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命名為【FOD】系列。FEAST OF DETECTIVES,「偵探們的饗宴」。

短篇之二。【FOD】犯罪現場
Lincoln Trevize/Ryan L. Compor (無差別)

因為裡頭牽涉到諸多不雅文句以及詭異內容因此僅附上警告XD 
其實也算不得BL就是── 

話說回來アリス還沒出場讓我有點囧啊……
犯罪現場
 
又一個炎熱的下午。又一個惹人厭的犯罪現場。康普藏身在廢棄大樓的某個樓層裡,對著把大樓團團圍住的黃色封鎖線厭惡的咋舌。
天知道自己怎麼會和煩人的警察(或者也可以說是重案組警探,既然說到了這個。)老扯上關係。這到底是體質天生抑或是別的什麼,丟下攝影機擦汗的康普此刻完全沒有心情去探究,只是在看到跨越黃線並且與一身顯眼白色的鑑識人員談話的某人時,又低聲詛咒了一句。

很快的他們就會來清空大樓了。康普曉得。既然這裡是才發生過槍戰,天殺的刑案現場的話。唔,除了頂樓的陽台與隔壁沒有封鎖的大樓僅隔一小條不到半公尺的防火巷(堆滿了不合乎消防法規的雜物呢,康普嗤笑。),似乎也沒有其他路可走了。

才怪。
康普在心裡否定自己的想法。他比別人還要清楚,那個現在大概已經開始負責這個新成立的案子的年輕警探,一定會注意到這點,而且親自來搜查。

啊……那麼這倒不失為一個有趣的主意。只是要想想該如何才不會被列為重要關係人被帶回警局問話,而荒廢了目前的工作以致於被維琪(噢、維多利亞偵探事務所的最高負責人,那個重案組組長的姊妹)罵慘,還可以順利的把槍戰之前的毒品交易畫面帶回自家以供日後使用

心裡暗暗盤算著的金髮男人腳下動作不停,爬了四、五層樓梯的腳步絲毫不見停滯,過了約莫三分鐘後,提著攝影機的康普從樓梯末端的逃生門探出頭來。

噢這該死的太陽!踩著散發熱氣的水泥地,康普一邊壓低身子跨越莫名其妙的管線一邊在心底無聲地詛咒,最後在確定地上沒有哪隻小鮭魚或什麼之類的傢伙好死不死往頭上看時,輕快地一躍而至另外一棟大樓。

當金髮男人推開毫無阻力的另一扇逃生門時,心中的警鐘大作。還沒回頭呢就被俐落地壓制在陰暗的樓梯間裡,耳邊傳來低沉悅耳的一連串米蘭達警告。

你有保持沉默的權利你所說的所有話都可能在法庭上作為指控你的不利證據……康普還沒聽完就發出一連串咯咯輕笑,偏側過臉給異常熟悉的年輕警探一個挑釁的微笑。

「上帝啊,康普你這傢伙怎麼會在這裡?」林肯‧崔維茲挫敗的以手遮臉,放開抓住金髮男人的手跌坐在樓梯上。

「因為我想見你啊。」康普眨眨無辜的藍眼。

「……那這天殺的案件跟你有關?」崔維茲沒啥好氣的嘲諷著。

「噢,這倒是比較沒有那麼大的關聯。」康普悄悄把攝影機藏到背後,轉過身認真地盯著黑髮男人的臉。「不過會接這個A+級的該死案子除了維琪的特別拜託之外,的確是因為這樣可能可以看到你。」

「就這樣?喔天啊,我敢說你比較容易見到的是另一個弗萊克,我們的組長。」崔維茲嘆氣,不過他現在也比較有心情開玩笑了,顯然。

「那個個性糟糕的要死的唐納德‧弗萊克?喔謝了我一點也不想見到他。」康普撇嘴,而這個孩子氣的動作讓他做起來硬是別有一番性感。「我想見到的,可是我眼前的小狗唷……而且我也確實的達到目的了,不是嗎?」
聽見不入耳的暱稱同時崔維茲跟著皺眉,因為覺得丟臉於是隨便胡亂應了一句:「組長的個性很正常啊……」呃,除了過度正式的穿著之外啦……

「就是那個樣子才糟糕。」金髮男人笑的燦爛。「幸好你跟他不是同一類的人。」這句話大約是有點自虐性,唐納德‧弗萊克警官在認真公務的同時也有個很棒的戀人(性感小野貓哪),而且就是因為警官的鍥而不捨才迫使那個男人承認感情(至於康普為什麼會清楚這件事純屬商業機密)。康普真的不希望,處在極端對立面的兩人跨越那條線——鐵定會很慘的。

「你的意思是說我個性不正常囉?」崔維茲冷哼。「不對,我怎麼跟你聊起天來了。我說康普,你把帶子交給我,我讓你用秘密線民的方式走人如何?」

天殺的。
「你看到了?」

沒有。」崔維茲露出堪可和康普媲美的狡猾笑容。「但是我知道你一定會拍,拿出來吧。」

康普差點跳腳,還第一次被林肯耍呢。不悅地朝黑髮男人吐舌。「先把我帶到安全的地方,我再給你。」

黑髮男人用寬宏大度的表情聳聳肩,笑開。「隨你。」

 
金髮男人被拎著下樓的時候的確是看到了不少神情緊張的警察,不過年輕的警探多半只是用皺眉聳肩或短短一句「我的線民」打發過去。看來優秀的成績及難以接近的性格真的是有不少好處,康普在崔維茲耳邊竊笑著發表評論,黑髮男人只是給了一貫的皺眉。

 
兩人用幾乎一致的步伐衝到樓下對面的巷子,幾個躲起來看熱鬧的流浪漢(以及毒蟲,崔維茲敏感的發現)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跑掉,於是年輕警探拉著金髮男人站定腳步,面無表情的伸手:「拿來。」

「噢我親愛的林肯……你真是讓我太傷心了哪,這麼好的時機呢……」康普紅潤的唇勾出誘人的笑,修長的手指輕輕點了一下黑髮男人臉頰。

一把抓住白皙手指,崔維茲挑眉:「時機?」

「對啊……」金髮男人仍然是誘惑的笑,慢慢的靠近高了自己一吋多的黑髮男人,雙手攬住對方脖子……就這麼吻咬上崔維茲薄唇。

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除了性感還有些別的技巧。年輕的警探在陷入混亂之前想。最後黑髮男人終於成功控制住腦中飛奔的思緒推開康普,手無意識地抹唇。

「……我個人認為,在你還沒把你手上的攝影機給我之前,都不是個好時機。」習慣性的爬梳一頭黑色鬈髮,崔維茲微不可見的嘆氣,為康普噘起的泛著水光的唇。「我說,拿來。」

「好嘛好嘛……」像小女孩一般的轉個圈,康普把攝影機直接塞進年輕警探的手裡。然後沿著巷子輕巧地飛奔而去。

 
崔維茲在原地愣了很久,才檢視起手中有某個地方開著的攝影機。

「原來如此……」看著手上錄影帶早已不知何時不翼而飛的攝影機,黑髮男人抓抓頭,苦笑。「算了……」

 
而,這場因為毒品交易不合而起的槍戰因年輕警探之功而被偵破,成功的逮捕了紐約市數一數二的藥頭,那又是後話了。

 
(如果容許順帶一提的小尾巴的話,那個被輕易逮住的可憐傢伙在就範之前,曾經朝電話大吼某個可惡的偵探的名字……)

 
Finis. By Rian M. 8/27/2006
 
後記:喔耶,這篇裡面親愛的小狗已經進了NYPD當警探,而可愛的小雛鳥也成了VDA(維多利亞偵探事務所)偵探組的組長唷,下篇可能寫個美少女愛麗絲或者是VDA的其他人吧……不是我說,VDA的眾人我也已經設定好了不寫也有點可惜的。話說回來我本來這篇要寫愛麗絲的……結果又食言了,實在是塞不進去啊……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