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reed City‧貪婪城市。
〈下〉



玉原總太窩在小旅館的房間沙發上,滿足的嘆了口氣。實在是太久沒有出來透氣了,每天日復一日的工作,總是讓人提不起勁。


佐藤新治從外面提著一袋東西進來,看著此時像隻貓瞇著眼睛的總太,微微彎起嘴角輕笑,放下袋子輕喚沙發上的人:「總,起來了。」

「啊──新治,」總太張開眼角,像個小孩子一樣的掛上佐藤新治的身體。「回來啦。」

「嗯。」佐藤新治笑著將總太抱坐在腿上,邊說。「年紀這麼大了還像個小孩子。」

「你管我。」嘟起嘴巴,原本適合女孩子的撒嬌表情此時卻意外適合這個十九歲的大男孩。

「好好,大總裁心血來潮要度假,我這個小秘書怎麼可以不奉陪?」寵溺的笑,佐藤新治打開袋子,取出台灣區的特有小吃。


雖然說現在是科技的時代,但是台灣區在巷弄之中卻常常保留著古早風味的店家,尤其是類似的小吃,還以數十年如一日的美味聞名於亞洲。


「好好吃。」滿足的瞇起眼,總太確實餓了,風捲殘雲的橫掃食物。

「吃慢點,別噎到了。」取出手巾擦拭名為上司,實為戀人的對象的嘴角,佐藤新治拍拍大男孩的頭,笑看愛人的吃相。

「新治吃過了嗎?」突然停下,總太遞出叉子上的炸物。

「不餓。」雖然如此說,但是男人還是笑著分享戀人咬了一半的食物。


就這樣你一口我一口的吃完一整袋小吃,黑髮的大男孩打個呵欠,舒舒服服的曲起身體,在棕髮男人懷中睡下。

「新治,你覺得他們什麼時候找來?」模模糊糊的,總太問。

「應該很快吧,董事們一定都急瘋了。」

「是喔…」

「當然了,你就這樣一聲不說跑出去,還好我追的快,要知道公司少了你一天損失幾百萬啊……睡著了?」輕微的嘆氣,男人只能帶著苦笑,將懷中人兒的姿勢調整的更舒適些。


其實…就某方面而言,岩玲還真沒說錯……不過方向有些錯誤……






「鏘鏘~」視訊電話另一端的男人拎起一張列印資料,笑的瞇起了眼。「記好囉~在台灣區中府鄰近的『綺沙羅和風旅館』~那是個小小的,很有風格的地方唷。」

「好,地址收到了。謝謝。」量旭冷淡的道謝。

「真是冷淡啊~下次一起喝杯咖啡好不好呢,那邊的辰鳳大姐?」

「不了。」

「真是的~我很傷心哪~」裝模作樣的抹著眼淚,神間忽然想起了什麼,正色道:「我告訴你們,玉原總太可是日本區高科技軟體界的第一把交椅,要謹慎點唷~」

「好。」更是簡潔的回答,量旭掛了電話。「去吧…不過,應該用不著六位一起才是,請夜路和岩玲去就好了。」

「作什麼呢?」俏皮的眨眨眼,岩玲頑皮的笑。

「『護送』那兩位回日本區…會有人在日本區東京府的國際交通站等你們。」量旭揉額,終於要結束了。

「是~」


「循域」亞洲分部離台灣區不遠,搭機僅僅不到半個小時便著陸在台灣區中府國際交通站。兩人直奔綺沙羅旅館。

當然,憑著兩人亮出的「循域」員工證明,就算是再大的勢力也無法抵擋。不過綺沙羅的櫃檯小姐僅僅在夜路的一個苦惱的微笑下便棄甲投降,報出了玉原總太和佐藤新治的房間號碼。

在等電梯的同時,夜路小小聲的告訴岩玲:「其實他們並沒有真的在躲人。」

「你是說,他們用真名租房間吧?」岩玲眨眼。

「是這樣。」

「也就是說,那些找人的白擔心了啊。」



「他們不找也不行。」略為冷淡的聲音從二人背後傳來,岩玲嚇了一跳,急忙回頭。

夜路倒是不慌不忙的遞出名片,微笑:「你好,我是『循域』亞洲分部的尋人第一小組組長,夜路…您是佐藤新治先生吧。」

「沒錯。」收下名片。冷靜的棕髮男子挑眉:「請問有何貴幹?」

櫃檯小姐在報出房間號碼後,就立刻打內線電話通知他們有訪客了。為了不打擾他的上司的睡眠,男子才決定直接下來和二人見面。

「是這樣的。我們受託『護送』玉原總太先生和您回日本區。」夜路客氣的回答。

「現在嗎…請你們在這裡等十分鐘。」一樣客氣的點頭,佐藤新治踏進到達一樓的電梯裡。留下兩人面面相覷。

「那…就等吧。」夜路好不容易擠出一句話。岩玲點頭。


真的過了整整十分鐘,衣衫整齊的兩名男子便退了房,準時出現在他們面前。只是其中一個看起來睡眼惺忪。兩個人感覺十分親暱。



不敢多說什麼的夜路和岩玲,就跟著兩人乘機來到了日本區,也見到了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某位董事,當然,也拿到了剩下的尋人款項。



據說…事後,「循域」亞洲分部的尋人第一小組以及一位資料組長,休了整整一個禮拜的假,假期都在日本區的某個溫泉景觀區度過……

據說…住在飯店的這整整一個禮拜,全都是由玉原企業出錢……

據說…第一小組的大家,連同那位資料組長,都和玉原企業的總裁成了好友……

但是,一切全都是據說,全都是傳聞……




後。(沒人寫給我賀文我自己寫,哼。)


The Greed City‧貪婪城市,其實是城市系列的又一作品。
上一篇是The Mad City‧瘋狂城市XD

順帶一提啦,這裡的人名是以中文取名,和瘋狂城市不一樣喔。
瘋狂城市是「西方」,而貪婪城市是「東方」。
兩個語系不相同ˇ

最後,我要說,可能最近一個月會停專欄。
因為有一大堆事情要做。
日記會更新(應該啦),欲知本人最近生活請至──
http://www.wretch.cc/blog/jiulamelian

──────────────────────────────────





小小補全。


由於上一個任務「傑出」的表現,使得分部上級慷慨決定放第一小組及資料組長一星期的假,畢竟這些人也已經沒休假很久很久了…而此時,「恰巧」又有日本區的玉原企業總裁邀請他們七位至日本遊玩──

不過,如果你想要理解成某人威脅利誘兼恐嚇分部長給他們全體放假也不是不可以啦。


因此,這一群人,現在就在日本某個受到保護的山中溫泉景觀區裡放鬆身心,簡單來說就是過著閒到莫名其妙的度假生活。

當然,明明應該忙到不行的某總裁與他的秘書,也在此處出沒。

唉呀,你也知道,現在通訊系統如此發達,跨域的會議都可以足不出戶完成,資料傳輸、命令下達也超級方便,何必管下命令的那位住在哪裡呢?


也因此…董事們都對於視訊電話那頭的總裁出現的地點、呈現的狀態來個視而不見,不論是溫泉中的半裸,還是秘書的懷中,或者是手上拿著撲克牌、嘴裡咬著壽司、身上穿著浴衣,通通當作沒看見……沒看見…真的沒看見……


不過,練就一番睜眼說瞎話的功夫真的好嗎…?


你沒看見總裁後面的秘書臉色鐵青,總裁衣衫凌亂,雙頰緋紅的二人不悅狀態嗎……(其實嚴格來說只有一人啦。)



FINIS.

西元二千零五年八月二十二日晚上十一點五十九分。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