意志。她總是抿著唇,極少數的笑容也不過是略牽嘴角;無怪有人感嘆比起亞特彌絲,她更像是那男人的姊妹。

她強悍而專斷,謹慎思考迅速決策,嚴酷而一板一眼,從不畏懼與任何人針鋒相對,並幾乎是樂於指出他人的過失。其他人私下說她是「女暴君」,她老早曉得這回事,可卻從來不在乎,還有點引以為榮。

不管發生什麼,她總是十分積極。且她思慮極端周密,總比別人搶先一步想到該做什麼以及接下來的所有步驟,相對的也就難以忍受比她慢的人。但她也尊重屬下的職權,並會保護其不受侵犯。她從不溫情脈脈而極有效率,但是如果有助於工作,她倒也不吝嗇展現通情達理的一面。

也唯有她這種凡事都計算好的工作機器配上果斷近乎無情的態度才能鎮的住她那群心高氣傲的部屬。他們尊敬她,因為他們知道她的工作熱情遠遠勝過其他所有人 ,而且她不畏艱難,處理事情異常完美,不論從哪方面來說。

因此,她才被所有人佩服,只是也不會有人想效仿。


完20070516 Rian

後記:女性都有名字,因為她們是我的人物,不太能算是典型。榭絲卡(Shaska)是那男人的同事,互相幫助也互相競爭;亞特彌絲(Artemis)是那男人的妹妹,名字取自月神;莎夏(Sasha)是那男人上司,這篇我寫的比所有其他篇都快!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