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該怎麼說。好吧,我先把筆記的殘餘寫上,最後再小小提一下心情吧。
就像那個誰說的,我把高興分享給你們,把悲傷留給自己。


10/18

一、奇美博物館

或許無聊的入場影片只是要激起我們對於展品的期待吧,當我踏入一樓時不禁如此想。但電梯一到八樓,讚嘆取代了不耐。

雕塑。是人類對於上帝所創造的奇蹟之禮讚。而那些精緻的、屬於各個時代各個地區的生活用品,又不知融入了多少藝術家的巧思?以及……

兵器。說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也不為過。金屬冷冷的回音響徹在歷史裡,而如今它們靜靜躺在展示架上,閃著森森寒光。設若抽起一把,揮舞,是否會發出如往的嘯鳴?

而樂器。老師與領隊所共同推薦的現場展演人極多,在密集的人群外瞄幾眼後,就算裡頭的東西再有魅力我也喪失了興趣。更何況展演也不過只多出了樂聲而已。而我漫步在以樂器寫就的世界音樂史裡,上過漆的提琴散發出沉穩光澤,幾乎能想見悠揚樂音。話說回來,這裡似乎絃樂器居多?

可惜,令人扼腕的是時間太少,而可看的東西太多。叫人想一件件與之耳鬢廝磨而不可得。人也太多,置身於人群之中彷彿要淹沒窒息,有窘迫之感,而不能自在肆意欣賞,當然也無法做筆記。告別之時,真有遺憾。

不過,只是開始。不論是奇美,抑或這趟行程。


二、沙灘

海風迎面撲來,與藍的刺目的海一同。鹹味滿溢,像是燦燦驕陽曬軟了空氣,加鹽進去,揉和成一個名詞,海灘。


三、貓鼻頭

甲班做事不遺餘力,連拍團體照也要選最高處。太陽落到雲裡,像鑲了一層金邊,美是美,不過恐怕是沒有日落可看。


四、關山

雲層厚,日落果真沒看到了。天色漸黑,視線模糊了起來。


五、晚餐‧逛街‧悠活

噯。我對烤肉沒有特別的意見。烤洋蔥倒是意外的好吃,雖然我本來就愛洋蔥。看到一位會用白眼瞪人的貓,失敬。

逛街倒沒有意想中的糟,至少不是一個人,腳還是痛。

悠活……開什麼玩笑。


六、總記

聯A的領隊烏魚子像透了陳明鈴。大孩子似的。不過還是有差別,分寸還是很重要。
阿依的漫畫算有趣的,不過似乎我早已忘記了還有女主角的存在……
午餐,打包番茄。(一桌的同學啊你們……)

總之我心情很低落,那個,幸好這間沒人隔壁在鬧,聽不見我的任何丟臉聲音。



10/19

一、早上

六點起床。拖了很久才到餐廳(我發誓我再也不要等人,尤其是那些不值得等的)。在餐廳又等了很久才開飯,該死的想睡。


二、墾管處

擺了簡介什麼的。簡報的時候睡的亂七八糟,開始有罪惡感時發現別人也一樣。


三、龍坑

走路、走路、走路,海,再走路回去。感謝某人陪伴。


四、午餐

奇妙的民俗公園。踩高蹺。跳繩及蜈蚣競走沒理會。


五、社頂

更多的走路,不過至少比龍坑有趣多了,也沒那麼熱。蝴蝶,只拍到一張。手腳並用發揮冒險精神,爬吧,我們是熱愛挑戰的女生。小管好可愛ˇ


六、曉明之夜

算是我笑最多次的了。乙班的冷笑話,嗯,我只注意到某人似乎的落單。丙班的帶動跳,呵,我可是不喜歡這種東西的。我們的舞台劇,呃,你們好樣的。戊班的電視劇,欸,沒有乙班好玩。丁班的比手畫腳,喔,甲班就是愛搶第一。己班……我從頭到尾沒拍手,僵硬的坐在位置上,因為那與甲班曾經的某次表演驚人的相似。

到最後被我稱之為聖歌感性時間,唉,沒比其他的營隊來的想哭,只是還是有人哭的慘慘慘。

晚上吸血鬼來房間,我唯一的訪客哪。Vassalord是好東西。


七、總記

在社頂以後就沒有筆記了,剩下的全是回憶。
不過事實上也沒什麼好記的了。


10/20

一、沙灘排球

場地短的有點誇張,一堆出界球早早被我預料,只是烏魚子大姐裁判丰姿……喔天啊,陳明鈴啥時跟來啦XDD

本來就沒預期甲班會贏,大家一副志在參加的模樣。


二、早餐

該死的該死的人多。我恨自由座位。


三、美濃‧客家

直接一起寫,因為還真的沒啥好寫的。無趣的要死。


四、回程

一個人坐兩個位子。高興嗎?才怪。只讓我想起了該死的悠活。

睡睡睡睡睡到台中,醒來唱班歌:最初的夢想。啊、只錄了不到兩分鐘,該死。



全部的?

哼。讓我想起了大學之旅。
該死該死該死。
我做人一向如此失敗。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