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可白

(我先說了,這篇不是想控訴什麼,只是想寫罷了。)


她是某個被形容為自棄於人群外的女孩。

不過至少本來她還沒有想要激怒那群人。




就是那小小一塊的立可白,毀了她一年多來精心偽裝的、平靜的假象。

那是一個多月前的事。班代興高采烈的拿回了學生會徽章的訂購單。她坐在最後一排,傳到訂購單時發現了全班都填了為數不等的格子。

一個一個或囂張或含蓄的勾無言地威脅著她。


隨手擺弄樣品,不經意的,她瞥見了一個十字架。

輕笑。這就好多了。她想。至少不是被逼著買了什麼不想要的東西。

再三確認辨明了座號,她謹慎的打上了勾。在十字架的編號下。


現在呢?


她的面無表情扭曲著憤怒,噹的一聲將一個幼稚圖案張牙舞爪的徽章丟到班代桌上。



冷著聲,她說。

「我要看訂購單。」

一樣迅速的找到了自己的座號,只是編號下她秀氣的勾被立可白取代。

隔了好多個格子,是那個本不該出現的、放肆的勾。


一直是冷著聲的,她繼續說。

「我交給妳五十元,妳給我看立可白和三十元的、東西?」


班代扯出一個笑。「我怎麼知道。反正妳填了這個,我就給妳這個。」



只是,眼神閃爍。


於是她跟著那游移的目光看過去,看到了另一塊立可白。

在班上最具惡勢力的、那個小團體中的某人的座號下。

瞬間明白。她不是笨蛋。回首四顧,那群人低頭的低頭、看書的看書。


其中有一個看的特別專心,只是書是反的。


淡笑。她指著下方金額的統計數字。

她的號碼,旁邊寫了五十元。上頭還打了確認的勾。

「既然我定的是三十元的東西,那把二十元還我吧。」


班代愣住。「……我現在沒錢…等一下……」



在放學前,她收到了二十元。

以及一個「以後妳別想好過」的眼神。


無所謂。妳們哪天有讓我好受過?


她當著那人的面,把色彩鮮豔的徽章,以完美的流線型扔進垃圾桶。


隨即輕快的步出教室。




正式宣戰。


里安072405


後。

哈哈。(無力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寫了這東西。
這個好像在放暑假前滿久就寫了,祇是現在才打字而已。

不要以為這會是完美結局。你大錯特錯。

和多數人宣戰的下場絕對很慘,我保證。

不過本篇主角已經不在乎了。
她是獅子,意義上的,秉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可當領域被侵犯,她就是獅子。

不過真的,別以為她是主角就會和人家不一樣。
畢竟現實中有幾個這樣的主角?

我寫的,是虛構,也是現實。

對了,妄念裡幾乎都是女性當主角。
其實沒有什麼理由,我很實際。
因為我是女的,所以寫女孩心境比較貼切、吧?

廢話很多,真是抱歉。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