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文字注意。

 

給初訪者:請務必至此閱讀。

風雨日合:文字創作集中地。 

梅里安簡稱里安,Melian或者Rian。

回應請勿出現火星文,禁止無斷轉載或無斷引用任何一篇文章的完整段落或片段。

自行連結歡迎,若能講一聲讓我去玩會更好:)

上篇是新年賀文,下篇是情人節賀文(喂)

BL,性愛情節有,慎入。
十八歲以下禁入。XD

我有考慮過要不要鎖,不過想說也沒多少東西可以看...

好吧,再說一次,BL過敏的,不要進來:)
(對,我就是在說某君和某小孩,不用對號了就是你們!)





  也許早在還沒喝酒之前就醉了也不一定,光司迷迷糊糊地想。就算自己猜拳真的不行,也不至於在猜了三四次各有勝負後就開始接連輸下去。眼前的人彷彿隔著一層膜,無論樣貌還是聲音都模糊起來。

  看著臉頰暈紅的光司就這麼趴在桌上,堀川苦笑。與其說是酒量不好,還不如說根本沒有這種東西的存在嘛。這下該拿醉醺醺的這傢伙怎麼辦呢。

  澪抿嘴笑著走過來收桌子,邊說:「請稍等一下,店長想拜託您一件事。」

  堀川抬頭,看見美麗動人的女僕長從後頭走了過來。

  「您好,我是本店的店長,最上紅葉,也是光司的姐姐。」她微笑著向堀川鞠躬。「以前弟弟承您照顧了,一直沒有好好感謝您。如同光司所說,今天您在本店的消費全額由本店負擔,然而希望能請您幫個忙。」

  堀川愣了一下,「請說。」

  「這邊的弟弟,能否麻煩您照顧一晚呢?現在他是一個人住在外面,我也不方便留在外面一整晚,如果可以的話,希望能有個人稍微看著他,雖說舍弟並沒有發酒瘋的習慣,不過還是小心為上。」

  「呃,」雖然說是拜託,但是這種高壓的氛圍是怎麼回事?「是可以……」

  「那就實在太好了,感謝您不吝相助。」店長綻放出花般的笑靨。「現在幫您叫計程車,當然,車資也是我們這邊支付。」


※※※


  在考慮過後,堀川把人帶回自己家裡。雖然兩個地方相距不遠,而自家地方小了點也沒有多餘的床,但沙發湊合一晚也還過得去。最重要的是,他實在對光司整理的能力沒有信心。

  計程車司機好心地幫忙把睡昏過去的光司搬到門口,並把店長多給的車錢找給堀川。一邊扛著雖纖細但也頗為沉重的光司,堀川好不容易開了門,把人拖進玄關。

  鬆了口氣,堀川鎖上門後轉身,看見躺著的光司半睜開眼,迷迷糊糊地說:「堀川……?」

  「你醒了?」

  「堀川──」含糊地喊著,光司歪歪倒倒坐起身,一把抱住堀川大腿。

  「做什麼啊你。」堀川揉揉額,一邊彎腰試圖把人扒下去,一邊困難地脫下皮鞋。好不容易脫好鞋,堀川踏上木製地板,卻被再度撲上來的光司弄得一個重心不穩,兩人一起摔倒在地。

  「堀川……」把人壓在地上的光司扁著嘴,淚水在大眼睛裡隱約打著轉要哭不哭。

  這樣叫不會發酒瘋喔。堀川在心裡翻白眼,感到頭陣陣抽痛起來。他無奈地拍拍光司的頭:「好啦好啦,你起來啦。」

  「不要。」那顆毛絨絨的頭越湊越近,最後蹭進堀川領口,發出一連串意味不明的咕噥。兩隻手鉗著堀川上臂,腿壓著腿,形成一個不妙的姿勢。「堀川你每次都一聲不響的就跑走!」

  姑且不論這話有多少邏輯不通的地方(畢竟和酒醉的人是講不了道理的),這樣強硬的姿態就夠令人不安了。堀川皺眉:「這是我家,我還能去哪?起來,要躺去床上躺。」

  這下還穿著女僕裝的光司倒是乖乖地讓開來了,靠著牆邊以無辜的眼神看著堀川。想到忘記和店長要他的換洗衣服,堀川頭痛地把人領進浴室,自己翻箱倒櫃找衣服起來。所幸自家突變般高大的小弟上個月來玩時留了一套睡衣,否則還不知該怎麼辦。

  剛曬過的大毛巾上頭擺著大號睡衣和剛拆封的四角褲,堀川捧起這樣一疊柔軟布料敲敲浴室門。等了許久沒回應,他乾脆直接開了沒鎖的門,走進去把衣物丟上牆上架子,邊檢視洗衣籃裡的衣服邊對拉起來的浴簾說:「我把衣服放上面了,等下起來──

  「喂你還醒著嗎?」心念一轉,堀川停住原本要說的話拉開門,毫不意外看見泡在半滿的浴缸中半昏睡狀態的光司。捲起袖子,關掉水龍頭,堀川扶著浴缸邊推推光司肩膀喚。

  這絕對是個錯誤。

  剛一睜開眼看到堀川,光司便一把抓住小個子青年抱緊,其結果就是活生生把半個人拖進浴缸。堀川上半身重心完全靠在被壓在浴缸底的光司身上,而一雙腿還掛在浴缸邊。

  因為慘叫而嗆了幾口水,堀川好不容易爬起來,卻是已經跪在浴缸裡面。身上的襯衫和長褲全濕,一頭黑髮掛著水珠,頭和身體因為多種關係隱隱作痛,他狠狠盯著傻笑的光司看,幾乎氣到說不出話。

  然後堀川閉了閉眼,嘴角扯開兇殘的弧度。「很好,想玩是吧。」

  他起身,脫去一身濕透衣物後甩進洗衣籃。接著命令還愣住的光司轉過身跪坐下來,一手強迫光司低下頭來並固定住,一手抓起杓子把水潑上光司頭頂接著擠出洗髮精抹上,兩隻手從髮根開始搓洗起來。光司的頭髮偏長,但堀川處理糾纏不清的頭髮時並不溫柔,而是以手指強硬梳開,讓緊閉著眼的光司不時哀叫。

  在沖完頭上泡沫後,堀川亦不給任何反應時間地一手抓起刷子一手擠出沐浴乳,開始以效率極高卻也稱得上粗魯的方式刷起光司的背來。一邊冷冷地問:「其他地方洗過了?」

  光司悶悶地應聲。再怎麼醉都會被這種對待折磨醒吧。

  堀川哼了聲,接著抽起蓮蓬頭草草沖過之後,把人推出去。「真是浪費水。擦一下穿衣服去外面等。」

  這時浴缸中的水也已被大致放乾,光司磨磨蹭蹭地擦著身,眼睛不時瞟向洗著身體的堀川。發覺到光司的視線,堀川瞪過來:「看什麼,快穿你的衣服!」


※※※


  熱氣蒸騰的浴室中,站在浴缸裡的堀川半轉過身來,身量不高不瘦,肌肉線條卻無比美好,從脖頸到腰至大腿一覽無遺。不算白皙的膚色因為溫度染上一層暈紅,唇色紅潤,銳利的眼神也彷彿含著盈盈的水……

  回過神來,光司雙手已經扣住堀川的腰,偏頭吻咬上堀川的唇。

  堀川一愣,下意識推開光司的頭,仰頭瞪著距離過近的青年問:「你、到底想──」

  光司後退一小步,打斷堀川的質疑。「我喜歡你,堀川,一直都是。」

  「我知道,而且也是一直都知道。」堀川瞪著他一會,終於說。「我是問你現在想做什麼。」

  「欸?」並非預料中的回答,光司微張口,有點混亂起來。「想吻你啊、不對,為什麼堀川你以前就知道?為什麼不告訴我?」

  「告訴你什麼啊,你有問過嗎?」堀川掛好蓮蓬頭,關上水,繞過光司跨出浴缸,從架上抽出一條毛巾擦頭髮。「還是你覺得我應該衝去問你『喂小子你是不是喜歡我』這樣?這是我應該要做的事嗎?」

  光司拉住堀川手腕,連聲音都在抖。「堀川,你,就這樣無視我的心情嗎?」

  「沒有。」堀川停下手,卻仍然低著頭,「但是,明明是你先喜歡我,為什麼是我要去向你告白呢。」


※※※


  中間有一段記憶彷彿是空白的。光司不知道自己何時把堀川攔腰抱起、走到房間,把人放上床後不斷親吻。堀川在他身下閉緊著眼睛,手搭在他胸膛上卻毫不抗拒,唇半開著間斷吐出誘人的喘息,兩人肢體交纏磨蹭著,欲望很快地燃燒開來。

  暫停動作,光司手撐在堀川身側,低聲說:「堀川,張開眼睛看我。」

  堀川依言睜眼,望進一對明亮而認真的眸。

  「我喜歡你,你呢?」

  抿唇,堀川撇過頭去,「都已經做到這地步了你還問。」

  「我說真的。」光司直起身,說,「如果你不喜歡,我不會再做下去。」

  堀川瞪向他,突然起身,猝不及防地推倒原本在身上的人親吻,繼而居高臨下地冷哼,「這樣夠了沒?」

  「……暫時是夠了。」光司苦笑,猶帶著一點被打敗的不甘心。坐起來,一手攬住堀川的腰,一手握住兩人半勃起的下身律動起來。

  呼吸不穩地趴在光司肩上,堀川用力擰了下光司大腿。「你、等一下。」

  光司哀叫了聲,一不留神便讓堀川再次推倒自己,而後眼睜睜看著堀川低下頭含住自己勃起的前端吸吮起來。「堀、堀川!」

  不理會光司微弱的推拒,堀川舌頭情色地舔遍前端,手也不安份地撫弄根部;光司呆愣住,腦中一片空白,從脊椎顫慄竄上的是,比起官能、更加接近心靈上的愉悅,然而其效果仍舊一致,足以讓人……

  「咳、咳咳……最上光司。」

  「呃?」

  堀川轉身到床頭抽了幾張面紙,低著頭擦拭唇角。抬起頭來的時候一臉無奈,聲音沙啞了好幾分。「你……算了。」

  「呃、嗚啊,堀川,不是這樣啦,那個,」光司脹紅一張漂亮的臉,開始語無倫次,「那是你,我……」

  堀川瞟了他好幾眼,終於忍不住滲出一絲笑意。「沒關係,我知道的。」

  「哎、哎唷堀川!」抱緊面前忍笑忍得渾身顫抖還是不時吃吃笑出的青年,光司嚷,「不要笑啦!」

  「好、好,」堀川下巴靠上光司肩膀,仍然竊笑不止。「乖,睡覺。」

  「堀川!」退開一點,光司捧起青年端正而滿是笑意的臉,三分惱怒五分賭氣還有兩分撒嬌地吻了上去。叩開齒關舌頭交纏輾轉,一時安靜的室內變得更為安靜,直到兩人都喘不過氣地分開。

  一手抵著光司光裸的胸膛,一手關掉燈,黑暗中的堀川微笑得讓人怦然心動,聲音低沉柔和,絲毫沒有動搖也不容拒絕。「我說,睡覺。」

  「堀川……」

  「還有,」忽略裝可憐的傢伙,並自動自發把不甘不願的人拉來當抱枕之後,堀川貼在胸口上的嗓音低微卻字字傳入心中。「……叫名字,不要叫姓。」

  「辰、辰見?」

  「嗯?」

  「我愛你……」

  堀川輕輕哼了一聲,聲音已然染上睡意,「少來。」被窩底下的動作卻是溫存地,握住了光司的手。

  光司閉上眼回握,忍不住微笑。

  也是啦,在明裡暗裡跟隨打聽十多年的人終於到手了,不高興才奇怪呢。




20100214 Rian


後記

堀川君是知道的,他什麼都知道...(寒)
另外、堀川人設請參照TB的托雷士(動畫版也OK),特別是長相和聲音XDD(拖走)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魚骨
  • 太強悍了
    隨著劇情的進展
    這兩人的攻守地位在我心中不斷地翻轉翻轉又翻轉(呆愣
  • 沒關係在作者心中也是一樣的!!(拇指

    (所以到最後是因為這個緣故沒有做到底(爆

    里安 於 2010/02/14 01:27 回覆

  • 淵
  • 托雷士是吧!非常好!(用力豎起拇指)
    那我要合理推斷另一個人是──(被拖走)
  • 是、是誰?!(驚嚇

    我都還想不出另一隻是誰──(同被拖走

    里安 於 2010/02/15 19:51 回覆

  • 顆粒
  • 喜歡你的部落格,留言請您繼續加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