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文字注意。

 

給初訪者:請務必至此閱讀。

風雨日合:文字創作集中地。 

梅里安簡稱里安,Melian或者Rian。

回應請勿出現火星文,禁止無斷轉載或無斷引用任何一篇文章的完整段落或片段。

自行連結歡迎,若能講一聲讓我去玩會更好:)

Crepundia Nova (未完,標題暫定)

人偶AU文。

林肯萊姆系列同人。

  Crepundia Nova  0~5
           6~10
           11~13

雖然說都一年多了還沒寫完想必是寫不完了,(不、我不是想棄坑,只是忘了接下來要寫啥)
但是還是把壓下來的存稿放完吧,至少是個紀念。



14. 中場休息

  在萊姆要莎克斯拍幾張纖維的照片之後,業務員先生拎著裝著纖維的小袋子離開了;而現在也已經過了中午,我和莎克斯稍微做了點簡單的食物當午餐後,兩人聯手逼萊姆休息去。

  「萊姆,我們現在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嗎?」莎克斯輕描淡寫地說。

  萊姆抬了抬眼,「你們去休息吧,我得好好想想下一步該做什麼。」

  「該做什麼?不是只能等比對結果嗎?」我問。

  「一件案子,」萊姆以對小孩子的那種忍耐語氣說,「有許多不同的層面,不是只有某個明顯點是破案關鍵,很多微小的地方反而是我們最該注意的。懂了嗎?」

  莎克斯微笑,是那種我知道你想做什麼的笑容。「那麼萊姆,你現在想到哪裡了?」

  「……一切都還很難說,不是嗎。」

  「意思就是,你根本毫無頭緒嘛。」莎克斯雙臂交叉在胸前,微微抬起下巴。「先去睡一下吧,卡在這裡也沒什麼用啊,萊姆。」

  「話不是這樣說……」

  「林肯。」莎克斯加重語氣。「就算是人偶也一樣,你不會想要把自己的身體搞壞吧?」

  「艾米利亞……」

  「睡覺。」

  我適時地拉上窗簾,莎克斯滿意地笑。

  萊姆嘆口氣:「這群女人唷……」爾後閉上眼睛,睡覺去。



15. 困境?

  被萊姆的大喊聲吵醒的時候,已經是將近黃昏了。我急忙從沙發上跳下來,睡著之前讀的小說也跟著摔落地面來不及撿。我啪搭啪搭地光腳跑進房間,「怎麼了怎麼了?」

  「莎克斯,把纖維的照片叫出來放大截面!」

  我看著莎克斯開啟電腦的圖片程式,檔案都還沒叫出來,電鈴又響起;我跑出房間開了門,鄰居標準的白牙笑容出現在我面前,藍色眼睛閃亮亮的。

  「我們公司有位開發部的朋友幫我找到了……」

  「先進來,」我說,「萊姆好像有什麼想法。」

  「啊,那打擾了。」

  他微微皺了一下的眉頭和一閃而逝的為難臉色讓我想起了個什麼,於是我開玩笑地說:「……喂,該不會是哪裡有個女朋友在等你吧?」

  「……不,絕對不是女朋友。」他停頓了一下,語氣倒是意外地斬釘截鐵。

  萊姆不耐煩的聲音從裏頭傳來:「你們是要聊到什麼時候?」

  業務員先生朝我挑眉,我嘆氣,關上門領著他進了房間。


  「你們看這個地方。」萊姆朝螢幕一抬下巴,螢幕上是鮮紅近乎發亮的纖維斷層,莎克斯瞇著眼不自覺地往前跨了幾步。

  「『斷裂面』,斷得很整齊啊……」

  業務員跟著湊近畫面,「真的很整齊耶,但是這有什麼特別的嗎?」

  萊姆翻白眼。「莎克斯,叫那顆毛茸茸的黑色東西從螢幕前面移開。」

  業務員先生尷尬地往旁邊站好;莎克斯把未完的話接上:「太整齊了,像剪刀剪出來的一樣。如果是硬扯下來的纖維,再怎麼說裂口也不會這麼一致;而且數量也不像是路過不小心留下的。」

  他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這種纖維並不容易『意外』斷裂,尤其如果是從窗戶邊跳下的話,人偶的重量並不足以扯斷特殊強化過的纖維;這是我開發部的同事說的,他們為了開發細而堅韌的材料花了不少功夫。」

  「他有說這纖維的用途嗎?」

  「主要用在超級英雄系列的制服,緊身衣、披風之類的。」

  萊姆挑眉,「就算只是在這個街區,人偶的飼主也不少吧;只留下這樣的纖維有何意義?」

  「挑戰書?」在一片沉默思考中,我說。

  莎克斯笑了一下,「也太過隱晦了。」


  窗外的薄暮夕色轉為深紫,萊姆深深嘆了口氣。


  「……喂,我餓了。」


  ……奇怪了我家這隻林肯萊姆是外星人偽裝的嗎!為什麼可以在他自己營造出來的嚴肅氣氛中講出沒大腦的話?業務員先生我要退貨!退貨!

(TBCF)



番外11.5


  「沙發底下有蟑螂。」金髮男人裸腳站在沙發上,一臉平靜地向在旁邊盤腿看早就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的黃金眼的黑髮男人如是說。

  「喔。」黑髮男人一樣一臉平靜,連頭都沒回地說,「叫蝙蝠俠去打。」

  「我的自尊不容許我讓比蟑螂高等的任何生物去打蟑螂。」

  抓抓頭,黑髮男人很無奈地按下暫停健,從桌子邊抓起拖鞋,彎下腰去看沙發底下。

  「哪裡啊……啊啊啊啊啊──!」嘟噥的抱怨突然拔尖變成慘叫,黑髮男人從沙發邊彈起來邊抖著褲子邊跳著腳,一個重心不穩扯上金髮男人的領子把兩人一同拖倒在地迸開了幾顆扣子,兩顆頭順便撞上了桌腳,DVD遙控器摔落地板又被意圖掙脫的金髮男人踩在腳底下嘎吱一聲光榮犧牲;電視上的重低音連環爆炸聲加上黑髮男人的難聽哀嚎金髮男人的大吼搞得一團混亂,此時窗外又傳來警報器的高分貝尖叫,熱鬧無比。

  蝙蝠俠踩在電話上冷冷靜靜地說:「隔壁小姐家的警報器響了,有人入侵;你最好去看一下。」

  終於把爬進褲管的蟑螂抖落,黑髮男人扒了把頭髮匆忙整理了一下衣服,踩著一隻拖鞋高高低低的衝出門按門鈴,在未獲回應時乾脆開始大聲拍門。

  金髮男人甩甩頭,看著不知為何到了他手上的另一隻拖鞋,嘆了口氣走出門。

  隔壁的黑髮小姐仍然是一臉快嚇哭的模樣半開了門,在他來得及說話前,顯然是黑髮男人的慘烈哀號和重重撞擊地板的聲響便傳至他們耳邊。

  男人搖頭,又嘆了口氣。他把拖鞋遞給手在微顫的年輕小姐,悄聲說:「雖然看起來很不可靠,但不管發生什麼事,妳都可以相信他。」

  走回去時,他悄悄在心中補了一句。「不過不包括打蟑螂……」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鬼狼
  • 後面打蟑螂的翻外頗像三年前我跟我妹在家裡半夜打惡靈古堡,打到一半,一隻很會飛的蟑螂入侵書房,拼命我們身上「降落」,從書房追殺到廁所,最後在客廳用殺蟲劑罐子將之就地正法...當晚的尖叫與大吼大叫已經超越家暴等級了,鄰居沒報警真的很奇怪...會飛的蟑螂不是天天有啊(你痛跳很大
  • 大家都有自己的打蟑螂經啊(茶((咦
    不過很會爬的蟑螂個人覺得已經很可怕了orz|||

    里安 於 2010/05/13 09: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