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篇引



獻給我的朋友──A.J.特圖爾,希望她能輕鬆的過日子。







一、勾搭



「喂,妳叫什麼名字?」



一個傲慢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我回頭,帶點職業性的微笑。以為會看到,Well,你知道,就是那種人嘛……但是卻差點跌破我眼鏡。



略帶點瀟灑的頹廢氣息,倚著粗糙的磚牆,一個有著迷人眼睛的男子叼著煙,向我眨眼。



我抿抿唇,有點猶豫的走向他,手習慣性的想推眼鏡,卻發現自己早在兩個禮拜前換成隱形眼鏡,順帶一提,那是紅色的,或許和我不塗脣膏就已經艷紅亮麗的唇色很搭吧。



「沉璧。沉重的沉,玉璧的…璧。」說實在的,他大概也會以為是小家碧玉的碧吧,我可是很在意這種事的。



「浮光躍金,靜影沉璧。」那男人露齒一笑。感受到我的眼神吧,他舉手笑:「別這樣看我,我是中文系的,最近剛好讀到這部分的參考資料嘛…」



「江浩教授的中國史。」換我得意的笑了,看著他驚訝的表情。哼哼,這還不簡單,一看就知道是他的學生嘛。



「是啊…我是景明,學姊好~」那種大男孩式的頑皮笑意,實在是有夠礙眼!



漫不經心地越過他站的巷口,我拋下一句:「我不是你學姊,我、是、你、師、娘!」




唉呀呀,好像石化了呢,雖說我和浩差了十幾歲,也沒必要那麼驚訝嘛~浩可是中文系的「年輕有為」的教授啊~











二、誘惑



踢開鐵門,我不意外的聽到客廳裡一陣模糊咕噥的抱怨。




「哪,我今天啊,遇見江浩的老婆了耶。」我說。



「…你騙誰啊,人家可是名模、名模說!」春和噴出口中的飲料,很沒形象的朝我大叫。



「是真的啊,是在教授家附近啦。」



「…不是我說,但是我真的很難相信你的話。」言下之意就是我沒信用囉!?



我撲上去,用力奪下他手中沒營養的碳酸氣泡飲料,咬牙切齒的把他壓在沙發上:「春、和,你說誰、沒、信、用、啊!?」



和我掙扎扭打了一陣子,春和終於乖乖屈服,笑著,invitingly,湊近我嘴邊:「景明……」




接著是一股沒營養的碳酸飲料甜味流進我嘴中。




哼,這種垃圾飲料也只有這時候才會感覺比較好喝。



於是,我努力的去,探求那點人工的甜味。




朦朧中,春和抓起一邊的厚重論文參考書,狠狠打在我頭上:「你發春呀你,我還要趕報告!」











三、魅力



終於趕完期末報告了,我舒了口氣,偏頭看向一旁累的睡著的景明。雖說他是常幫我跑腿啦,不過,要不是沒有他的「幫忙」,我的報告也不會做的這麼「順利」吧!所以他是活、該!




歎氣,我搖搖頭揮去不純思想,推開門。



「莫教授?」探頭,好像只有一個穿著旗袍的……「素素?」



「我若他出去了,春和找他什麼事嗎?」素素朝我笑,她在某個方面來說算是個十分漂亮的女人啊。就算身材平板好了,但她一雙靈動大眼、小巧的鼻頭、紅潤的櫻唇、白皙的皮膚,連一頭亮麗的黑色直髮都引人遐思。不過這些…對我來說都是無意義的事情。




就算我天生對女人不感興趣好了,上天也沒必要讓我身邊全充滿有夫之婦啊…




「我要交論文啦。」我揚揚手中一疊心血。



素素笑,「那給我就可以了。」



「那就交給妳啦,謝謝!」我也笑。




轉身,扣上門,腦中素素的火紅旗袍形象……



竟不禁和上次景明口中的、沉璧的印象,重疊了疊……











四、偽裝



我聽著沉重的門被帶上,心仍然是跳的嫌快了一點。



總算是、蒙混過去了呢…




對著桌上小小的面鏡,我自嘲:「素素,呵,素素!」



取出從不離身的化妝包,我用化妝棉將臉上的眼影、口紅、粉底等化妝品一一擦拭乾淨,旗袍換下,改穿上帆布包裡的淡藍襯衫泛白牛仔褲,輕輕取下隱形眼鏡收好,戴上眼鏡盒裡的粗框眼鏡,哼,完全一個白面書生樣。




莫我若、莫我若,我「現在」的名字……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在自己被學生們撞見那時,就已經回不去了。



只能跟著時間,將謊言的雪球愈滾愈大。



好笑嗎?現在這層刻意自然的偽裝,竟是自己的保護色。這層殼之下,有的只有素素。




只有素素,不是莫我若。




但是我還是莫我若,因著這層包袱,我永遠偽裝。




EnD 20050415 Rian



里安後記



真是的,越寫越嚴肅的了。
或許這才是我的本性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里安 的頭像
里安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