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reed City‧貪婪城市。
里安寫給自己的生日賀文。
再次聲明,雖然寫的像同人但是絕對不是。




〈上〉


這是一個虛無的年代,也是一個燦爛的年代──





資料開始────────────────────→

 委託人:井上和彥

 尋找對象:玉原總太(19)、佐藤新治(24)

 對象身分:不可說

 對象位置:上星期位於亞洲東南域的台灣區

 酬勞:訂金十萬,尾款另議

←────────────────────資料結束



「就這樣?」長的一副娃娃臉,天生嬌小可愛骨子裡卻是不折不扣的領導者,也是「循域」亞洲分部的王牌小組組長,夜路不滿的發問。

「就是說嘛,這樣等於有說和沒說一樣。」被暱稱為「水妖」的岩玲也跟著發言,一樣可愛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只是被瞪的冒冷汗的資料組長卻無福消受。

天曉得這個表面上看起來是可愛的人魚體的女孩子,下一秒會不會化身成魚龍型態朝他叫囂!他雋旭可沒那個膽惹惱「龍王」家的千金大小姐啊。


話說回來,在亞洲軍方中位階最高的特化人獸體「龍王」的女兒,為啥會前來這「小小」的「循域」亞洲分部就職呢?原因…不過是為了這位她口中的「夜路哥哥」!



量旭嘆氣再嘆氣,求救眼神飄向王牌小組中最最好說話的人(對他來說),瀟湘。

瀟湘神似女孩子的面孔飄上一絲微笑,道:「別嚷嚷了,水妖妹子。如此反倒顯出我們有多厲害呢。」


岩玲嘟起嘴巴,沒有多做其他抱怨。想瀟湘哥的臉多麼漂亮讓人心滯啊,可是他一生中有兩個最大的地雷,一個是酷肖女子的臉孔,另一個就是面前這位量旭先生。

誰要敢碰啊,鐵定連骨灰都不剩。


小組中另一名的女性,霸氣的辰鳳撇撇艷紅的美麗嘴唇一笑:「要是委託人只肯透漏這些的話,雋旭也沒辦法吧。不過雋旭你可以告訴他,如果找不到的話,那也不關我們的事。」

量旭笑了笑,尷尬的。「我也是這樣講,不過那位先生說,找不到也沒關係,只要不怕我們的聲譽毀掉……」

「哼。」撥弄艷紅的長髮,身穿火紅色衣裙的辰鳳紅唇一抿,血紅的蔻丹朝資料上畫出一道深痕。這個如火般的女子個性是有些急躁,不過絕對不笨,也知道,出得起十萬訂金的不是簡單人物,而能讓人出上十萬訂金的,更非比尋常!

所以,這個任務絕對是燙手山芋。



「太誇張了。」寡言的釋道薄唇吐出一句話,寒涼如冰。

「什麼…?」量旭微微側頭,表示不理解。

「沒有長相資料。雖然說現今整形技術發達,但是身份較高的人通常不會輕易整形,也就是說,我們還是可以根據長相找人。」冷冷的解釋同伴的話,小組中號稱「地下帝王」的毀君,輕闔碧色眸子。

「呃…喔…其實是有的…」量旭被帝王毀君的恐怖氣勢嚇到,訥訥的說。

「那就說呀,小旭。」瀟湘笑笑,意在給心靈受創的愛人一點撫慰。

「嗯…因為委託人要求不可以書面資料呈現,因此他以口頭描述之後,我就默記下來……」深吸一口氣,量旭有點緊張,畢竟這群難搞到不行的傢伙要求可多了。


不過合作多次,我行我素的王牌小組還是知道資料組長好的驚人的記憶力不容置疑。(或許是為戀人抓狂的瀟湘不容輕視吧?)



「玉原總太,十九歲,身高一七九,身材瘦削,黑髮黑眼,頭髮稍長,看起來像個普通的大學生,智商極高,說話惡毒。佐藤新治,二十四歲,淺棕短髮,黑眼,身高一八一,看起來像普通上班族,有風度。順帶一提,二人都是日本區土生土長,不過都會說英美語以及華語──北京區語。」

「口音是北京區、港區、台灣區,還是日本區原口音?」台灣出生的夜路挑眉。

「應該還是日本區…不過聽說發音與咬字已經無可挑剔了。」量旭快速的答,他可也是個資料組長,這點事先料到他們要什麼的能力當然不在話下。

「不過,啥是『看起來像個普通的大學生』和『看起來像普通上班族』啊?這一點特色都沒有。」快人快語的辰鳳嗤笑道。


「的確。」這點連瀟湘也同意。「不過我們先從入境台灣區的外國人開始查起吧。」

「知道了。」其他人同聲答應,轉頭面對電腦網路、視訊電話、監聽系統等等專用尋人裝備。尤其是視訊電話,聯絡其他區的警方以協助尋人是「循域」的特權,因為有時委託人就會是警方,誰知道自己會不會用上「循域」的強大系統,當然在不違公際法的微妙範圍裡,警方都會提供幫助。



公共際域人身安全保護法,是最近幾年星際新立的法案,用意在保護公民人權。雖然看似限制,不過,其實也給了「循域」一個法令的依據,只要不違此法,要怎麼找,國際警察是不管的;同時也可遏止某些非法組織與「循域」搭線的意圖,原因是「循域」在尋人的同時,也會在國際警察下設立檔案!



在等待例行搜尋結果傳回的同時,七個人開始閒嗑牙。

「噯,你們猜,這兩個到底是什麼身分?」岩玲興致勃勃的說著,大眼睛閃出燦爛的光芒。「我猜呀,這兩位一定是為愛奔走天涯的同性戀情人,為了躲避財大勢大的其中某位的家人的尋找,才放下一切~私奔~!」

「……別無聊了,岩玲。」量旭嘆氣。

「唉呀,才不無聊呢,你們不覺得很~感人嗎?」

「別亂猜了,水妖妹子。」瀟湘依然微笑。

「我才沒有亂猜呢。」岩玲嘟起嘴。「夜路哥哥你說對不對?」

夜路沉默許久。「要是我當上傳播部長,絕對要把那些灑狗血的八點檔連續劇禁掉。」

「怎麼連夜路哥哥也這樣說呢~」岩玲癟嘴,一副要哭要哭的樣子。


其他未發言三人同聲在心中歎氣。這個小妮子每次在尋人時都愛猜些有的沒的,她胡說亂道便罷,可怕的是十成還有五六成給她說中,也因此她總是樂此不疲的隨口瞎掰。


「滴哩哩、滴哩哩……」一陣資料回流的處理聲響起,七人同時回頭看向接收機螢幕。

「啊啊,回來了嗎?」量旭移到桌前,熟練的瀏覽起一項項行目。「奇怪─?」

「嗶────」不該出現的聲音如喪鐘般響亮,螢幕上「零項符合要求」的粗體紅字閃爍著,量旭和其他六人嘆了口長氣,垂下肩膀。

果然哪果然,這算是他們接過目前第二難搞的案子了。居然能將自己的足跡在一般網路上消滅,真是不簡單的人物。


不過量旭的嘆氣又和其他人不同就是了。


在眾人的注目下,量旭有氣無力的撥出號碼。他實在不想找上這個區的警察啊──量旭心中如此吶喊。

那個負責的警官可是號稱全台灣區第一脫線男子啊,不但可以在出高級任務時睡著、在監聽時吃麵、在十萬火急的緊急聯絡中搞笑,而且還超級不看場合說話,是個讓人極度無力的脫線男。

不過他的能力也是無人可及,不然為什麼他到現在沒被炒魷魚還在短短五年間連跳三級!



「喂──」電話被接起,螢幕上顯現出一個、呃,麵碗。

「把碗放下,李神間!」量旭怒吼,在一陣淅哩呼嚕的狼吞虎嚥吃麵聲後,碗被放到一旁,取而代之的是滿足的抹著嘴巴的高瘦長髮男子。

「啊呀,是小旭呢,有什麼事嗎?」

「我需要兩個日本區人的在地資料。玉原總太,和佐藤新治。」忍著氣,量旭亮出寫著二人名字的紙條。

神間一臉滿不在乎的神氣,說:「好──等十分鐘再打過來。」

量旭扭曲著臉道:「十分鐘,時間到了沒弄好我就過去把你皮扒了。」

「是是是~」哈哈笑著,神間嘻皮笑臉的掛上電話。




──────────────────────────────────

硬是給它截一半…現在決定超過忍耐度的都要截掉。
不然眼睛會看煩的。以前的就再說吧。
不過別小看這篇,好歹也有兩千多字呢。

里安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