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邊故事不適合沒童心的人

春和景明系列



  冬天的夜晚氣溫特別低,本來就容易手腳冰冷的張春和在床上裹著毛毯棉被縮成一團,身體暖是暖了,但腳底板還是冰涼的讓人睡不著,於是他起身。

  半睡半醒間的周景明聽到拖在地上的腳步聲,本能地迅速坐起身來,恰好看到用毛毯把自己包得緊緊的張春和,瞇著睏倦的雙眼,用略為沙啞的聲音咬字不清地撒嬌:「景明……」

  嘆口氣卻勾起溺愛的笑容,周景明扭亮床邊檯燈。「又睡不著?」

  「腳很冷。」

  看了看穿著短褲光著腳站在地板上的春和,景明又嘆了口氣,掀起被窩一角,「進來躺好。」

  讓春和滿足地窩進自己懷裡,冰涼的腳不安份的踢了好幾下,然後才踩在自己大腿上。景明伸手拿出一本手繪的繪本,問:「要聽故事嗎?」

  聽到半瞇著眼睛的春和咕噥了一聲「好」,他把繪本攤開放在被窩外,背靠著床頭牆壁,以低沉悅耳的聲音念道:「從前從前,有個小女孩,她的名字叫蒲公英……

  「蒲公英喜歡在陽光下跳舞,她總是穿著白色的小碎花洋裝,在陽光下旋轉、旋轉,她的頭髮上、裙擺上,總是灑落著漂亮的、碎鑽一般的反光……她的眼睛裡,也住著陽光的碎片一樣,總是閃閃發光……

  「樹上的麻雀好喜歡看蒲公英跳舞,總是在她跳舞時,在她身旁吱吱喳喳……隔壁的鴿子也好喜歡看她跳舞,也總是在她跳舞時,在旁邊咕咕叫著……松鼠會翹起蓬鬆的大尾巴,停下來看著……小狗和小貓也都圍繞在她身邊……

  「池塘裡的青蛙也好喜歡好喜歡蒲公英,總是藏在草叢間,偷偷地看著她……

  「有一天,蒲公英在池塘邊跳舞,跳啊跳,不小心被地上的草絆倒了……一隻鞋子從腳上掉了下來,滾啊滾,滾到了池塘裡面,沉了下去……

  「著急的蒲公英拿了樹枝想把鞋子勾上來,鴿子和麻雀也飛下來想幫忙,松鼠、小狗和小貓在旁邊團團轉,但是卻都沒有用……

  「這時,青蛙很努力很努力地潛下去,把鞋子頂了上來……

  「蒲公英好高興,但是,鞋子還是濕掉了……

  「青蛙說:『蒲公英蒲公英,請不要擔心,把另一隻鞋子脫下來,在草地上跳舞吧,等到太陽下山,鞋子也會乾了哦。』

  「蒲公英說:『謝謝你,小青蛙,我們一起邊唱歌邊跳舞吧!』

  「於是,大家都很開心地跳起舞來……蒲公英唱著歌,其他的動物圍著她轉圈,青蛙嘓嘓地和著蒲公英的歌聲,直到太陽下山……」


  景明闔上繪本,瞇著眼睛靠在他上的春和張開眼,「沒了?」

  「嗯,結束了。」

  「結束了你用什麼刪節號?」

  「這能聽得出來的嗎……」

  「當然可以。你難道不知道刪節號是拿來表示省略、不然就是還沒說完的符號嗎?你都講完了用什麼刪節號啊。」

  「這是一種柔和、講童話的語調啦。」

  「童話你個頭啦!這跟童話沒有關係,跟文章語意表達關係就大了,有問題就要勇於承認啊周景明,又不是快掛了的差不多先生!」

  「呃,這梗我不懂。」

  「『活人同死人也差……差……差……不多,……凡事只要……差……差……不多……就……好了,……何……必……太……太認真呢?』」

  「對啊,春和,你何必太認真呢?」

  用力睜開一直闔起來的眼,春和罵:「要不是因為是你寫的我幹嘛這麼認真啊混蛋!明明寫得又不糟氣氛卻莫名其妙被破壞了感覺就很不好啊!我他媽的相信你耶!」

  「春和,」周景明拍拍他的肩膀,「所以你這樣就叫『愛聽又愛嫌』。」

  「幹!沒聽過是要從哪裡開始嫌啊!你說──」


  叩叩。兩人的對話被房門上的兩下輕敲聲打斷,春和起身打開門,莊家翔掛著好脾氣的微笑站在門外。「我個人覺得,作者在小說中廢話連篇地說教才是最惹人厭的。」


  「而且還十分擾人清夢。」

  林廣在後方滿臉陰沉地下了結論。


20091202 Rian

後記:請相信這樣鬥嘴是這兩位的情趣。

他們很擅長讓人幻滅,我覺得。


補遺

  隔天的某堂下課時間,張春和戳戳在旁邊的周景明。「欸,那個繪本上的圖是你畫的嗎?」

  即使面對這沒頭沒腦的話題,周景明也沒有遲疑。「是啊。」

  「你直屬是不是很會畫圖?」

  沉默了一會。

  「你太失禮了,張春和。」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