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文字注意。

 

給初訪者:請務必至此閱讀。

風雨日合:文字創作集中地。 

梅里安簡稱里安,Melian或者Rian。

回應請勿出現火星文,禁止無斷轉載或無斷引用任何一篇文章的完整段落或片段。

自行連結歡迎,若能講一聲讓我去玩會更好:)


大概因為字數太多老是儲存錯誤所以乾脆分出來的第二部分



A-6 事態的明朗II

  吳羽策從床上起身的時候,最先看到的是坐在他床邊,顯然因為他身上穿的婚紗而一臉震驚的李軒。

  而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則是撩起裙子把高跟鞋脫掉。

  嘗試失敗。

  李軒的臉色更加震驚了,大概是因為看到吳羽策修長小腿上的半透明絲襪的緣故。

  心情不佳的吳羽策略顯暴躁,他沒好氣地說:「你能別盯著看了成不?」

  「哦、喔……」李軒脹紅了臉,視線往旁邊漂移。「那個玩意讓你穿這樣?還化妝?」

  「不然還是我自己要求的嗎。」吳羽策不悅地再試了一次,結果發現了鞋子倒是可以脫下來,但不能離開身體接觸,手背用力蹭了下唇也沒把唇膏擦下來。於是他把鞋子拎在手上,盤腿坐在床上。「只好等他們那邊結束再說。這段期間我出不了門,如果有事……就先拜託你了。」

  「沒問題。」李軒把手機遞給他,「我去跟隊員說一下,順便到外面帶點吃的回來?」

  「嗯。」

  即使兩人都沒透露的意思,但在他們對來詢問的人回過留言和簡訊之後,吳羽策遇見的狀況還是很快地被別的隊員發現,而後其他戰隊裡就有不少人都知道了。

  於是,那些還處於失蹤狀態的人員的房門外,便不斷經常有人路過,並且數量和頻率越來越高,屢禁不止--即使是已經有張新杰坐鎮的霸圖也在所難免。

  「生命不息,八卦不止。」虛空某個挖掘出副隊長女裝八卦的隊員在QQ上如此表示。

  而後他就掉線了,眾人紛紛為他點蠟。


B-6 a. 情況的進展:第七輪

  在吳羽策之後,輪到的是韓文清。

  看見他面無表情地走出來,葉修呵呵一笑:「老韓你這回準備仿效前面的某幾個人呢,還是貫徹你的一如既往?」

  韓文清只是冷冷地看他一眼,沉聲說:「大風吹。」

  「吹什麼?」

  「男性。」韓文清的條件指示極為簡略,導致其他六人都停滯了一下,孫翔首先在韓文清掃來的目光下蹦起來跑向另一邊,而方銳自然地順著向林敬言的方向移動,黃少天也趁亂和張佳樂換了坐位,結果剩下還站著的就是葉修和林敬言。

  「老林啊……」葉修開口。

  「這次請讓我出局吧。」林敬言打斷他,十分堅定地說。

  「沒錯沒錯,也該讓葉修來個隨機懲罰吧這絕對是大家都有志一同歡欣鼓舞十分期待的!」黃少天支持。

  「喜聞樂見。」張佳樂補充。

  「喂喂,」葉修想了想,「這樣我根本沒移動吧,不用淘汰嗎?」

  方銳迅雷不及掩耳地撲到葉修的座位上,說:「那麼這樣就符合了吧!」

  「喂!賣隊友啊方銳大大。」葉修很無奈。

  「這只能說明葉修前輩您眾望所歸啊。」喻文州在場外愉快地接口。

  光球的聲音伴隨著浮起來的箱子幽幽響起:「既然各位都商量好了,那麼……」

  張佳樂探過頭來看著飄出來的紙條,念道:「真心話。什麼意思?」

  「必須誠實回答其他人所提的一個問題。」光球解釋,「所有人加起來提一個。」

  方銳立刻抓著林敬言湊到韓文清和黃少天中間,而張佳樂也拉著孫翔過來,幾個人討論了好一陣,結果本來還插幾句嘴的孫翔臉越聽越紅,而韓文清則越來越黑,林敬言臉上的笑則變得有點僵硬。坐在外面的喻文州並沒有跟著去聽,而是看著顯然話題已經不知歪到何處去的幾人微笑,一直沉默的孫哲平卻像是想到了什麼,臉色比較微妙。

  「需要討論這麼久嗎?」留在原位的葉修喊道。

  「哈哈,」黃少天停下來,「葉修你不安了吧害怕了吧?我告訴你……」

  「夠了。」這次是韓文清打斷的。「要問快問。」

  主要討論的三個人互相推了推,最後黃少天豁出去般地大聲說:「葉修你交女朋友沒肯定是交了吧是[bi-]對吧……喂剛才是怎麼回事?」

  「女孩子的名譽要顧惜。」光球表示。

  葉修深表同意般地嚴肅點頭,其他人倒沒在意這個插曲,比如孫翔就只是不可置信地轉頭瞪黃少天,滿臉「你們剛才討論的根本不止這樣吧!」。

  喻文州則是「噗」地小聲笑出來。黃少天朝他齜牙,然後轉回來對葉修說:「算了不管那個,回答回答!」

  葉修乾咳了一聲,正色:「沒那回事,腦補是病得治啊。」

  幾個人或表示不屑或直接無視他,各自回坐位上了。而林敬言則是向光球伸出手,說:「那麼該換我了?」

  林敬言抽出來的紙條上寫的是「獻唱情歌」。他念出來,而又想了想,看向光球。

  「沒有指定哪首歌嗎?我對這個沒有研究。」

  「就剛才的《Are You Lonesome Tonight》如何?你似乎聽過這首歌。」光球表示,而後從它身上又落下一個和張新杰拿到的一模一樣的文件夾。林敬言打開一看,裡頭是附著歌詞的簡譜。「唱前三段就行。還有,『獻唱』是……」

  「要有對象的是吧?」林敬言笑笑,手指撫過歌詞,轉頭看向方銳。「我知道。」

  伴奏響起。

  光球貼心地在自己周圍架起了三面小光幕,上面閃著中英雙語的標題字:Are You Lonesome Tonight/今晚你寂寞嗎。並且,在第一句歌聲出現時,也同時換成了第一段的英文歌詞和中文譯文。

  「Are you lonesome tonight...(今晚你寂寞嗎?)

  「Do you miss me tonight...(今晚你想我嗎?)

  「Are you sorry we drifted apart...(你是否為我倆的別離而傷心?)

  「Does your memory stray to a bright summer day...(你的記憶是否遊蕩到那燦爛夏日)

  「When I kissed you and called you sweetheart...(我吻了你,並喚你甜心)

  鋼琴樂聲襯托著林敬言溫和低沉的歌聲,在寬敞的廳堂中迴蕩。他的目光僅僅掃過歌詞一兩回,其餘的時間便是注視著方銳。眼神並不算太熱切,卻專注而沉靜一如其人,隨著歌詞適時地流露出一點感傷。

  「Do the chairs in your parlour seem empty and bare...(你客廳中的椅子是否空置)

  「Do you gaze at your door step...(你是否會注視著門前)

  「And picture me there...(並想像我的樣子)

  方銳被看得臉上泛紅,整個人都快縮起來了。但就坐在他旁邊的葉修卻一句話也沒說,只是單手抹了抹臉,眼神飄向半空,修長的手指無意識地打著拍子。其他人也都同樣安靜,有些人似乎在回想,而有些人則是露出淡淡微笑。

  「Is your heart filled with pain...(你心中是否充滿傷悲)

  「Shall I come back again...(我是否應該返回)

  「Tell me dear...(告訴我,親愛的)

  「Are you lonesome tonight...(今晚你寂寞嗎?)」

  音樂淡出,歌詞文件夾同樣在林敬言手中化做四散的光點,他放下手,再次對面前一臉難以言喻的方銳笑了笑。此時光球沒有放掌聲,而是在沉默一會後稱讚:「很有意境。」

  「謝謝。」

  方銳偏過頭用手背擦了下鼻子,嘿嘿一笑:「老林,沒想到你歌唱得還不賴嘛。」

  「你喜歡就好。」林敬言回以更有殺傷力的笑容。他上前揉了揉方銳的短髮,而後緩步走到圈外去,「我等著看你接下來的表現啊。」


B-6 b. 情況的進展:第八輪

  號碼排在韓文清之後的是葉修。他掛著懶散的表情走到中央,對正前方黃少天喋喋不休的垃圾話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此刻還坐在圈中的只餘五人,每個人都以不同的方式顯露出一絲緊張--剛才的隨機懲罰只抽出了「動物化」、「評價他人」和「真心話」,顯然還有兩項不為人知,而這兩項到底有沒有如隨機抽出的一樣簡單……可沒人知道。

  「大風吹。」

  「吹什麼?」

  「吹--姓名總筆畫在十三劃以上的人!」

  葉修說完後最先站起來的又是孫翔,不過他顯然是屬於根本沒去想的類型,而大概心裡本來就有答案的方銳則順勢跑過來,和他交換了位置;同時黃少天在喻文州給他打的手勢下衝向張佳樂,嚇了一跳的張佳樂糊里糊塗地就換到了黃少天的座位上。最後留下來的韓文清由於起身得沒他旁邊兩人快,只能無奈讓掌握了局勢而不去搶椅子的葉修坐下了。

  「這回可算是沒有爭議了。」光球以十分滿意的語調說。

  「上啊老韓。」葉修愉快地附和。

  韓文清無語的抽出了紙條,然後一瞬間臉色變得前所未有的難看。

  「深情……告白。」他咬牙切齒地念。

  「噢這個,」光球突然提起了興趣,「也不完全是字面上的意思。主要是必須發掘對方的優點或長處、表達自己的好感與心意,當然最重要的是要富含感情,至於是哪方面的感情則不在規定之內。」

  眾人全默契十足地看向葉修。

  「都看我做什麼?」葉修裝傻。

  「我擦勒葉修你還來這套!」黃少天小小爆發了下,「張新杰又不在難道現在這邊還有人比你和他要更熟?張佳樂都不敢這樣說吧那不看你難道看孫翔嗎?」

  也快成為躺槍專業戶的孫翔簡直要跳起來,他用力哼了一聲:「又關我什麼事?比起葉修來說我可是嫩、多、了!」

  「十年宿敵啊……」喻文州輕笑的聲音傳來。

  「英雄相惜什麼的……」張佳樂也不懷好意地笑起來。

  韓文清冷冷地環顧四周,黃少天和張佳樂見好就收乖乖閉上嘴,而本來就沒說話的方銳也識時務地撇開調侃的眼神,只有孫翔還氣鼓鼓的十分不樂意。林敬言咳了一下假作正經,卻掩藏不了眼中和旁邊喻文州一樣閃爍的笑意。

  此時反而是孫哲平開了口:「有什麼話就說唄,沒啥不好意思的吧!」

  張佳樂默默給前搭檔比了個大拇指。

  「沒什麼好說的。」韓文清沉聲道,「優點?就這傢伙?長處?除了打榮耀之外還有嗎?」

  「必然沒有!」黃少天十分精神地搶話。

  「咳,如果一定想不出來的話,也不是非得要人格方面的不可。」光球在打圓場之中也放了個嘲諷,「但是,告白的話重點是要對著告白對象說啊。」

  韓文清板著臉朝向葉修,有點僵硬地說:「我欣賞你的……不忘初衷。」

  葉修也笑了笑,認真點頭道:「謝謝,你也是。」

  「不忘初衷啊……」張佳樂感嘆了下,「真是個不錯的評語。」

  其他人都跟著點頭。而韓文清卻只是轉頭示意光球,並同樣從光柱中回去了。


A-7 事態的明朗III

  韓文清回來的消息並沒有引起太大的騷動。

  或者應該反過來說:原本還有些騷動的人終於被鎮壓下去了。

  「你們回來的頻率還算穩定,看來今天之內有望全數歸隊。」王杰希評論。

  「希望如此,這樣時程表的變動也不會太大。」張新杰回答。

  「其實,我覺得有個問題滿重要的。」肖時欽說,「這個消失事件是偶然、突發性質的嗎?還是說以後會經常有這種事情發生?現在夏休期還好,要是比賽當天選手都不見了該怎麼辦?」

  「……」

  「這個問題確實很嚴重啊!」有人說。

  肖時欽接下去:「還有,是不是所有選手都有可能遇上?當然如果可以弄清楚這件事的根本原因然後解決了就更好。」

  張新杰顯然長考了好一會,才說:「關於這些都沒有什麼明確資訊。不過時間顯然是經過考慮的,至少是挑選了我們並不忙碌的時間點,對方或許也是一樣。」

  「這樣的話,最近確實是有個有意義的日子唷!」戴妍琦說。其他人紛紛冒問號。

  「明天,農曆七月一日,鬼門開。」王杰希接上。


B-7 a. 進展的高潮:第九輪

  下一輪,上場者:方銳。他愉快地走上前去,循例四顧一下其他人。

  「大風吹。」

  「吹什麼?」

  「吹名字是兩個字的人!」方銳邊喊邊跑向葉修,馬上得知自己又被坑了的葉修只得無奈地站起來,和原本坐在他隔壁的孫翔兩兩相對。孫翔臉上掛著如同早死早超生一般,混合著悲壯和自我安慰的神情;他默默往旁邊站了一步,把位置留給葉修。

  「看來兩位已經達成共識了。」光球表示。

  「你是想早點回去吧?那不如節省時間一起做懲罰?」葉修想了想對孫翔這樣說,在看到對方不以為然的樣子時追加了一句:「感覺我今天運氣比你好啊,還是你怕了?」

  「誰怕啊!」孫翔瞪他。

  「那就這樣吧!」葉修瞬間下了決定,話音剛落,紙條馬上就配合地飛到他面前。

  「切……」孫翔一邊鄙視他一邊湊過去看,然後和打開紙條的葉修一同傻住。

  「這是什麼玩意!?」葉修把展開的紙條轉過來,上面以俏皮可愛的女性字體寫著「魔法少女,變☆身!」這樣讓人不明所以又不由自主想退避三舍的短句。

  「啊,」紙條隨著光球的出聲化為粉紅色的花瓣四散飄落,「真是抱歉,這張的格式沒有轉換好。」

  然後光球中間重新落下一張紙條,自動展開。

  「動畫角色名台詞模仿。」

  「其實是這個。」光球正經地說,「不過因為你們抽到了那張,所以現在只剩魔法少女動畫的角色可以讓你們選了。」

  「靠……」孫翔在旁邊的爆笑聲中無語凝噎,「就知道跟你扯上關係準沒好事!」

  「等等、魔法少女動畫的話,應該也有男性角色吧!」葉修忙道。

  「當然,還有很多句台詞可以給你選。」一個文件夾落在葉修手中。光球補述,「雖然很古老,不過怎麼說也是經典作了。」

  葉修翻開來看了看,而後轉過頭來,以真誠的表情對孫翔說:「那你就是女主角了?」

  孫翔自暴自棄地朝光球伸出手,在光球「其實你可以反對的」建議聲中接下了另一本資料夾。同時,葉修又研究了一會台詞本,啪地一聲合上。文件夾在他手中倏地縮小,變幻成夾在指間的一隻鮮艷欲滴的紅玫瑰。

  「玷汙純潔少女純情的傢伙,我夜禮服假面絕不饒恕!」隨著話音,玫瑰被射落到地面上。

  然後他在一片笑聲和吐槽(「什麼鬼啊!」「完全不搭嘛還少女的純情咧!」「救命居然還有道具!」)中淡定自若地坐下,對孫翔說:「輪到你了。」

  光球好心地提醒,「請務必要和葉修大大一樣做出標準的附圖動作喔。」

  「……我是愛與正義的水手服美少女戰士、水手月亮!」孫翔豁出去般喊道,雙手交叉比出了某個經典姿勢,「我要代替月亮來懲罰你!」

  零碎的笑聲又響亮起來,孫翔看起來完全陷入羞恥中,只能從光柱中落荒而逃。


B-7 b. 進展的高潮:第十輪

  孫翔離開後,場上只剩下四個人,遊戲可說是進入了倒數階段。由於四人都輪換過了,於是其中最早輪到的張佳樂就自然而然被其他人推出來,做為新一輪的開始。

  「呃,大風吹……」張佳樂略帶遲疑地說。

  「吹什麼?」

  「吹……等等、我突然想不到……」

  留下的數人紛紛沒良心地噴笑出來,而光球則開始倒數:「給你十秒鐘。九、八……」

  「什麼……等一下啊!」張佳樂急了,朝頭上喊。

  「請其他人不要提示(同時圈外站起來想說話的孫哲平被硬按回椅子上,嘴唇開合了好幾次但顯然出不了聲),四、三、二、一,時間到。」

  葉修看著一臉悲慘的張佳樂,邊笑邊說:「你還想不到嗎?說什麼都可以啊,關於遊戲方面的比賽方面的--不過為了待會還得上場的某人我就不多提了。」

  黃少天撇嘴:「葉修你以為就你能舉出超過兩個條件啊,不過什麼姓名總筆畫之類又坑人又莫名奇妙的倒真只有你這種人才想得出來,像我就直接多了好嗎一目了然!」

  「現在的重點不是懲罰嗎?」方銳意味深長地說。「只剩三項。」

  「沒錯。」光球同意,箱子在張佳樂眼前晃了晃。張佳樂閉眼,表情悲壯地抽出了那張紙條。

  如同眾人預想一般的,「動物化」。

  「貓還是狗?」光球照例問。

  「有差嗎?」張佳樂爽快地接受了事實,但還是翻了個白眼,「那就……」

  「貓。」孫哲平在場外插話。

  和之前一樣,毫無預警的一道白光落在張佳樂身上。光芒散去後,他的頭上和背後同樣多了一對短毛的貓耳和一條尾巴。毛茸茸的貓尾上面是黃褐色斑紋,在他背後一甩一甩,頭上尖尖的同色立耳也不時抖動一下。

  「這什麼貓?」黃少天盯著那對貓耳看,看起來就像是要撲上去一樣。

  張佳樂不停向後轉想看自己的尾巴,而那條貓尾彷彿有自己的意識,不斷地甩到另一邊,看來十分不合作。

  「普通的虎斑貓?」葉修摸著下巴假裝思考。黃少天噗地笑出來,葉修以憐憫的眼神看著他說:「你現在是以純種米格魯的身分對混血貓進行種族間的鄙視嗎?」

  「我靠靠靠!就算要進行種族間的鄙視也是對你這傢伙吧!揭露你人類外皮底下的真面目吧葉修!」黃少天的仇恨立刻轉移了。

  「我看我還是留在這裡等你們都結束好了。」張佳樂的貓耳抖了抖,恢復了比較平常的狀態。他走到外圈,繞過喻文州,在孫哲平旁邊坐下,而對方忍不住伸出手揉揉他的貓耳,並以一句話堵住他的抗議。

  「沒錯,這種可愛的樣子我也不想給太多人看見。」

  張佳樂脹紅了臉。

  「可惡……關你什麼事啊……!」


B-7 c. 進展的高潮:第十一輪&決勝

  最後,是葉修、方銳,以及黃少天三人的對決。

  順序輪到黃少天。

  「放在對面的話跑換起來對其中一個人不公平,因此有必要增加一點未知的趣味。」光球如此表示,並將光圈外僅餘的兩個人調成同一邊,和光圈形成等邊三角形。

  方銳和葉修互看一眼,同時又看向黃少天。

  「喂喂喂!你們該不會是想要聯合起來做掉我吧?告訴你們,我跑得可是比你們兩個都快多了!」黃少天說。

  「嗯嗯!不愧是比較年長的前輩!」方銳貌似很認真地點頭附和。

  黃少天瞪他。

  「大風吹!」

  「吹什麼?」兩人一高一低地合聲。

  「吹……」黃少天聲音拉得很長,「熱愛打榮耀的人!」

  黃少天語畢便衝向葉修。葉修機敏地左右閃過兩人,而後慢條斯理坐上空位,對只差那麼一點就擠上座位的方銳呵呵一笑:「是不是有點後悔挑釁人家啊?」

  「其實我還真的無所謂。」方銳聳聳肩,朝箱子伸出手來。

  「反正輸了也沒什麼吧?」葉修揭破他。

  「是這樣沒錯……」方銳還真就點頭,然後念出紙條上的字,「真心話。」

  「我沒有什麼特別想問的,也想不到要問什麼,」葉修說。「所以不如就問你剛才想要問我的那個問題吧!」

  「哈哈哈哈哈這個好!」黃少天大笑。

  「我剛才其實想了很多個,你說的是哪一個?」方銳以無辜的眼神做垂死掙扎。

  「第一次破[bi-]的情況這個吧!反正你剛才說的不是[bi-]就是[bi-]--」黃少天說著,然後看向光球,「喂喂喂,那個是消音嗎?這又是怎麼說的你看有必要嗎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還害羞?啊抱歉了我還不知道你是不是成年--」

  「嗯,有必要的,心理是否成年也是考慮的重點之一。」光球淡定地回答。

  其他人哄笑起來。

  方銳轉轉眼珠,在黃少天改口之前搶答:「所以你指的是第一次破關超級瑪麗嗎?啊那大概是我小學三年級在同學家玩的吧!」

  又一波笑聲響起;林敬言看著得意揚揚小跑步過來,坐在身邊朝他眨眼的方銳,笑得尤其開心。


  接著,光球用猛地湊到黃少天鼻子前的箱子打斷了他即將出口的長篇大論。箱子強調地晃了晃,發出空空的聲響。光球溫和地說:「最後階段,速戰速決?或者你想抽葉修剩下的……」

  黃少天一邊嘀咕著「什麼時候放進去的沒人看到啊這沒作弊嫌疑嗎」等等之類的話,從箱子中兩張摺疊大小顏色和形狀別無二致的紙條中隨手拿出了一張,然後看著葉修拿了剩下的一張,才打開紙條。

  然後發出了響亮的「嘖」一聲。

  葉修笑笑:「看來哥運氣還是比你好啊!」

  黃少天哼哼一笑:「『對場上任一人說出你對他的評價』,現在還有任一人讓我選嗎?」

  光球轉著,發出柔和的光。

  「沒有。不過有鑑於你是留到最後的二人之一,我想我們當然可以放寬一下對『場上』的定義……」

  「不用,」黃少天打斷它,然後轉頭,「葉修,你是個完全的、徹底的、雖然榮耀打得很好但也只有榮耀打得很好其餘部分根本就全都是黑心的材料組成的混蛋。」

  「呵呵,謝謝誇獎。」葉修很淡定。

  「真是不出意料之外。」光球如此表示,「那麼,看看最後那張紙條?」

  葉修從善如流地打開紙張,上面畫著一個小巧簡單的金色王冠。王冠發出光芒,飄飄揚揚地從紙上飛起來,變成了合適的大小戴到葉修的頭上;上方不知何處放起了小型禮花,隨著聲響,鮮艷的碎紙花紛紛落在葉修身上。

  坐在沙發椅上的葉修扶了扶頭上的王冠,露出一個有點尷尬的笑容。

  因為光球在禮花響中同時柔聲說:「讓我們為今天的冠軍加冕吧!請各位掌聲鼓勵!」

  黃少天忍不住邊鼓掌邊狂笑了起來,坐在一邊的張佳樂和方銳更是笑得尤其誇張,前者笑到嗆咳起來而後者也差點步上後塵;他們旁邊的孫哲平和林敬言忙著邊笑邊拍撫兩人,而喻文州在忍俊不住的同時仔細觀察了一會黃少天,然後也毫不客氣地一同欣賞起葉修難得略顯的窘態來。

  光球稍微等了一會,然後輕聲說:「如此,遊戲就結束了。」

  伴隨著兩聲輕響,黃少天和張佳樂頭上和身後的耳朵和尾巴在白煙中消失不見,地上的碎紙花也蕩然無蹤;但葉修頭上的王冠卻還沒有消失。

  「喂喂,」黃少天在笑聲中發現了這件事,他艱難地說,「他頭上的那個、不算數嗎?」

  「這是獎品嘛。」光球自如地表示。「我可以送各位回去了?」

  幾人紛紛點頭或出聲同意,幾道光柱落下,其他人便都消失在這個空間中。

  只除了葉修。


A-8 事態的終局

  數人同時的回歸在受到隊友熱情歡迎後,於QQ群中同樣掀起了一波小高潮。

  周澤楷一槍穿雲的裝扮變回昨晚穿上的睡衣,江波濤感到了微妙的可惜。

  吳羽策身上累贅的各種行頭終於消失,李軒鬆了一口氣。

  而僅一人歸來的興欣中,陳果已經略有點無力了。

  「葉修那傢伙呢……!」

  方銳無辜地攤手。

  蘇沐橙淡淡笑了笑。


B-8 進展的終局

  對著僅餘自己一人的空曠大廳,葉修只是伸手取下王冠,放在手心翻來覆去地把玩,垂下的眼神晦暗不明。四周亮了一下,而後響起不緊不慢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最終停在他面前。

  「你折紙的手藝還是一樣糟。」葉修指尖畫過王冠的線條,頭也不抬。他手中泛著金屬光澤的王冠周圍泛出一股輕煙,噗地變回了色紙摺成的本來面目。

  「怎麼會,小橙說很好看的。」一個年輕的聲音響起,有隻手伸過來,拎起紙摺的王冠。

  葉修終於順著抬起頭來,嘴角扯出一點笑,想說你的邊線永遠對不齊折出來總是歪一邊真愧對那雙手,又想說你現在出現到底是想來幹什麼,但實際上卻只是張了張嘴,啞然看著對方許久。

  「沐秋。」他說,聲音乾澀得不像自己。

  「葉修,」那人應聲,而後又說了一次:「好久不見。」

  蘇沐秋身上似乎仍然泛著光芒,襯得身形都朦朧起來。他的長相仍然一如十八歲那年,穿著還是普通的白襯衫黑長褲,然而眼中原本的玩世不恭和意氣飛揚全都沉澱下來,只餘一潭深水,似波瀾不驚又似暗潮洶湧。

  只是……葉修嘴張了又合,最後突然爆笑出來。

  「哈哈哈哈蘇沐秋你臉上那什麼啊哈哈被沐橙揍的嗎哈哈哈哈--」

  一邊眼角底下帶著黑青,同邊臉頰上還掛著幾絲紅痕的蘇沐秋無奈地搖了搖頭,說:「應該的。我、」

  「別,」葉修快速抹了下笑出淚來的眼角,心有靈犀地抬起手來阻止了蘇沐秋接下來想說的話,「道歉的話就不必了,你欠我……欠我們的可不是這個。」

  蘇沐秋沉默了會,突然說:「我看得到。」

  「……什麼?」葉修愣了下。

  「全部。」

  蘇沐秋這話說得沒頭沒尾,但葉修很快就反應過來,臉色變得難以形容,「你是說,從以前到現在,你都……」

  「嗯,就是這樣,只要是你們想著我的時候。」蘇沐秋也馬上就理解了葉修未竟的話,點了點頭。

  「我擦。」葉修單手掩面,「現在我是真想揍你了。」

  「話不是這樣說,能像現在這樣我也是一直在努力啊,還簽了好多不平等條約耶。」蘇沐秋睜大了眼裝可憐--但由於黑青的效果看起來居然格外欠揍--然後又補了一句,「總不能真等到你……呃等到你孩子都能打醬油吧?」

  「要我忘了你?」葉修沒好氣地哼了聲,「下輩子吧。」

  蘇沐秋嘿嘿地笑起來。

  「你一直在這裡?」葉修示意周遭。

  「不只是這邊。」蘇沐秋促狹地笑了笑,「你要是想知道也可以告訴你--」

  「然後我就回不去了?」葉修接口。

  「然後你這輩子過後就要永遠賣給我了。」蘇沐秋悠悠點頭,一副神往模樣。

  「去你的。」葉修笑罵,聲調中卻帶點沉重。

  「考慮考慮吧?」蘇沐秋歡快的語調轉為鄭重,「不只是現在,我會一直等著的。」

  「……那你可要等很久了。」葉修最後還是短促地勉強笑笑。「我要回去了。」

  「嗯。」

  葉修在光芒中,最後看到的是蘇沐秋湊過來的臉龐,還有一句低低的聲音,縈繞耳際。

  「無論何時,始終如一。」


A-9 事態的尾聲

  葉修再度在床上睜眼。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撐著頰坐在房間一邊的蘇沐橙。

  她笑笑:「啊,你回來啦。」

  「我回來了。」葉修點頭,發了好一會的愣,然後才沉重地控訴,「沐橙,你們想的那都是什麼啊?」

  「呵呵,有趣吧?」蘇沐橙笑而反問。

  「……想讓我回答什麼呢?」葉修罕見地嘆了一口氣。

  「『有趣。』」蘇沐橙愉快地笑了,「『有趣就好,哥哥說喜歡的話明年再來。』」

  葉修睜大了眼睛。

  然後也笑了起來。

  「算了吧?真以為是牛郎織女啦那傢伙。」他起身,摸出一根菸點上,在煙霧中恢復了懶散的模樣,說,「就是牛郎織女也不興帶圍觀群眾的啊!」

  蘇沐橙露出遺憾的表情,然後做出了讓葉修嗆咳起來的發言:「好吧,那以後你倆約會還是要跟我說唷!」


B-9 Epilogue

  看著空無一人的大廳,蘇沐秋神遊了一會,然後笑著穿過後門走到房舍外。黑暗中,身上那種白濛濛的光亮明顯起來。他踩過微光中的綿延血色花海、走到黑沉沉的河邊,而後彎腰解下渡口邊掩在花叢中小船的纜繩,撐起長篙,往更為黑暗的那一頭行去。

  對岸不知何時,亮起點點黯淡火光。

Fin

20130822 里安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呵呵
  • 大大我愛你啊啊啊啊!!!!整個治癒了我,萌得滿臉鼻血,尤其是最後葉修與沐秋那一段,把我被傘修虐的部分給療癒了,然後張新傑被懲罰對著韓文清講的句子,我笑了好久(我家人還看著我呢)。^-^
  • 謝謝^^

    里安 於 2015/10/09 22:4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