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情人節賀文。
(就前一天放吧。)


在安靜的學校圖書館裡,不少人在查資料、唸書,也有些人只是純粹享受閱讀的樂趣,空氣中只聞紙張翻動的沙沙聲。

「林廣妹、林廣妹,請到一樓服務處,有人找妳,謝謝。」廣播響起,一個慵懶而輕佻的聲音流瀉。

「噗哧。」一個男生忍不住笑出來,旁邊女孩吊高眉,給他後腦杓一個紮實的巴掌。

「去死吧林廣,幫我留位子。」

名為林廣的男生撫著腦杓,「唉小君,妳怎麼就那麼不可愛欸,我死了誰幫妳看位子?」

結果是一擊在頭頂的手刀。女孩再殺去一個凌厲眼神:「靠,我可不可愛是你管的?」說完不理會男生的哀叫逕自大步走開。周圍因為這小小騷動而偷笑的,不在少數。

 

女孩到了樓下,沒正眼看來找她的人,而是劈頭一串罵聲落在服務處的大男孩志工身上。「我的天啊周景明,你是腦袋有問題記不得別人名字還是被林廣毒了講不出林玫君三個字?看來我該跟春和好好計畫一下怎麼治、療、你!」

「噢噢、」周景明瞇起迷死人不償命的細長眼睛,揮了揮手。「別這樣啊,小玫,春和那傢伙別的沒有就是鬼點子最多……只是林廣,要是我不時提醒大家妳是他乾妹妹,怕妳變成全校女性的眼中釘。」

「林廣,什麼都是林廣,大家接近我有九成都是為了林廣,我真不明白那個不會用洗衣機不知道電鍋要插插頭還把生蛋放進微波爐的傢伙有什麼好!」林玫君很快的吐槽。

「因為出的了廳堂進的了、咳,睡房啊。」旁邊一直未接話的瘦高男生接話下去,年輕的面孔上是惡作劇的笑。

「得了吧……不能證實的東西別出口亂說,莊家翔。倒是你,來找我做什麼?」

莊家翔手提起一個袋子。「老妹要我帶給妳的,說是妳上節課沒帶走。」

「謝了。」女生吐口氣,看過袋子,抬眼露出微笑。「我剛好要用,那……需要請你杯飲料嗎?」

「下次,先記著吧。」莊家翔也笑笑,「我還欠人家一場球咧,先走了。」

 

林玫君回到三樓,仔細一看自己原本的位子,不禁心頭火起。她原來的位子上坐著一個纖細美艷的學姊,白皙的臉孔幾乎偎上林廣臂膀,超短熱褲下大腿一直朝他摩蹭,聲音甜蜜蜜地軟儂著撒嬌。

「唉唷,廣,你好厲害好厲害喔。」

『唉唷,大姐,妳也不看看這裡是圖書館欸、圖書館!不要這麼丟人現眼行不行?』林玫君尖酸的想著,嘆口氣,但還是走過去,以指節叩叩桌面,然後退後一點,雙手抱胸面無表情。

「唉呀,廣,這是你的小妹妹啊,好可愛好可愛喔,她為什麼在這裡?」

林玫君感覺自己青筋跳了跳,皮膚卻因那刻意裝嗲的聲音起了雞皮疙瘩。「我想這裡是我的位子。」

女生裝模作樣的往兩旁看了看。「真的嗎?太奇怪了,我來的時候明明是沒有人的啊。小妹妹,就算是真的,也請妳坐到別的位子上,好嗎?」

林玫君根本不必看,這時間的圖書館總是爆滿的。於是她對做作的學姊感到更噁心。

「原來你死了啊,林廣。」

「啊哈哈、小君怎麼這麼說呢……」刻意裝傻的林廣不得不乾笑著抬起頭來。他早就知道林玫君討厭這個何云馨,自己也沒有特別喜歡她,只是被纏上就很難脫身就是了……

兩個女生都看著林廣,於是男生暗暗的在心中盤算惹惱哪個比較可怕……不,絕對是林玫君!這個會讓他從師長(因為品學兼優)同學(覺得她可愛)到學弟妹(愛戴這個能說會講的厲害女生)甚至父母親(從小希望有個伶俐女兒)都遭到白眼以對的惡魔小妹妹,一直以來都傷透他腦筋,偏偏又捨不下這個光是笑就讓他有大哥的成就感的妹妹。

「那個,云馨,我說呢,妳剛剛祇是來『問個小問題』而已,現在可以回去了吧?而且這位子的確是我幫小君留的。」

何云馨一扭腰,嬌聲說:「不要這樣嘛,廣。寵小妹妹也該有個限度吧。」

「都怪該死的莊家翔和周景明,有事沒事要找我下去嘛,待會我去和他們抱怨。」林玫君哼笑。

女生一顫。莊家翔是有史以來最疼妹妹,鐵定也會愛屋及烏的為妹妹的知己出氣;至於周景明,可是百年以來最不為女人動心,冷感的惡魔一名(重點是,厭惡何云馨這種女生)。

「好嘛好嘛,我走就是了嘛,要想我喔,廣。」何云馨不甘不願的站起來,彎下腰(──爆奶了啊大姐!)在林廣頰邊啵出好大一聲。

林玫君站在那個還漂浮著奇怪香水味的座位旁邊,瞪著它看。

「不會死人啦,坐。」林廣嘆口氣,拍拍椅背。

林玫君瞟了他一眼,終於坐下。瞪著書許久,然後再嘆氣。「什麼時候出櫃啊,讓莊家翔也被騷擾一下。」

「……別開玩笑了。那傢伙會殺了我。」


你們到底是說真的還是假的啊!旁人默默流淚,不著痕跡的離遠去。


隔天開始,關於林廣其實是個雙性戀的說法,不脛而走。至於這傢伙收到的示愛情書突然暴增了一倍,走在路上被學長學弟告白,而莊家翔被莫名其妙的抓住大哭,那……

「真的不是我的錯喔。」林玫君,聽到莊惠君(莊家翔的妹妹)的轉述後,眨眨眼,笑。

唉,這小妞,不是個惡魔是什麼!


20070213 Rian


後記:春和景明(大二)的故事請參照莫名妄念裡的《引》四篇,設定稿是圖文《妄念》07.春和景明。玫君小妹在設計人生裡還是個國三生,這裡是大一。林廣大玫君兩歲,從國小就認識因此結下斬不斷的孽緣這樣XD

設定中林廣的單名其實是讓大家有個藉口只叫他「廣」,同學稱呼阿廣,玫君只林廣林廣的叫,然後小君是林廣專用的暱稱,其他人叫她小玫,偶爾玩笑叫林廣妹。

(因為芙舞姊姊說她喜歡玩名字變換所以我也來一個……好吧我承認是我自己對這個有執念、同學聽我介紹取名字時的心思不是張目結舌就是嘲笑我……有同好很開心哪。)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