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文字注意。

 

給初訪者:請務必至此閱讀。

風雨日合:文字創作集中地。 

梅里安簡稱里安,Melian或者Rian。

回應請勿出現火星文,禁止無斷轉載或無斷引用任何一篇文章的完整段落或片段。

自行連結歡迎,若能講一聲讓我去玩會更好:)

11111HIT 特別活動:
關鍵字指定。

關鍵字:字典、犯罪、鑰匙
指定人:Hei


在特諾奇蒂特蘭王國的南方,有一個大國布里希爾。

布里西爾主要以農產品為主要貿易商品,其中最為大宗的,當然不是那種處處都有的糧食作物或是像茶和咖啡的經濟作物,而是具有稀有性的……

具有稀有性的什麼啊!

龐迪特王妃,閨名蜜莉婭,是位個性堅毅、積極進取的新時代好女性。然而此刻正煩惱的撥弄著一頭紅茶色的美麗長髮,一邊翻著厚到能當殺人兇器的布里希爾語字典和寫滿不熟悉小字的羊皮紙卷。

她剛從特諾奇蒂特蘭王國嫁到布里希爾的王宮裡來,旋即因為種種原因不得不開始參與國政。身材嬌小的她所得的封號「龐迪特」在布里希爾語中即為「堅毅」的意思,然而如果可以的話,她其實根本不想用這半生不熟的語言來執政。

如果當初在學習外國語的時候不要老是用字典砸老師的話,或許不會遭此報應了呢。蜜莉婭一邊讀著文件,一邊想。不過她倒是很欣賞用笛子敲老師頭的凱瑟麗娜,而且那都是因為那些男人太沒用了,女人才不該屈服於男人的統治之下。

所以說她才要幫自己那沒用的丈夫來管理國事,說是沒用嘛,其實倒還不如形容成心軟的窩囊廢,而且還特別喜歡可愛的事物(私底下),就算表面看上去還可以,但根本是沒用透頂。

上個月應堂妹姬蓮公主的邀請回去特諾奇蒂特蘭參加豐收節,所看到的情景不禁讓她發出男人真是沒用的感嘆;但是她前幾天改變了想法,故鄉還是稍微好一點呢,布里希爾的男人實在是沒用中的沒用!尤其是犯罪者,根本沒用到了極點!

 


而此時,被本國王妃稱為沒用中的沒用、沒用到了極點的典範,寶藏獵人賽爾法格正詛咒著沒人性到了極點的委託者,也就是龐迪特王妃她本人。

基於有利用的價值就要好好利用的道理,龐迪特王妃運用循循善誘的手段,把她自個兒逮到的小偷,本職寶藏獵人的賽爾法格送到了黑暗大陸的邊緣去尋找她想要很久的東西。當然為了保險起見,也對這男人下了之前回特諾奇蒂特蘭時請王家藥草師特別配的藥,讓男人不得不遵守「協議」。

明明就是她單方面的威脅吧!賽爾法格在心底碎碎念。他已經很久沒有無償進行別人委託的任務了,上次可是他三年前的救命恩人的委託……雖然也直接造成他被王妃逮到溜進王宮……

附帶一提,這位救命恩人,正是住在黑暗大陸的惡魔歐拉夫斯芬(簡稱),通稱亞莫迪斯大公爵。(據說)同時也是特諾奇蒂特蘭王國的姬蓮公主的忠實愛慕者,這次潛進姬蓮公主堂姊的所在地便(似乎)是為了此一原因。

只是沒料到會被逮到,還被逼問出原因。

為了完成委託而不得不接下另一個委託,雖然很有可能陷入永遠出不來的惡性循環危機,但他也只好祈禱這事情不會發生,然後進入黑暗大陸。

黑暗大陸是人類在叫的,亞莫迪斯大公爵曾經和他說。但是那個真正的「本名」長的他記不住,無奈之下只好照舊稱呼其黑暗大陸;而亞莫迪斯大公爵的本名也是長到莫名其妙,不過本人倒是和善的告訴他只要稱呼歐拉夫或斯芬就好──他哪來那個膽量啊。

因此黑暗大陸還是黑暗大陸,亞莫迪斯大公爵還是亞莫迪斯大公爵,只是現在沒完成任務還得來見委託者,實在讓他感到有些丟臉。

果然是沒用到了極點。賽爾法格在心中暗暗自嘲。

 


黑暗大陸的天氣一向不錯,至少在以魔字為名的生物眼裡是這樣。經常是涼爽的陰天,偶有接連不斷的旱熱天氣,如果來個暴風雨或甚至暴風雪,倒也是一樁解悶的好事。總之是很能給人考驗的地方。

唯有強悍者能生存,這是黑暗大陸的鐵律(之一)。

雖然如此,賽爾法格的運氣還是很好的。最近一次暴風雨才剛過,短期之內不會再有;他的任務並沒有很難,最多就七天吧、大概。

不過呢,一個長的很有人類特色(意思就是普通過頭)的人類在這塊地方依舊很顯眼,即使在算是中立地方、人類不少的自由港也是一樣。

所謂的自由港呢,顧名思義就是黑暗大陸和其他大陸的貿易地點,也是唯一能買到黑暗大陸特產的地方;因此即使混合了形形色色的種族,眾人也盡量避免衝突。

當然那只有大貿易商而已,獨自一人在此可是最容易被盯上的。

 

媽的沒良心沒人性沒天理的龐迪特王妃!

賽爾法格在第二十三次擺脫他人糾纏的時候內心終於開罵,他已經在這裡混了三天,而甚至連如何前往他該去的地方的線索都沒抓到一個。

他走在狹窄的巷弄裡,意圖避開第二十四次的胡鬧拉扯;可惜大概老天沒聽到他的願望,在他不小心被不平的地面絆了一跤的同時,一大群黑影以極快的速度從天邊衝向他。

還沒來得及反應,賽爾法格就這樣活生生被一群蝙蝠挾持走了,只見一塊模糊的黑影消失在天際,看起來就像移動快速的烏雲。

 

而就這樣,黑髮紅眼的俊俏惡魔又再次出現在他面前。


坐在華麗的會客室,亞莫迪斯大公爵面對男人露出一個「拿你沒辦法」的苦笑,如同大提琴般低沉好聽的聲音說:「哪、賽爾你啊,又帶來什麼麻煩需要解決的?」

「閣下您這句話真是深深地刺傷在下的自尊心啊……」皺起眉,男人嘆氣。接著便看見惡魔襯衫底下露出的繃帶,於是驚訝地張大眼睛。「閣下的那個傷是?」

惡魔伸出蒼白而修長的手指收緊披風的繩扣遮住傷,「不過是小傷口……」說著視線飄向天花板。「對了、雖然對你不太好意思,但是我想收回先前的委託,我想你大概也是為那而來的?」

賽爾法格微張嘴,「可以這麼說,但是──」接著他敘述了遭遇的一連串倒楣事。

坐姿優雅的大公爵撫著下巴,一邊聽男人的敘述,不時點頭應聲。

「所以……」正要下結論的賽爾法格不經意看向惡魔的惑人的血紅色眼睛,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

惡魔微笑地和他互看了好一會,才微微錯開視線,以比平常還要輕和柔緩的語調,彷彿歌唱般接著說下去:「所以你還必須拿到龐迪特王妃要的東西回去囉?」

彷彿真被迷惑一般,男人緩緩的點頭。

「那是什麼東西?」

「盒子的鑰匙。」

大公爵扶額,朗聲笑了起來。「真夠誇張的,她從一開始就是要你來找我嘛。我要你去拿的是盒子,而她要的是鑰匙。」

「恕我無禮,但閣下,那盒子到底是裝什麼的?為何王妃會說是『能挑起一切女人欲心』的東西?」

「啊、那是原屬於全優羅婆大陸最美麗的女子的東西,不過我現在不需要了。」惡魔感到有趣似的朝男人眨眼,「我會把鑰匙給你帶給她的,不過有個條件。」

賽爾法格看著面前惡魔豎起的蒼白食指,「呃?」

「要記得回來這裡。」帶著優雅微笑的惡魔向男人靠近,直到對方的呼吸聲清晰可聞,室內一片寂靜,惡魔蒼白微涼的手掌貼上賽爾法格臉頰。

也算是身經百戰的寶藏獵人此時像是突然被強烈光線照射的鹿般僵直不動,黑色眼睛緊緊盯著惡魔帶笑的紅瞳,聽著惡魔魅惑的低語。

「你很有趣……從三年前開始我就這麼覺得了,不過你似乎也有天生會招惹麻煩的體質……所以果然放在身邊是最好的選擇吧?」

惡魔在賽爾法格額上印下一吻,把什麼東西圍在男人的頸上,隨即揚起得逞的狡猾笑容直起身來,「等你再次到來的時候,我要你喚我『第埃爾』。」

寶藏獵人低下頭看著那條明顯是項鍊,卻掛了兩個墜子的東西,「這是?」

「不管是哪個都不要給不相干的人看到。」大公爵按了下金色的小匣子,「這是你要交給那女人的鑰匙。」指尖擦過另一個顏色深沉的橢圓形綠寶石,「這是給你的──人類叫什麼?聘金嗎?」

徹底傻住的男人過了許久才反應過來。「咦咦咦欸欸──!?」

惡魔笑得更加開心。

 

 

龐迪特王妃在接過鑰匙時順便聽取了男人的報告(以及抱怨),在看到綠色寶石的同時用力一挑眉。「這聘禮下得夠重的。」

「王妃……」

「嗯?你就回去啊,相信那傢伙一定會很寵你的,畢竟都已經祭出那一家要傳給長媳的寶物了,想必是很認真的吧。」王妃一面審視裡頭金絲形成的亞莫迪斯家徽,一面用力的點頭,頭還差點撞上男人下巴。

「不會吧……」

「拜託欸你,一定是你先招惹人家的吧,真是沒用的男人,沒用到了極點了!」王妃後退一步,叉著腰抬頭瞪向哭喪著臉的賽爾法格。「難道你要我把你綁起來送到自由港嗎!」

「王妃你這是犯罪啊……」

 


「不過話說回來,第埃爾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嗯哼,想必在學習外國語的時候,這位已經莫名其妙成為(王妃心目中)全布里希爾最沒用的男人也天天在打瞌睡吧。(畢竟黑暗大陸的語言可是優羅婆大陸南方國家學習外國語的第一首選喔)

「這個啊……」紅眼惡魔愉悅地從背後抱緊思索著的男人,下巴靠上面前的肩膀,還伸出舌頭輕舔耳垂。「等你正式成為大公爵夫人時,語言對你而言就不是問題了喔。」

 

第埃爾……在這個活了漫長歲月的輕佻惡魔所擁有的同樣多不勝數的名字中,是從來沒有被稱呼過的唯一一個名字。

「珍貴的心」。

 

Fin. 20080216 里安


後記:嗯哼,我的寫文風格果然會(下意識的)根據點文者轉換。所以說啊、各位點文者可以趁機藉此檢視一下您在我心目中是怎樣的一個人,小璽你別否認,唯一覺得那個低級惡趣味有趣的就你了,而且那篇是文字遊戲最多的一篇耶。

這篇的女主角很明顯的是龐迪特王妃,我喜歡她頭髮的顏色!(拇指)

至於沒用的兩位男主角(為什麼惡魔閣下沒用就請去看誘捕那篇)就別理他們了,反正他們之後會過得很好的,應該吧。

然後、這混雜著癿、崩壞、女性主義、沒用的男人、天真的愛情觀的文章,竟然是阿依的點文。嗯嗯嗯、原來如此,寫文章也是趁機審視一下他人的好機會呢。(完全沒這回事聽你在亂說!)

阿依記住喔、男人是很沒用的!不要被惡魔騙了!(喂!)


還有空氣你的文可能還要再等等了,因為我決定推翻草稿大肆修整一番,而且雖然說男人就是男人,他的關鍵字倒是莫名的很吸引我,應該有辦法寫出切題又有趣的小說才對。

現在還剩下三篇名額吶,根據留言數應該有某某和另一個某某來點文才對,不過我想他們大概對這種東西沒什麼興趣(遠目),所以該怎麼辦呢?


不管他了,總之順便寫一下,我覺得我個人對於可愛的定義真是超級奇怪的。(囧)

不過(亞洲)男人就是要有整齊的黑髮、漂亮的眼睛(個人偏好單眼皮,見過我本人的就知道為什麼了),以及乾淨的外表!還有我對於單純的襯衫加長褲超級沒有抵抗力的、啊啊啊──(據說以上這些描述是時宸的寫照啊XD)

但是好像不常遇到啊。(遠目)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平
  • 我還納悶妳怎麼會用女生當主角呢...
  • 她是女主角啊。(正顏)

    里安 於 2008/02/18 20: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