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濡以沫



那天晚上,他躺在沙發上,忽然側過頭來跟我說:「哪哪,妳知道嗎,我很喜歡一首歌唷。」那副神情好像是話餘未盡的樣子。


於是我很自然的,就從地板上抬起頭問他:「什麼樣的歌?」


他笑,煙霧繚繞中那弧度甚至顯的有些虛幻。「是首…很悲傷的歌喔。」



我掙扎起身,碰倒了地板上一堆啤酒罐子。頭很疼,我皺眉:「是唷。」


「是呀。」接著他就自顧自的唱起來了。藉著菸酒的雙重刺激吧,他迷濛的眼中倒是透出一點清明。哼,真諷刺。


那宛轉的旋律雖然忽大忽小,倒是不至於完全聽不見。



好像,是一個女孩的故事吧。



一個女孩被情人拋棄,與另一個被情人拋棄的男孩、相濡以沫的故事。



太好笑了。



自己幹嘛找一個作曲家隨隨便便的就同住一個屋簷下呢?



EnD 20050408



本來應該還有後續的…



不過因為靈感中斷,就沒了b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