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BASARA同人、小政小

警告:標題與內文不符、動物文、坑



  你看過雨嗎?對狗來說,雨就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很多很多的水。下過雨後,空氣中的灰塵就變少了,不會打噴嚏;夏天時也比較涼快,否則我還不給這身長毛熱死了。不過地面就會很潮濕,還會出現或大或小的水坑。而且全身濕淋淋的容易髒汙;冬天更麻煩,原本的毛會失去保暖功能,風一吹來全身血液都結凍一般的冷。

  但無論如何,我從小就經常趴在人類屋子的前廊看雨。

  看著雨,就會在心底慢慢升起一種模糊的感受,漸漸變得強烈而刺痛。眼前閃現某種光影或場景畫面。


  而在我快一歲的時候,一個冬季的雨夜,我的母親病逝。我的同胞兄弟姊妹圍繞在她身邊,而我卻抬高頭,看著落地窗外的黑色天空和雨幕。

  我知道那種感情,叫做心痛。


  我在前廊發呆的時間更長了,而我的眼前也越來越常出現模糊的影像和畫面。一個倔強少年的臉仰望著我,右眼上覆著眼罩,左眼閃閃發亮。他的聲音,勝利的表情,不服輸的樣貌,掉淚卻又急忙拭去的動作,練劍時飛揚的神采,惡作劇成功的狡猾笑容。

  他青年時更加自信洋溢,帶著幾近囂張的笑容,聰明的點子比少時有過之而無不及,衝勁沒有減少,增加的是經驗與能力。

  有時候,特別是夜晚,會浮現出他微笑著的面孔;左眼中的亮光少了一點侵略,滿溢出溫柔邀請和些微戲謔笑意。

  而他總是喚我,「小十郎」。

  我不知道當時人類的自己回應了沒,然而我一次比一次更加急切地想看到他。雖然像是幻覺,但這樣的景象卻比我狗的記憶更加色彩鮮明。

  血是刺眼的顏色,稻田是明亮而可愛的顏色。身上沾染上血的他宛若鬼神,而在田間的他則近乎純真。

  若不是我自己的記憶,怎會如此觸動我的心?


  而後,當我望向天空,我期盼的是他的面容;當聽到人類的聲音,我一心想聽到的是他那聲「小十郎」;而當我走在路上聽到腳步聲聞到氣息,我甚至會不斷地停下來,抬頭張望,尋覓他的身影。


  即使我當初是人類而今是狗,只要跟在他身邊我就滿足。



  而在一個夏天的黃昏,當陽光把一切都染成黃色(雖然本來就是黃色),我偷跑出來到不遠的巷子裡蹓躂,而後聽到一陣奇怪的騷動。

  我順著路上貓咪注意的方向抬頭,看見逆著不太刺眼的陽光,優雅凝立在矮牆上頭,睥睨著打量著我的黑影。

  那是隻身形修長的黑貓,右眼不自然地微闔,卻無損那份渾然天成的美。


  他的姿態彷若打從一開始就存在於我記憶裡面。於是我走向他,而他微微收進下巴,看似要拱起背脊,但僅存一邊的晶亮貓眼卻不見緊張,只有滿滿的興奮。


  於是,不知怎的,我知道我找到他了。在這世。

  而他仍一如往常。



  (路貓:「筆頭!那隻超大牧羊犬看起來超不懷好意的!不要跟他打啦!」)



End (or TBC?)

Rian

20100106


後記:

今年初的東西了耶!
我真不敢相信我把這篇文完全忘記了XD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