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黑暗的空間。


當然,宿舍半夜就停熱水了;關朵琳只不過是看書看到忘了時間,所以才在這時候洗澡的。水很冰涼,她一邊快手快腳地沖水,一邊在心裡念著學校的不通人情。

浴室的大燈很早就壞了,報修單填了兩個星期也不見人理會,只留下那盞大燈一明一滅,幸而還有洗手檯的小燈堅強的支持住。

不小心差點碰倒了放在腳凳上的臉盆,關朵琳輕輕驚呼又捂唇,趕忙把臉盆和裏頭的東西扶正。方才發出的聲音在空蕩蕩的空間中迴盪,空氣與牆壁微微共鳴。在這種情況時人總會下意識噤聲,或許是本能吧。

里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