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最近真的很煩躁。
出口就是尖酸刻薄,也不知道怎麼了。
原本以為是學測的關係。
結果學測過後依然如此。

好吧,我盡量啦、盡量。
只是每次看到惹火我的人就會忍不住不悅。
而以前的談笑自如,是再也回不來了。

很多事情都只是默默記在心裡。
我是小心眼的,我承認。

而且最近又愈來愈多類似的。
大家都說好了,還是只是我太敏感?

不過唉,我可是個極端的人。

以此自豪的。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