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ad City‧瘋狂城市。


「什麼!隊長,你要把最危險的任務交派給米諾!?」

「沒錯!」

「可是,米諾他──」

「我們沒時間顧及他的性格了,蘭達!」

「不是的,隊長,我有件事情一定要讓你知道!」

「什麼事?現在是戰鬥狀態!」

「米諾這個人他……」

「我說了我們現在不討論個人問題!這個任務只有他適任!」

「不,隊長,我是說──」

「到底什麼事!?」

「隊長,你的女兒懷了米諾的兒子!!」

「啥──!!我要殺了那小子──!!!!」

「哇啊,凱利爾隊長,請您冷靜、冷靜啊!」




「總之,上次戰鬥中的全部狀況就是這樣。」放下裝著廉價美式咖啡的紙杯,習慣性玩弄原子筆的蘭達──29歲,男性,目前單身,不過這不是重點──閒閒的向坐在對面、埋頭計算外加一臉苦悶的高大男人說。

「你想說的是,總之我的形象就是個花花公子吧。」嘆氣。「現在先別吵我,我在四點之前不把密碼解完凱利爾才會真的殺了我……」

「喔,是嗎?容我提醒你…」看了看表,蘭達準確的把揉爛的紙杯朝爆滿(多數是廢紙團)的垃圾桶一扔。「現在已經三點四十五分了唷。」

「啊啊啊啊啊啊啊────」慘叫。不知道是不是從桌上滿是文件的男人口中發出的?


蘭達走出辦公室,看見男人的另一個隊友抱胸站在走道上冷冷看著他。

「啊哈哈,是小水啊、什麼事嗎?好久不見了你還是一樣──」後面疑似為「小隻」的話語還未出口,蘭達額頭便被出其不意的軍方專用厚殼精裝版資料夾砸中──正中眉心,直接昏迷。

「不准說我小──!!!」少年的怒吼直衝雲霄,今天的水兒還是一樣有活力啊ˇ


啊,讓我介紹一下吧,水兒‧彌賽亞,在軍方檔案中被歸類為「特化人獸體」,人形時候髮色為銀白,瞳色也是銀白,身高…為極秘。可依自身意願變化為獸形,通常化身為白色狐狸,因此代號為「狐狸」,獸形特殊能力是嗅覺特化。


「不過,我還滿好奇的說…米諾君喜歡的人。」趴在辦公桌上,水兒大眼睛眨呀眨的看著處於累斃狀態口吐白沫的男人,修長狐尾在身後晃呀晃。「凱利爾隊長已經不拿照片出來了吧?」

「……………………」我要保有我的隱私……

「嗯,可是你知道,凱利爾隊長對我還滿好的,我想如果我求他,他說不定會延長你的工作期限耶~」

勉強抬眼看著笑的可愛的少年,男人心裡直喊著「惡魔!這小孩絕對是惡魔!」一邊不甘不願的拿起皮夾,翻出照片。

一個美麗的女子赫然出現在目前,少年睜大眼睛,一時說不出話來。

「唷,沒想到凱利爾隊長的女兒竟然這麼漂亮,真是和隊長一點也不像~」另一個很沒神經的隊友搔著頭出現了。

「……她、是、養、女。」男人臉色極難看,一字一句的說。

「欸?我怎麼不知道?」

「全小隊大概只有你不知道…艾德溫君。」水兒托著下巴,翻個白眼沒好氣的說。天底下大概也只有這個一條神經也沒有的隊友會不記得,凱利爾長官可是從一領養到女兒(十個月大)就開始炫燿到她滿二十歲。(←已退休之莫雷長官證詞)

順帶一提,艾德溫‧貝爾,亦是「特化人獸體」,可變化為鷹形飛翔,因此稱號為「鷹羽」。只是似乎是以記性和敏感度作為代價換取這種能力……


不,要是這樣說,水兒大概就是以身高等價交換嗅覺特化吧……



可是,這個國家是不可能真正和平的。清閒的日子過沒幾天,任務便下達了。



「發生414號緊急狀況,請求地字號1034小隊出動,地點在月區座標東42南10度!」是控制中心所發出的命令。

「收到,月區座標東42南10度,1034小隊立即出動!」嚴肅男人抿起薄唇,召集小隊員趕往,號稱全年有月照耀的,月區。


也是游擊兵猖盛的地區!




在趕往月區的途中,水兒忍不住又開始神遊物外。

說到喜歡的人,我喜歡過的人,好像、也只有那麼一個……


是那位美麗的大姊姊唷。


在春區裡頭,天氣是所謂的四季長春。草原上永遠開滿了艷麗的花朵群,青翠的綠,一望無際──而就是在草原上,小小年紀的水兒,遇見了至少大他四五歲的少女。

那時挽著花籃的少女帽子被風吹起,水兒以狐的靈敏躍起,輕巧的捕回差點被吹遠的帽子。還不能自由控制變化的他頭上的狐耳及背後的狐尾常被同齡小孩嘲笑,可是少女卻在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就稱讚他長的可愛。

一年間,水兒和大姊姊在花之草原上建立了牢固的感情,年紀小小的水兒也偷偷的暗戀著少女。不僅是因為女孩的氣質和個性,更因為她身上有一股如同最美麗的玫瑰、最清新的露水般的香氣。


「大姊姊,妳身上的味道真~的好好聞唷!」

這天,水兒也是中午一吃過飯就跑來了。

「謝謝,不過,小狐狸的頭髮也是很漂亮的喔~」微笑。

「咦咦,真的嗎,都沒人這樣說過耶…」帶著被稱讚的不好意思的臉紅,水兒眼神有些黯淡。

「嗯!」再三點頭以示肯定,少女眼神突然一低,「不過,以後別再到這裡來找我了…」

「為什麼!?」驚愕。「這樣水兒不就再也看不見大姊姊了!」

「沒有為什麼。乖。水兒要聽話。」

沒見過少女如此堅定與悲傷的眼神,水兒愣愣的點了頭,也為了,她第一次叫的,水兒。



那片草原,少年再也沒去過,只在後來聽說,那裡成了政府軍與反叛軍的戰場……


然後,少年被眼前的男人,吸收進入政府軍…只為了那份找人的特權。

不過,少年和那有著特殊香味的美麗姊姊,似乎無緣再相會了。




在月區座標東42南10度的地方,1034小隊將特有的團隊攻擊發揮的淋漓盡致,水兒和艾德溫都化成了獸形殺紅了眼,第一次殺人的猶豫與痛苦早已麻痺,屠殺,只因不殺人下一個死的便是自己。


414狀況,反叛軍集結攻擊……


撕裂「獵物」的水兒對最後一個對手的遲疑雖然感到一絲不安,但是獸的本性卻不允許他細想,只是盡自己的本分畫下理應完結的最後一擊。

然後解除獸形,檢查死者──本該如此。


名為米諾的男人莫名其妙的看著停止解除、呈現半獸形的水兒,踩著血水正欲呼喚失神的隊友。但卻聽到水兒口中傳來喃喃自語。

「味道、這個味道……」

剛解除殺人機器狀態的水兒茫然四顧,似乎不知道發生何事,又像在找尋什麼。

「……小…狐狸……」

微弱的聲音從水兒背後傳來,水兒猛然回頭,看見剛倒下的敵人以最後的力氣脫下頭盔,一頭長髮散落下來,竟是個美麗的女性。

「小狐狸,你是聞見了什麼嗎?」高大的米諾一個箭步走來,手中強大火力一邊對準瀕死女人,一邊不忘轉頭問四處張望的水兒。

女人一面露出悽慘的笑容,一面喘著氣,說:「也罷,畢竟我們相遇的時候你還小…還是,我身上沾了太多人的血呢 ……不過你那漂亮的髮色可真叫人難忘……」

「味道…是那個時候的大姊姊!?」水兒驀地回過頭來,銀白色半長髮在夜空中畫出一道美麗弧度。像中邪似的,水兒朝女人走去,也是銀白色的狐耳漸漸冒出,閃著璀璨銀光的尾巴在夜色中舞動,水兒,就這麼化為狐形!

像紅寶石般的眼珠神奇的沒有透出殺意,猜不透狀況的男人皺起眉,抿唇指揮現場其他人搬運傷患,自己則一瞬不瞬的定睛看著兩人的互動。

「大姊姊,是妳嗎,是妳嗎…」像是著魔般的喃喃念著,完全化作狐形的水兒,以尖挺鼻吻嗅著全身染血的女人。

「是我沒錯…小狐狸……咳咳…」咳出幾口淤血,女人唇角猶帶血絲,掙扎發話。「只不過,多年沒見,你不但長大了,還變成了軍方的殺人機器……」

「大姊姊、大姊姊,大姊姊──!!!」

看著身穿游擊軍制服的女人嚥下最後一口氣,水兒不敢置信的揚頭,狂吼。


看著一切狀況發生的男人碧眼闔起,又張開。對著無線電機吐出無機質話語。「地1034小隊報告,目標全數殲滅,狀況414解除。重複一遍,目標全數殲滅,狀況解除。」

「米諾,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怔怔的掉下淚來,人形的水兒坐在血色泥地上,輕輕的,說。

男人沒有說話,只是把少年拉起擁入懷中任其哭泣。

許久許久,才道。「這就是我們,選擇成為軍方走狗的人,的宿命…」



沒有說出口的,是。「今天早上,貝佳投效了反叛軍,帶著腹中的孩子……」



貝佳全名,貝佳‧凱利爾。生父是反叛軍前首領。




Death, Deceit, Destiny… …

  THE MAD CITY!



里安073005


後。

D三,The Mad City‧瘋狂城市。
不是同人,雖說我萌的冷門但那是題外話。
絕對原創僅此一篇,(目前)沒有BL。

什麼?問我有沒有續?
好吧,有人留言喜歡我就考慮看看。
你說要的我大概都會寫就是了。

可是米諾水兒是地雷唷,
這兩隻就這樣,沒有其他了。
其他,應該都還可以吧?

還有,不保證寫正常向的要求會達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里安 的頭像
里安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