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羊頭賣狗肉是不道德的

春和與景明的故事。

這兩位老是跑出去串場,連在自己的故事裡都不正經XD




  甫下課,某社辦裡就傳出陣陣喧鬧聲,從不遠處樓梯走上來的春和偏偏頭,眨眨貓般的狡猾眼眸:「喂景明,你說那是怎麼回事?那是你們社辦吧?」

  周景明探頭確認了天井對面的教室位置,隨即面色一沉,「不要看,很可怕。」

  張春和什麼沒有,好奇心和惡戲心理最為旺盛,於是反過來拉著不情不願的自家情人往那個口哨尖叫此起彼落的方向走。「那麼,不看看對不起我自己囉。」

  聳聳肩,「你不要後悔就好。」



  那個社辦屬於三個社團共用。身在其中之一的周景明知道,在星期四的這個時段,那裡便成為一個「發生什麼事也不奇怪」的地方,因而除某次迫於無奈之外,沒有在此刻踏進那裡一步過。

  而該次經驗雖不致造成什麼心理創傷,倒也足以讓周景明清楚,他自己並非那些人口中的「同道中人」。

  因此在某次春和半開玩笑說要穿女生水手服給他看時,他堅定地拒絕了。

  那個社團,雖美名為不知所謂的「姿儀社」,但事實上卻是扮裝社團;並且,不是他自己認識的幾個妖嬌眩目的Drag Queen的扮裝,亦非自家直屬學妹狂熱的Cosplay,而是「偽娘」扮裝的集合處。

  平常看那些男性尺寸的水手服、套裝、護士服等林林總總的姿儀社社產倒也沒什麼感覺,春和有次先斬後奏的裸體黃色小鴨鴨圍裙他只覺得好笑又有點可愛,甚至偶爾在開會時見到的幾個幹部看上去也挺適合那些衣服的,但是,

  看到實際上的女‧校‧泳‧裝穿在男人身上,他仍然感到不小的視覺震撼。

  特別那間女校還是他家青春可人的妹妹念的高中。

  (妹控景明受到情緒上的擾動,HP↓32!)

  當時的他雖神情自若地打了招呼取了東西,不過在關上門的那一刻,他的腦中不由得響起學妹曾發出的感慨:「次元障壁雖非牢不可破,也是一般人難以企及的。」

  學妹之言,誠不我欺。


  不過當下是當下,事後周景明還是好好地和友人檢討了一會自己心中的偏見,最後得出自己的思想仍然受到異性戀霸權社會一元價值至上宰制的結論。

  雖然被學妹鄙視了一番,直言:「其實你就是外貌協會而已,不用不好意思承認。」



  看著前面拽著他走的春和,周景明瞇起細長的眼睛微笑。是啦自己就是外貌協會,不過他也就只是拿自家小情人出來比──靈活的眼睛笑起來像兩枚彎月,象牙般的膚色最近曬成小麥色更加令人垂涎,雖然練出了一點肌肉但捏起來還是觸感良好的腰臀──咳,再下去就限制級了。

  總之,能比得上春和的男人,在他眼中屈指可數。(只就外貌來說,林廣那個無條件荷爾蒙放送機可能略勝一籌,但正被兄控攻略中的生活白痴實在不能算進比較範圍內。)


  幾步路內思緒已經轉了千百回(事實上是轉到毫不相干的地方去了),終於到達鬧聲傳出的門前,春和朝景明擺出一個「請」的手勢。

  景明苦笑,抬起手來敲了兩下門。

  門內聲浪稍稍降低,接著一個清秀男生探頭出來,神情滿是抱歉,然而在看到景明及他身旁的春和時眼睛登時一亮:「嗨,學弟,帶你朋友來?」

  景明禮貌又帶點炫耀地微笑,「是我男朋友。」兩人交往雖然低調,但雙方都無意隱瞞,別人愛說由得他們去說──雖然也有點年輕氣盛的調調在就是了。

  男生驚呼起來,聲音突然非常興奮,「快進來快進來~」

  春和正轉頭望向景明,毫無防備的就被男生拉了進去。不大的社辦裡,併起來的長桌邊好幾個男生女生大聲談笑,身上──

  景明苦笑,看著一大群身著各式女生服裝的人立刻把春和團團圍住,興奮神情溢於言表,只差沒開始動手動腳。於是他向前,不著痕跡地將愣住的春和往自己身邊帶近一些,輕描淡寫地說,「春和,他們是和我們以及另一個社團共用社辦的姿儀社。」

  清秀男生上身白襯衫下半身格子短裙,甜甜微笑:「我是社長。」

  「你好……」春和低頭看了一下──露出的細白大腿、其下的白色長統襪和黑色娃娃鞋,收起其他的表情微笑回應。「我是張春和。」

  人群中一個穿著女僕裝的男生衝出來拉起春和的手,「你好你好,我是活動喔,我叫小誠~小誠最喜歡穿女生的漂漂衣服了~」

  社長看著高高挑起眉的景明,小心地問:「學弟來拿東西的嗎?」

  而看著春和被簇擁到一邊的景明只回了兩個字:「路過。」

  「抱歉,我們社員比較人來瘋……」

  「沒關係。」


  相較於門邊搭不上話又面無表情的周景明,另一邊春和面前圍繞的人就多了,主要是對兩人關係好奇的人……應該吧。

  「春和跟那邊那個超帥的男生是一對嗎?真好~小誠也好想要那樣的男朋友喔~嗯~雖然小誠也不缺男人啦~呵呵~」

  「還有啊~春和是小攻還是小受?是小受對吧?小誠也是小受喔~而且是M唷~小誠最喜歡被高高帥帥的男生欺負了~那種感覺超好~」

  「小誠覺得穿女裝最棒了,大家都說小誠穿起來超可愛的,而且在做的時候那種恥辱感特別強耶~小誠最喜歡玩女僕遊戲喔~」


  總而言之,春和在如此這般地被轟炸了一段時間後,才終於等到景明從門口走過來。「該回去了,你明天要交的作業不是還沒寫嗎。」


  聲音淡然,但春和似乎看到情人眼中閃爍著促狹的光。



  終於回到兩人和朋友合租的住處,跌坐在沙發上的春和喃喃抱怨。「周景明你根本是故意的吧,這樣整我。」

  「你自己想去的喔。」狐狸一般的微笑,景明跟著坐下。「他們社長人還不錯啊。」

  「重點是其他人好嗎。」春和朝旁邊開始毛手毛腳的傢伙翻白眼,「尤其是那個女僕裝是怎麼回事?長相天生的也就算了,又不練身體,連好好挑件可以修飾身材的衣服也不會,更誇張的是講話十句有八句在講自己,而且那些話題根本是性騷擾。」

  景明吃吃地笑,「結果春和你也是外貌協會,小景我好桑心~」

  「幹,不要學那個語調講話!」春和憤憤拍掉越摸越下面的手,「有夠噁心,又不是幼稚園小孩,講著好玩也就算了,偏偏每一句都用那種方式講話是智缺嗎!」

  「嗯~」景明乾脆整個人賴上春和肩膀,「小景不知道~」

  「吼喔嘎嘎嘎嘎──」似乎有根神經啪地一聲斷裂,暴走的張春和反身抓住景明肩膀搖晃,「不、要、那、個、樣、子、講、話!」

  周景明大笑,於是惹得春和更加不悅地將他推倒在沙發上大吼大叫。「周景明你這個腦殘!白痴!有病啊你!」

  「好啦好啦,」笑完的男人拍拍俯瞰自己的情人,「誰教你的反應這麼有趣。」

  哼了一聲,正想坐回去的春和被快了一步的景明攬住,淺淺地親吻。

  一次,再一次。


  直到……

  「兩位,要親熱就回房間去好不好。」

  提著晚餐站在旁邊的林廣臉色不佳。

  「沙發弄髒了誰洗啊。」


finis
20091125 Rian


補遺


  消夜時間。

  張春和抓著林廣的肩膀搖晃:「學校會讓這種社團過評鑑嗎你說啊林廣你說!」

  周景明邊拿筆在春和的作業草稿上加註邊說:「他們指導老師是莫我若,還有,裡面有將近二十個女性社員。」

  「莫教授不是做性別研究的?」

  「聽說他們是去拜託素素姐的。順帶一提,姿儀社的宗旨是『培養優雅的儀態舉止,建立由身到心的自信與自在』。」

  「自信過頭了啦!」

  「隨便怎樣都好啦不要再搖我了,我覺得我快要把雞排吐出來了……」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