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文字注意。

 

給初訪者:請務必至此閱讀。

風雨日合:文字創作集中地。 

梅里安簡稱里安,Melian或者Rian。

回應請勿出現火星文,禁止無斷轉載或無斷引用任何一篇文章的完整段落或片段。

自行連結歡迎,若能講一聲讓我去玩會更好:)

[翻譯] [蝙蝠俠] Hell of a Way to Start a Partnership (Dent/Crane, PG-13) 

原作:aureliapriscus

授權:
aureliapriscus 2008-05-25 08:55 pm UTC 
Go ahead, though credit and a link back to the original story would be appreciated. I'd also love a link to your version when posted! I'd like to see it. :)

原出處:http://community.livejournal.com/arkham_slash/6716.html

譯者:梅里安 (jiulamelian, Rian)

譯者注:這篇純粹應鬼狼君要求翻譯,即使根據歡樂的基本規則我很想把標題譯成「糟糕拍檔天堂路」,不過這樣似乎會讓鬼狼君的血壓驟升搞不好會弄到中風或者心臟病發之類的──對我翻譯的品味一向都滿恐怖──這樣我個人的人身安全可能會有問題,所以很可惜地我放棄了這個譯名,用了一個雖然微妙的和原意有差別但是至少比較正常的標題……

然後鑑於這是我翻譯過的第二篇小說而且我和高譚不熟也沒打算跨越這道高牆,請不要丟雞蛋。

感謝魚骨解決了我天殺地難翻的那一段


***

Okay, I'm hoping that, given that this is a Crackfic Competition, OOC warnings are not necessary. That said, be warned that I haven't seen more than a handful of Batman: The Animated Series episodes and that none of those have involved Two-Face. Because of this, and because I'm hopelessly smitten with The Long Halloween and Dark Victory, most of the little details have been lifted from those comics and probably won't match up with B: TAS canon. Even though I'm pretty sure he's too out of character to be recognizable, this is definitely Dr. Crane from Batman Begins, so, um... yay for crack?
Now that I think about it, be aware that this is pre-slash rather than slash. I hope that still counts.

標題:通往地獄的夥伴道路 (Hell of a Way to Start a Partnership)

作者:aureliapriscus

配對:Dent/Crane ...嗯,在某種意義上可以這麼說。 > _ >

分級:PG-13

免責聲明:我相當肯定這些傢伙不是我的,而且他們自己也不會這樣做。好吧,雙面人可能會,別管了。


為了某些他無法掌控的原因,過去六個月雙面人都住在在高譚市穢臭的下水道裡。他知道,如果他想要讓人遵循他的主張的話,過渡期會很困難,並且需要一定的犧牲。沒想到的是,高譚市民似乎對他那特殊的法律與秩序的觀點有著出乎意料的敵意。隨之而來的全市追捕也把他逼到了地下。

大致來說,他能理解承受了幾十年未兌現的承諾和無能政府的這些人為何不能理解他所試著達成的境界之美。儘管如此,在上次想幹掉那隻蝙蝠時,他們仍然認為唯一的辦法是射穿兩名偷偷摸摸的警察的腦袋,並且作掉周圍的某些人,因為那些傢伙不僅令人起疑還駕駛著好到詭異的車。這很合理。第二天早晨的頭條上稱他為「狂暴的殺人瘋子」,而報紙並未理解錯誤;無論如何,他隔天下午兩點還是炸了他們的辦公室。他們似乎得到了他想說的話。

當然,他放逐的新生活也是有好處的。他隱匿處之僻靜讓他得以對他的新家園做出可觀的改善,並且不會招致不必要的猜疑。這裡現在有暖氣和電,即使因為所羅門‧格蘭迪之故,他必須廢除大部分安全系統的功能,不過他還是可以安裝足夠的照明,這樣他就不會弄丟硬幣超過一個月。

上次也夠糟糕的了,他大概花了絕大部分的下午緊張兮兮地朝陰影和其他任何會動的東西開槍,直到他看到在某張桌子底下的一抹銀色閃光。他甚至還射到了格蘭迪幾次,不過這傢伙幾年來大概死過太多次,以至於看起來並不怎麼介意。無論如何,他的下水道是個黑暗而令人不愉快的地方──雖然今晚它可能還不夠黑暗。

強納森‧克萊恩醫生正在調整他的假髮。一小撮棕髮掉到他的眼前,他將它掠到一旁。「這個嘛,」他突然說,「我看起來如何?」

「我會這麼問,」雙面人咆哮,「為何我不該以侵犯住宅隱私把你踹出去?」

克萊恩一定瘋了,而且那時間還不怎麼短。這應該就是他這麼堅持不懈的大半原因。「不,不,」他的臉皺成毫無吸引力的一團,而他表情裡的某部分似乎表達了事情並沒有照他的計畫進行。「告訴我,我看起來如何,這很重要。我到底有沒有弄好?」

雙面人看著他的臉,因為在擺出幾分鐘無用的姿態後他很快就決定,當你的對手穿著裙子的時候,幾乎是不可能威脅到他的,就算你確實拿著槍並擁有冷血謀殺任何擋住你去路的人的完美記錄。裙子並不怎麼適合他。它的邊緣磨損了,掛在他瘦削的身架上的樣子像是一個印花大袋子裝著馬鈴薯。至少,幸好這件裙子並沒有任何隱藏武器的空間,因為雙面人並不怎麼想要搜他身。

神奇的是,克萊恩似乎穿高跟鞋穿得十分自在。他抿抿唇。他搽著口紅──對他的膚色來說色調太粉紅了。「這並不禮貌,你知道的。」

「什麼?」

「讓一位女士等候。我還以為你該是個多情種子。」

這衣服和頭髮在黑暗中造就了驚人的、幾乎是熟悉的人影,但是他壓制住由他幾乎忘卻還存在的焦慮與罪惡感所產生的微弱衝動,並擺出一個威脅的陰沉表情。「你不是個女人。」

「哈維。」

雙面人怒氣上揚,然後緩和下來。「我認為吉爾達……胸部更豐滿些。」他懷疑地說。「顏色滿耐看的,但我不認為這件適合你,還有你到底為什麼在這裡?

「我很確定你知道,丹特先生,」克萊恩說,嘗試地小轉了一圈裙子。「我是一個經過訓練的精神科醫生。」他頓了一下。「也許A字裙會比較合身。」

雙面人拉開他點二二手槍的保險並扳下擊錘。

克萊恩訝異地微微張大眼,留心地觀察著槍。「就像我剛說的,我是個精神科醫生。」他猶豫了一會,像是在思考怎樣接下去才是最恰當的,當有把上膛的槍正指著他漂亮、柔弱的臉孔。「或許你可以理解,當我在診治精神病患時,我多年研究人類心理的經驗是項非常寶貴的資產。」

雙面人瞇起他的雙眼──呃,總之是其中一隻。

還有,」克萊恩很快地接續下去,「這經驗讓我推論出你是個妄想型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並且苦於解離性人格身份認同障礙──你介意把它放低點嗎?謝謝──以及,回顧了由我在瘋人院的迷人繼任者,很不幸已故的艾琳‧丹佛斯醫生提供關於你的檔案之後,我認為你的前妻吉爾達‧丹特是你最大的弱點。那當然是除了你那硬幣的戀物癖很遺憾地──」

戀物癖?

「不,不,不是那樣的。」克萊恩說。「呃,至少我推測不是。我已經花了大把時間思考過,你的不是那種,啊──我要說的是,那種『異常癡迷的專注或依戀』的戀物癖。當然啦,這個名詞也被定義為相信一個物體擁有神祕的或精神上的力量,根據我的觀察,也是你的幻想中很重要的一面……」

「而且你認為這樣──」雙面人打斷他的話,並以槍管指著克萊恩的服裝,「打啞謎能更容易操縱我?」

心理醫生撲搧他的眼睫。他睫毛膏上的太過火了。「是?」

你腦子進水了嗎?

克萊恩聳肩,並調整肩帶。它滑下來了。「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幫我?」他遲疑。「我是說,這個計劃。」

「如果你認為那個蝙蝠俠會這樣就被打敗,你可以穿得像他的女朋友而且他甚至不會注意……」

「少蠢了,」克萊恩輕蔑地說。「我穿皮革看起來糟透了。不,我打算利用蝙蝠最深沉的恐懼把他趕出來。用我做的心理側寫加上一些在我這領域裡支持我的專家,我想我可以確定蝙蝠俠的祕密身分並且有系統地摧毀他珍視的所有人事物。只要有足夠的努力和創造力,我一定能讓他完全精神崩潰。我們可以做個研究,我打賭我們還能出版咧。」

雙面人點頭。這是個稻草人偶爾神智清醒時的普通計劃的特徵,不過它包含著承諾。無論如何這個計劃裡仍有些地方很可惜地未完全發展,還有,即使法庭在他第一次武裝搶劫幾個小時後已經吊銷他的營業執照,但他本質上還是個律師,可以嗅得出來啥是胡說八道。「為什麼你需要我?」

「因為你能幫上忙?」克萊恩模糊地說。「你難道不承認這對我倆而言都會是個有利的合作關係嗎?」

如果克萊恩在心理側寫上是對的──既然他想到了這點,這計劃就出人意料的可行──一勞永逸地擺脫蝙蝠實在是太吸引人以至於難以拒絕。他不確定美國精神醫學雜誌是否接受以鮮血寫成的文章,但找出答案肯定是有趣至極。不過,仍有些什麼煩擾著他,在他腦後喧擾不休並且尖叫著想被聽到。雙面人哈維眨眼。「你穿著一件裙子。

「是的,我穿著一件裙子!我們可以繼續嗎?」

不行。

「你真的很不講理耶。」即使在下水道黯淡、閃爍的燈光中,也可以很明顯的看到克萊恩正噘著嘴。他的下唇甚至有點顫抖。

雙面人瞪著他。「你他媽的到底有什麼問題啊?」

「你不能怪我想嘗試嘛,」克萊恩冷靜地回答,以雅緻的繡花手帕輕拍假心假意的眼淚。「看,我能看出我的女性魅力對你有一點點的小影響,所以……」

你是個男人。你沒有天殺的女性魅力。」

「你至少可以假裝有些內在的一致性吧,」克萊恩忽略他,這樣說。在他的眼中有種雙面人不能理解的奇異光芒。「讓硬幣決定。」

這個建議看起來很合理。「好吧。」雙面人最後說。「壞的人頭,我就殺掉你。」

克萊恩困難地吞嚥一下。「事實上,」他嘗試地說,「我本來要建議『壞的人頭,你拒絕參與我傑出的計劃』,不過……」

「不能怪某個人想要找點小樂子吧。」

克萊恩嘆氣並且把雙手按在太陽穴上,像只是在強調有著極端的不便讓他頭痛。「好吧,既然如此。壞的人頭,你殺掉我……」

這就對了,」因為雙面人非常喜歡這個建議。

「好的人頭,」克萊恩以切實的口吻接續下去,讓雙面人突然覺得那就是他一直以來的打算,「你和我做愛。」

啥?

「或者不,」克萊恩匆匆補充。「我們可以就聯合起來,殺死蝙蝠俠,這也很好。」

「我沒聽到這個,我沒聽到這個……聽著,」雙面人垮進一張椅子,因為這對話很快發展到讓他沒辦法好好站著講。「我打算就假裝你沒說那些,好嗎?事實上,如果你不再說任何話我會無比地感激你,不然我就會把你那張天殺的臉撕爛,聽到沒?

「彈硬幣吧。」

他做了,硬幣落在他的手上,敲到他的結婚戒指並發出一聲無害的噹啷。完好無缺的銀色人頭看著他、嘲笑著他。雙面人在這個下午發出不是第一次的詛咒。

「好消息?」克萊恩正在補唇妝,雖然雙面人也不知道他為何要這樣做。

去你的。」雙面人嘶聲說。

精神科醫生似乎以絕大的熱情來回應這個建議,雙面人握緊拳頭。這個決定出於他自己的手。他沒有選擇,但或許最好是如此。硬幣之前從未說謊。

「讓我這樣說吧。」雙面人小心地說。「如此展開夥伴關係實在糟糕透頂。」


***

譯後記:

老實說這通篇都很想讓我吐槽啊啊,小貓派翠克上身的克萊恩醫生真的是謎到一種讓人無法理解而且嘴角抽搐的境界,而老老實實地回應這亂七八糟的傢伙的阿雙(誰啊)同樣也是一整個搞笑,幹嘛這麼認真啊阿雙!(搖晃)

in ALEA:老實說這篇文的辛酸血淚全都倒在某君身上了所以我也沒有甚麼好抱怨的;是說下巴骨居然還說,三千字換一本刊真是廉價勞工不過我本來其實沒打算要酬勞的,只是因為某君一直強力推銷某刊,所以──啊啦還是說自作孽不可活啦。(大笑)

20080529 Rian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鬼狼
  • 3000字換一本刊!3000字換一本刊叫做廉價勞工!!!等一下,您的意思是賺錢送您刊的那人是廉價勞工是嗎?不,我不是在否認您翻譯這篇文所做的努力!只是---他娘的老子寫N萬字的插花暨序一篇也才賺到兩本而已!!!(老闆,等一下,我說電鋸請收請來,我不是故意要拿古巴危機等級的爆字插花來搏人同情,不過您得承認這發言實在太過份了,竟然說您的本換3000字很廉價,也不想想這本是您爆多少肝我爆多少腦細胞換來的(不,序也不好寫,您得承認)

    是說啊...里安小姐,來拖稿團寫文會比在高譚外爆爆米花來的有成效,理前輩已經為所有初臨高譚的後生晚輩(不對!)規劃好詳盡的爆肝行程表,修羅路線圖以及腦細胞沒了的時候的急診電話,如此萬全的準備,只要您願意再"花一點點"靈感觸動的小小漿露(對不起),就您看過的Batman Forever做一點"小小的"衍生...算了我覺得我再繼續廣告下去接下來我所出的每一個本里安都會是不用錢的基本訂戶.

    呃,歡迎來到高譚市?
  • (下巴骨快出來有人在嗆你了!)三千字換一本刊是廉價勞工並不是我說的,而是我的同學們以及室友們在換算新台幣後所得到的結論;其實就心血上來說並不等價,我相信沒人能否認這個事實。

    呃,您確定要我進高譚?可是跳高譚火坑真的是很燒錢的事情(瞇眼),爆爆米花還可以賺零用錢(不對)。話說回來不用錢的基本訂戶聽起來真不錯……(喂)

    不過、對不起我檔期很忙現在已經到倫敦了。(大笑)

    里安 於 2008/05/29 20:57 回覆

  • 我不是下巴=A=+
  • 我懷疑理小姐有變相逼人浮水的嫌疑...(思

    根據刊的尋常價格(?)換算10來字1塊錢真的很便宜的啦大哥您知道這位小姐在我們這邊也是個高級翻譯機兼自動校對的超划算(咦)
    (只是她什麼時候會要求額外津貼誰都不知道)

    當然在同人界裡一切的價值取決於心啊!心!(正色)

    您知道有時一個瞬間的萌點是一張小朋友也換不到的

    想當年在下一萬字出去還倒貼如今都尚未回本真是想嘆聲文字不值錢(寫得爛別牽拖啊啊)

    不得不說理小姐翻譯的品質與耐力都十分嘆為觀止(咦)
    即使她有跟著油價漲的陰謀(誤)還是值得多多光顧的XD
  • 喔其實大家都知道我不會和別人要報酬(最多也就是一點小小的補償,比如說一篇文言翻白話換一張表演光碟之類的),不過相信憑著愛一切都能補足的。

    然後我說床架,你不要隨便幫我改名啦啊啊,最近怎麼這麼多人想要把我改成理安,又不是說可以改運……

    里安 於 2008/05/30 22:16 回覆

  • 悄悄話
  • 鬼狼的前任檢察官朋友
  • 理安?

    朋友,您是打算冠夫姓了是不是?
  • ……欸就算我被改名成理安我還是姓梅耶,是因為我太常以里安自稱所以導致大家都以為我姓里嗎?

    里安 於 2008/05/31 10:38 回覆

  • 鬼狼
  • 對不起我不小心讓他跑出來了...b馬上帶他回去.

    關於這篇翻譯的心得與解說我會放在隨緣那邊.
  • 喔好。

    里安 於 2008/05/31 10:39 回覆

  • 平
  • 學校的國文老師最近才與重心長地對我們班說:
    「現在的小孩到底怎麼回事...寫作文老愛寫那種落落長的句子,標點符號有這麼難用嗎?」
    還好他沒看到妳這篇,否則一定立刻心臟病發!
  • 你這句話要和作者本人說啦,她的句子才是真的落落長不用標點……
    尤其是天殺的難翻的某段……

    里安 於 2008/05/31 10:41 回覆

  • 不是床架(...)
  • 里小姐不姓理也不姓里(筆記)

    都是您跟我強調是里不是理害我鬼打牆終於搞混了(遠目

    話說樓樓樓上妳吐槽的點偏了吧還是真的已經嫁了?(驚)
  • 他吐的槽沒偏只是你看不懂。(睨)
    然後改名就算了你這次還幫人家變性……

    里安 於 2008/05/31 23:04 回覆

  • air
  • (抬頭望)
    糟糕我看不懂的梗在飛來飛去
    翻譯!翻譯! 我需要以上自動校對版的高級翻譯(誰阿)
    是說我也覺得滿便宜的(笑)

    回一樓...老實說我比較希望里小姐待在牆外
    因為她如果翻牆進去...那下一個被強制必帶(?)的就有可能是我(驚)
    我對高譚市沒愛啊啊啊啊
  • 好吧你不懂的梗請私下問這樣,不過請有心理準備因為我會引用很多亂七八糟的對話來舉證。

    喔我目前真的沒打算翻牆──是說我現在覺得比較像跳火坑啦,不過一切都是未定數,說不定你暑假看完TDK之後就會瘋狂熱愛上也不一定。

    Well, never say never.

    里安 於 2008/06/01 20:45 回覆

  • 鬼狼的前任檢察官朋友
  • 說是要解說但到了隨緣又沒了動力,我代他把這句話吃回去好了...總之---

    「我絕對不踏進高譚市!」這句話是絕對不能說的,朋友,就算沒有講的那麼絕決,以「我和高譚不熟也沒打算跨越這道高牆」委婉表達,其隱藏的本意與詛咒依然有效力,有人會跟您說,去維基逛個兩圈就熟哩,也有人會說,準備一盒光碟想要啥我把全高譚市都燒給您,也有過來人說,只要願意省個兩個月的點心錢到博客來訂美漫馬上就跨越了這道高牆---想想,當年東德人民想要跨柏林圍牆屁股還會吃子彈哩!當您跟那個萬惡的拖稿洞走得夠近---拖稿洞裡有幾位對於高譚市不同地方不約而同擁有足以開班授課知識誤人子弟的眾惡役---進到高譚市,就算只是進來觀光一下,是在所難免的。(我的友人的墮落讓我對高譚市蟲洞般的吸引力,有非常深切的認識。)
  • 咳,吃回去嗎?我還期待他幫我把那邊的留言通通回完。(喂)

    逛維基?不不,我對額外的英文作業沒興趣;光碟?呃這倒是可以考慮,不過我可以說絕對的是,不是現在;兩個月的點心錢?你要我的命啊(況且我真省下來的話也是買小說XD)……
    其實你太言重了,對我這個人而言,陷進去是很容易的事情,退燒是更容易的事情(不然哪來這麼多坑?),對什麼事情認真?你祈禱比較快。我和那班拖稿洞是有本質上的不同的XD

    畢竟從小的家教(?)就是美漫很可怕不可以碰(喂),然後老爸鼓勵看美劇這樣。(並不是)

    里安 於 2008/06/01 20: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