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文字注意。

 

給初訪者:請務必至此閱讀。

風雨日合:文字創作集中地。 

梅里安簡稱里安,Melian或者Rian。

回應請勿出現火星文,禁止無斷轉載或無斷引用任何一篇文章的完整段落或片段。

自行連結歡迎,若能講一聲讓我去玩會更好:)

Crepundia Nova (未完,標題暫定)

人偶AU文。

林肯萊姆系列同人。

  本文乃是人偶飼養日記(作者:隨風)一文的衍生,可謂同人的同人。然而時間點(大概)在很後面,並且(最重要的),這篇文同時也是林肯萊姆系列(小說)的衍生,而且從其他地方來的梗很多,不見得都有註(喂)。

  總之,本文同時也希望能達成讓某君續寫的目標,我肯定這加下來有三千字,而且我一定會(至少)寫到真的有一個事件(如果說我的忠實讀者同意我來這裡打混的話)。

  又,本篇打擦邊球。(才怪)

 

0. 那個業務員

  我新搬進的公寓對面,據說住的是個超級業務員。

  一個住在老舊公寓的超級業務員?我朝瑪麗琳瞥了不以為然的一眼。我的房屋仲介湊過來討好地笑:這傢伙怪得很,說不需要什麼防護設施,便宜就好。

  我聳聳肩,姑且相信了這個漂亮的女人。

  卻也升起了小小的好奇心。

 

  過兩個月的周末晚上,我終於在電梯裡遇見我那早出晚歸的鄰居。

  也難怪,我的工作並不需要天天出門,家中有電話、網路加上一台事務機也就很夠了。兩個生活模式不同的人,應該不容易碰面才對。

  我們互相禮貌地點頭,笑笑,寒暄。

  忍不住好奇,我唐突地探問了對方的事業。

  他露出一口白牙笑得燦爛,告訴我明天會給我一本產品DM。

 

 

1. DM或目錄,請你來鑑定!

  隔天清晨,門鈴響;我睡眼惺忪地開了門,鄰居用不輸昨晚的笑容,遞給我一個厚重的包裹──你昨天不是說DM嗎?這厚度、這重量根本不是DM吧!

  我被那個重量壓得沉了一下,而後還是道謝。

  他說,要是有感興趣的產品,可以告訴他,讓他打折。

 

  我慎重地把包裹放在書桌上,拆開綁繩。

  兩本厚度加起來和我架上那本諾頓英國文選*第一冊(第八版)差不多的菊八開精裝本裝在書殼裡躺在我眼前。我連默默在心裡吐槽的力氣都沒了。

  燙金花體字在典雅的黑色書殼上勾勒出Crepundia Prima*的字樣,旁邊是同樣華麗繁複的燙金花邊,我小心抽出書背印著Crepundia Prima I的一冊,封面設計和書殼類似,於是我打開第一頁。

  首先是前言、簡介和注意事項,我跳過;後來發現簡直失策。目錄上是分門別類,眾多漫畫的角色名──是人偶嗎?我看了看標題,要取得這麼多不同著作的人物版權應該不容易吧。

  於是我隨手翻開一頁,恰巧是最近挺出名的蝙蝠俠。看到價格時我著實吃了一驚,看照片確實是很逼真的六英吋人偶,然而這也太過昂貴了。

  尤其這些配件!天哪,簡直是太誇張了!

  我迅速地瀏覽過一頁頁的人偶,價錢基本上是差不多的──噢有些是稍微便宜些──而且人偶版本還有不同?這是怎麼回事?

  等等,我在這兒看到了個警語。「警告:本玩偶和……有預設敵對模式……」

  預設敵對模式?

 

  於是我翻回簡介。在大開眼界的同時,也想起公司裡其他年輕女生們最近的話題,突然腦子裡靈光一閃,領悟了她們口中的「有意思的人偶」和那抹不明微笑的意義。

  噯,這可不是活生生的養成遊戲麼。

 

  花了數個小時把兩冊翻完,嘆為觀止。裡面是有不少我很喜愛的經典人物,於是不禁開始遐想。比如同時養隻福爾摩斯和亞森羅蘋。

 

  晚上抱著玫瑰花束(真是驚人)的鄰居以招牌笑容敲開我的門,然後在晚餐關於人偶的談話間,很實際地指出我對煙味嚴重過敏的事實(雖然我不曉得他怎麼知道的)。

  「真掃興。」

  「幫助客戶選擇一個合適的玩偶是我的責任。」

  「只是避免退貨率過高而已吧?」

  「這麼說也沒錯。」微笑。

 

  大概聊了個把個小時;我把產品書遞還給他,然後遺憾地道歉我現在閒錢不夠。

  「您是不是在家工作?」他沉思。

  我點頭。

  「那要不要加入我們公司的產品測試行列?報酬是象徵性的,不過可以拿到一套測試的玩偶──」一個眨眼。「在產品新上市前都要作過家庭測試並斟酌作最後上市調整,這是本公司一貫對顧客負責的方針。」

  「條件呢?」感覺這公司錢賺太多。

  「需要長時間在家,並定期寫觀察報告回報人偶狀況。」

  「……好吧,是什麼玩偶?」

  他拿出了一張列印出來的列表(Crepundia Nova: Novel Series),都是些暢銷小說的角色,主要是美國、歐洲和亞洲也有部分。「我們最初合作推出的人偶都是廣受歡迎的英雄漫畫系列Crepundia Prima,接下來是經典的電影或電視劇人物Crepundia Nova,現在我們想開發更新的客源……」

  「啊──林肯萊姆系列?」

  他微微一笑。「那麼,本公司鄭重感謝您的熱情襄助。」

  「不,我只是想說這傢伙不會很難搞嗎。」

  「……」

 

 

2. 產品手冊

  結果我還是在星期一拿到了萊姆人偶(小說版)的產品手冊。

  然後發現了說奇妙也稱不上奇妙的一些事情。

  比如,有一條是這樣:湯瑪斯人偶為小說版萊姆人偶之專屬配送助理人偶,不單獨販售。

  或者是:可使用電影版之助理玩偶(較便宜),然需六個禮拜重新啟動一次。且無法使用小說版專屬之進階功能。

  最讓人會想掀桌的應該是:若欲觸發萊姆人偶之偵探功能,請購買莎克斯人偶,或者府上已有其他會觸發神秘事件的人偶。

 

  神秘事件?那麼日本分公司出的東京雙煞*(俗稱)系列算不算……

 

 

3. 開箱記錄

  星期二的早晨。

  我聽到門鈴,從餐桌上放下土司夾蛋,起身去開門。

  在一堆大小盒子底下,是某業務員燦爛的白牙閃光。

  我無言地拉開門讓他把盒子們搬進來,我的玄關很快就堆滿了印著Crepundia Nova: Novel Series的盒子;我快速地在書桌和音響中間清出一個空間,讓我的鄰居忙活去。

  ……萊姆的麻煩東西還真不是蓋的。看到這男人笨拙地拆開一個超小便盆塞進床底下,我還真忍不住噴笑出來。他轉頭瞪了我一眼。

  「完成了,親愛的小姐。」最後他直起身,一臉怨氣地把人偶的盒子推到我面前。

  我擺出無辜的神態,「哎呀呀,我只是想說配件怎麼那麼多而已。」

  「……這是基礎維生設備。」說這話時我親愛的鄰居眼神微妙的朝向不知名遠處飄去。

 

  ……很久很久以後我才知道是因為這傢伙家裡太多不用變種就已經很恐怖的份子,導致Novel Series開發部的先生小姐們嚴格禁止他把萊姆和莎克斯帶回自家測試,因此不甘心的他乾脆拉了鄰居(就是我)來試用還附贈配件。

  哎呀,畢竟安樂椅神探和女警實在是和那一大票與日俱增的超常識怪人有一段不小的距離嘛。

 

  我打開盒子,看到裡面闔著眼睛的萊姆,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喂我能不能先開湯瑪斯?」

  「明智的抉擇。」我的鄰居把另一個盒子放在書桌上,點頭。

 

  於是我開開心心看著小小的湯瑪斯禮貌地朝我打招呼。金髮,溫和的笑容,比例修長,服裝齊整,品味出色,口音無懈可擊。好一個完美無瑕的人偶!

  然後他認真的問我萊姆在哪裡。

  ……我朝萊姆的盒子指了指,他以依然彬彬有禮的語調問我可否讓他幫忙叫醒萊姆。

  我以無比莊嚴的態度點了點頭。

 

  然後我見識到了一場精彩、無與倫比的唇槍舌戰。而且由於使用的語言和裡頭的知識太過拐彎抹角艱澀複雜,因此我實在沒辦法忠實記錄下來。

  簡單來說是這樣的:

  湯瑪斯先是指點我們收拾好那張床邊的雜亂,把一些配件重置位置;接著我們才打開了盒蓋。

  我把萊姆搬到床上去,湯瑪斯則迅雷不及掩耳地刷一聲拉起床旁的簾子,然後我們就聽見萊姆拉長了聲音的抱怨聲。

  不能不說,雖然裡頭滿懷怨氣,那聲音還是該死的低沉悅耳,和湯瑪斯愉悅而年輕的嗓音形成對比。

  「該起床了,我猜我們的擁有者想見見你。」

  「起床?你看看我現在這個樣子,能怎麼『起』床?」

  「既然如此,你就應該去梳洗一下吧,林肯。」

  「我討厭那些讓我無法動彈的麻煩事。」

  「你『已經』是無法動彈了,所以再多些這樣的事情應該也無妨吧。」

  ...blahblahblah.

   總之我們聽了好一陣子話題越來越偏移的對話,我終於忍不住手一揚拉開了床簾。恰巧阻止兩個人偶開始辯論自殺及協助自殺在法律與道德上的責任和義務。

  老實說,萊姆瞪大眼睛、嘴巴開合了好幾次說不出話的樣子,我大概也只能看到這一次了。

  而湯瑪斯雙手交叉,以「真抱歉讓你見笑了」的表情看向我們。

  於是萊姆轉頭,意圖無視我們繼續對他的助理開砲。

  然後我說,「哈囉,林肯,你還想知道艾咪什麼時候到嗎?」

  他倏地閉上嘴,嚴肅地告訴我。「當然,我非常需要一個辦『正事』時的夥伴!」

 

  湯瑪斯在一旁悄悄翻了個白眼。

 

  接著我的鄰居大概解釋了一下為何莎克斯人偶會必須晚個兩三天的原因。主要是因為技術部門想加添幾個比較次要的程序,把人偶做的更逼真、更貼近生活,之類。

  「更貼近生活?」萊姆逼問,「你說更貼近生活是什麼意思?」

  「像遺傳的關節炎或者咬指甲的自我傷害之類?」我說。而萊姆撇過頭去。

  鄰居悄悄把我拉到一邊,告訴我話還是不要不要講那麼白比較好。

  我反問;「你覺得像萊姆這種沒良心的傢伙會受傷?」

  他瞪著我看,一陣沉默。

  然後我們聽到另一邊不大不小的聲音,「噯湯瑪斯,她說得很正確啊,只不過要是她真以為我那麼容易受傷害,我們也不用繼續玩下去了,對不對?」

  鄰居皺眉,「好吧好吧……那就先這樣了,請務必記得寫觀察報告。」

  我點頭,起身送他到門口。

 

 

5. 談話

  晚上我支開了湯瑪斯,請他幫我去找張我八百年前就不知放在哪裡的地圖。

  「寫文案要用的。」我很確定就算湯瑪斯再有家事天份,也絕對找不到我那張貼在已經被書櫃遮起來的牆壁上的地圖。

  我拎了張小凳子在萊姆旁邊坐下。

  「我對早上說的話表達歉意。」

  萊姆瞪著我,然後是他的招牌聳肩──我第一次親眼見到,「又沒什麼。」

  「我聽到你之後對湯瑪斯說的話了。」而且你也聽到我說的話了。

  「那妳就應該知道──」

  「我知道,但是我也知道你不是對他說的,謝謝。」

  他沉默了一會,然後露出某種微笑,「那麼……」

  我把手指放在他左手邊,跟著笑了一下。「請多指教。」

  他左手無名指搭上我的指尖,「請多指教。」

  「嗯哼。」我們轉頭。湯瑪斯站在桌上,十足滿意地點頭微笑。

  ……該說,不愧是全能助理湯瑪斯嗎?

 

(TBC)

  Crepundia Nova 6~10

 

※總是會不斷增加的有註等於沒註(喂):

* 諾頓英國文選:The Norton Anthology of English Literature,厚約7cm。

* Crepundia Prima:胡掰的人偶系列名,後面的Crepundia Nova也是。

* 東京雙煞:兩個名字裡面有一的日本漫畫人物,走到哪裡哪裡有死人。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鬼狼
  • http://blog.yam.com/loup

    昨天我老闆突然丟出這種問題:

    「那個只有一隻指頭的偵探?」

    然後又有以下的對話:

    老闆 說:
    這有什麼好寫的啦=口= 誰會買這種人偶!
    我 說:
    就是要挑戰啊(強調貌)
    老闆 說:
    你再鬼
    老闆 說:
    這不叫挑戰了
    我 說:
    這叫挑戰
    我 說:
    但時間太晚了
    老闆 說:
    這叫超級的強人所難
    我 說:
    早就休庭了 我不想要進行交叉質詢

    讓我認真反省,當你對一個「從地獄來的鄰居」的定義到底是他手下那一海票超常識的瘋人院房客還是這個鄰居本身,最後,在連我那個一天逼出我一萬多字文債、沒良知、沒道德到一種小丑等級境界的老闆都會批判我敲林肯‧萊姆文是件「超級強人所難」(他用的形容詞在我看來還稍嫌委婉了點兒)的事後,我決定,沒錯,是鄰居「本身」。

    不過,我得承認---承認這人性當中最惡劣的部分,在我看到這篇發展潛力無窮的Crepundia Nova,就如同我常用的敘述---內心吹響了凱旋的號角,雖然深知里安小姐是個注重課業與平衡的大學生活與閱讀領域的好孩子,我依然忍不住---就說這是一種梅菲斯特式的職業病---非常開心地看完這三千字的開頭,並由衷期待此文的發展。

    PS.是的,雖然到日本出差是很久以前的事,我知道東京雙煞是誰。
  • 既然理君已提醒您本篇出現實屬強人所難,那麼我就無庸贅言──
    您沒有下一篇人偶文這篇就沒有續。(微笑)
    (這樣應該不算沒道德良知吧)(思)

    是說,我其實不是覺得您會不知道東京雙煞的梗耶,但我本來期待您會告訴我您和瑪麗琳很熟……(好吧我其實也不是那麼認真的在期待)

    里安 於 2008/10/19 14: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