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喜歡上了一個女孩,可女孩喜歡的是別人。

好古典的小說情節呵,他經常自嘲。尤其那兩人要是真正的情人也就罷了,但總是一副「我們是死黨哥兒們」的模樣。

這個別人呢叫做周子言,長的確實不壞,就他的評價而言。雖然不是什麼讓人一看就愛上他的驚人帥氣,但還真有一點味道。長相斯文,外表打理的乾乾淨淨,看上去雖然有點冷淡可是實際上待人還和氣。

如果只是比外表,他確定他不會輸。只是這個周子言,還真是個才子。

好吧,也許數學系的看上去就是不解風情、沒那麼有文學造詣、也不怎麼有氣質。

他也是試著要去接近女孩的,只是女孩三兩下就打發他,轉頭和某人走去。而這個某人,通常就是那個周子言……

只不過,那兩個人通常就像普通好友,更甚者,他還常聽見女孩幫周子言介紹這個氣質才女那個害羞小可愛,讓他不得不疑惑這兩個到底是什麼關係。


好吧,一切就在中文系與數學系的一次聯誼找到了答案。


女孩,通常是主辦者。

而那個周子言,照例被女孩抓去當壁花,不,說錯了,應該是壁草才對。不過站在一邊看也就算了,他居然還端盤子清垃圾拿東西跑來跑去,敢情他是來打工的?

他知道女孩不容許這個情況發生,於是乾脆是當幫心上人一個忙,拎過那傢伙手上的東西,硬是把那傢伙推到女孩那群人裡。

對,他是在試,很危險的試探。

女孩顯然鬆了一口氣,然後展露一貫笑容,開始例常性的介紹。

他看見周子言聽到女孩封那傢伙為「冷面才子」時,其他女生眼裡的崇拜,以及那傢伙略帶羞赧的笑。沒錯,是羞赧,他可不認為那只是謙虛或不習慣,因為那傢伙確實的臉紅了。

他吐了一口氣,為女孩瞬間展露的不悅眼神。

果然還是喜歡嘛。不過那傢伙……看來自己還是有機會的?


於是他著意打聽女孩的一切。

她生日時,他特意送了女孩最愛的瑞士巧克力。

接著情人節,她接受他的告白。

在那傢伙面前,開心的向他微笑。


他也沒忽略,那傢伙一轉瞬的悲傷與失落。

想到女孩迂迴的試探與測驗,他突然心生一點厭惡,但很快又壓抑下去。



那是個艷陽天,他為女孩撐著傘,禮貌性的。

噴泉旁的露天咖啡座,女孩啜著果汁,大眼睛轉啊轉的,向他提出分手。他看著女孩微低的頭,不知道為什麼沒有感覺到悲傷。

沒辦法,女孩也說他是不愛她的嘛。而且,不是有人說了,初戀多半沒有結果。他心想。


然後那時他看見那傢伙,遠遠的站在女孩後面。看起來,也有點驚愕。

啊……和那個時候一樣……

女孩,在他們中間,那傢伙站在她的背後。

只是這個時候,他們兩個,都沒有看著她而已。



里安 20060319

那是在看誰呢ˇ
下一篇還是要看我的心情來決定全部的真相ˇ
請不要妄加猜測唷ˇ(燦笑)
不過應該是有趣的東西才對啦ˇ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