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文字注意。

 

給初訪者:請務必至此閱讀。

風雨日合:文字創作集中地。 

梅里安簡稱里安,Melian或者Rian。

回應請勿出現火星文,禁止無斷轉載或無斷引用任何一篇文章的完整段落或片段。

自行連結歡迎,若能講一聲讓我去玩會更好:)

昏昏暗暗的夜。僅著一件幾近透明的白色襯衫,黑髮男人靠在窗台前,凝視朦朧的街道。纖細俊美的臉龐白皙到毫無血色,挺直的鼻樑下是鮮紅的薄唇,彎著恍惚的微笑。橄欖帶灰的眼珠閃著銀光,掩映在長長的眼睫下。

「黎。」薑黃色頭髮的高大男人一進門就皺起眉,嚴肅的面孔更加顯得不苟言笑。「不要只穿著一件上衣在我家到處走動。」

「嗯?」半闔的眼眸張開,流轉著狡猾的神色。「我可沒有到處走動啊,我親愛的葛柏林。」

「你知道我的意思。」葛柏林習慣了一般,脫去長大衣,坐進扶手椅。包裹在柔軟的黑色布料底下,精實線條若隱若現的身軀因坐姿而更加修長。

黎一攤手,拉起猩紅色的窗簾。邁動白皙的腿來到了葛柏林後方,上半身完全傾下,手臂攬著面前男人的脖頸,頭一歪埋在了冰涼的頸項。低沉卻溫潤的嗓音彷彿埋怨地道:「你啊,真是無趣。」

「你已經說過不只一次了。」憂鬱而更加低啞,葛柏林沒動,只是拍拍只要一動便會搔上他臉頰的烏黑捲髮,一陣無以名狀的微微淡香襲來。

「我的意思是,你真不像個吸血鬼。」黎輕輕一躍,從原本的姿勢改為面對面跨坐在薑黃髮吸血鬼的大腿上,柔軟而富有韌性的身軀緊貼其上。「尤其不像個比我還活過更多時間的吸血鬼,話說回來你當吸血鬼是沒有比我久啦。」

「要像你一樣縱慾才算吸血鬼?」葛柏林輕哼一聲。

「我這樣哪算縱慾?」魅惑的嗓音的確充滿驚訝,黎瞪大漂亮的眼睛。「跟其他吸血鬼?那只是聯繫感情的活動好不好。」

「聯繫感情能聯繫到床上去?」葛柏林朝天花板翻了個白眼,擺明了就是不信。

「當然啊。」黎吃吃笑起,「不然你可以來試試。」

「不必了。」葛柏林皺眉,凌厲的眼眸瞇起。「不要把你的沒節操用在我身上。」

黎也瞇起美麗的眼審視那張不悅的臉孔,好一會沒說話。「……我不同意你對我的評論。」最後發出的聲音少了平常那份輕佻而更加深沉。

「你在說什麼鬼……唔!」

黑髮的吸血鬼湊上去,吻了他。吻的激烈又纏綿悱惻,然而葛柏林心中的怒氣卻漸漸消散,取而代之的不可思議的平靜,平靜的如同無風的海面一般。每一個唇齒的糾纏帶來的不是激情,而是深到骨髓的撫慰。葛柏林緊繃的身體不禁放鬆下來。

黎親暱的輕咬葛柏林略尖的耳殼,柔聲說:「忘掉那些人類的倫理道德,那不是我們吸血鬼信奉的。不要欺騙自己,現在你還覺得這是人類的肉慾嗎?」

葛柏林微微搖頭。

接下來,只覺自己被淹沒在溫暖的潮水中。浪潮一波一波地襲來,湧進全身,彷彿五感都被滿滿的佔據,並且被放大到極致。席捲全身的感覺雖然友善,但也極具侵略性;透過前額汗濕的髮,葛柏林朦朧地看到在自己身上動作的黎彎下身來,似乎在說些什麼……


--不一樣的,這和公爵那種征服與占有、和真正伴侶的情愛繾綣,絕對不一樣。

「……記清楚了。」

 

記清楚……什麼?

葛柏林醒來,已是隔天傍晚。

桌上一杯八分滿的玻璃高腳杯壓著一張精緻便箋,旁邊是一朵盛開的深粉紅色玫瑰。葛柏林嗅了嗅酒杯裡血紅色的--是酒。於是抿了一口,讓天鵝絨般滑順的口感在唇舌間徘徊,接著拿起便箋……

然後想起深粉紅色玫瑰的花語,於是狠狠地嗆咳。

天殺的列斯塔!瘋子才會相信他不是別有所圖!


所以,這兩位在命運下的再次相遇,便是將近百年後的事了。


完20071105 里安


後記:有什麼問題,就去看標題。(睡)

 

創作者介紹

A Little Empty Attic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a6321
  • 我看不懂...
  • 既然如此……
    快點關掉視窗啊啊啊──(吶喊)

    好啦、這是陰陽公寓和三靈之翼的延生,
    基本上正文沒全部放上網路(懶得打字),

    至於其他問題請明確描述謝謝。

    里安 於 2007/11/07 22:49 回覆

  • la6321
  • 請寫白話中文!
    嚴禁火星類型文言文!
  • ……原來你想看我寫「A把他的B放進C的D裡」這種詳細描寫……(羞奔)

    里安 於 2007/11/16 23: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